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斯里兰卡炸弹袭击:基督徒与穆斯林冲突恶果?

斯里兰卡炸弹袭击.jpg

本月21日,斯里兰卡发生连环爆炸,首都科伦坡及周边地区四家酒店、三处教堂和一处住宅区遇袭,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连日来,科伦坡各族群民众一致谴责爆炸袭击,呼吁各族群在国家危难前紧密团结。

斯里兰卡宗教多元,民众信仰佛教的僧伽罗族居多,也有不少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族,以及信仰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族群等。

此次爆炸事件也是自2009年“泰米尔猛虎组织”被消灭后,斯里兰卡发生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

在圣安东尼教堂附近开店的贾那是信仰佛教的僧伽罗族人。他坚信爆炸是那些极端分子所为,“我们普通人,无论是佛教徒、穆斯林还是印度教徒,都是兄弟姐妹,和谐地生活在这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问题”。

爆炸发生后,上千名各族群斯里兰卡人陆续赶到国家血液中心为伤者献血。

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口,科伦坡市民将自发采购的矿泉水和食品发放给执勤的警察和其他工作人员,有市民直言:“恐怖袭击无法打败我们,无论是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还是印度教徒,我们都是斯里兰卡人,在这个艰难时刻,我们要团结一致!”

斯里兰卡民众应对此次爆炸袭击的态度令人既感动又叹服,然而,在专家学者眼中,这场悲剧不仅仅是所谓的基督徒与穆斯林之间的冲突,其背后,暗藏着巨大的阴谋。

作为一个以佛教为主体宗教的国家,斯里兰卡长久以来都未能调节好国内各族之间的关系。斯里兰卡政权一直都有僧伽罗佛教徒(Sinhala)所掌控,泰米尔、穆斯林等少数族裔从来都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对此,澳大利亚ABC电视台特意发布一档访谈节目,探讨了斯里兰卡爆炸袭击背后的秘密。

泰米尔组织“斯里兰卡平等救济会”负责人马里奥•阿鲁塔斯(Mario Arulthas)表示,虽然斯里兰卡泰米尔武装组织军事行动已结束近十年,但是,斯里兰卡国内各类冲突事件依旧层出不穷。

以下,是ABC主持人琳达•莫特拉姆(Linda Mottram)与阿鲁塔斯之间的访谈对话。

琳达:不少学者指出,虽然种种迹象表明斯里兰卡复活节袭击事件出自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穆斯林组织之手,但它并不仅仅是外界所称的穆斯林与基督徒之间的冲突。斯里兰卡的宗教及族群构成极其多元,在僧伽罗佛教的强势统治下,其他少数族裔一直就夹缝中求生存,各类暴力冲突事件也时有发生。

今天请到的马里奥•阿鲁塔斯先生是斯里兰卡公平救济会主管,该组织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阿鲁塔斯认为,斯里兰卡政府与泰米尔猛虎组织之间内战结束已有十年,但基于种族问题的暴力冲突事件并彻底平息。阿鲁塔斯先生,请您和观众们谈谈您的看法。

阿鲁塔斯:我坚信这起连环爆炸案并非穆斯林与基督教之间的直接冲突,看看其他国家,也有类似事件发生,但是,此类事件的一个共性,就在于穆斯林群体所遭受的迫害。就斯里兰卡而言,长久以来,主体民族佛教政府及教徒一直仇视并打压信奉伊斯兰的穆斯林少数族裔。此外,斯里兰卡主体民族也仇视热衷于传播福音主义的基督教新教徒,2018年,主体佛教徒攻击基督教徒的暴力事件骤增。

此次连环爆炸案发生前一周,斯里兰卡中部地区佛教徒暴力袭击了当地一座教堂。

琳达:这么说,此次连环爆炸案超出了斯里兰卡各类冲突事件的固有模式,对吗?斯里兰卡基督教与伊斯兰之间有冲突史吗?

阿鲁塔斯:此前根本没有过类似冲突。之前,遭受暴力袭击的只是基督徒、穆斯林及泰米尔人,而施暴者皆为主体佛教民族,此次袭击事件可谓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冲突模式。

此次连环爆炸将带来的最大恶果,就是进一步加大少数族裔之间的隔阂,进而加大整个社会对穆斯林的仇恨与敌视。

琳达:爆炸案发生后,官方认定一些本土伊斯兰组织是背后推手。然而,爆炸前,所有人都对这些组织一无所知,这些组织没有在斯里兰卡社会发出过声音。所以,虽然一切都还不明朗,但官方认为他们已经找到凶手,您认为这种做法会不会有潜在风险?

阿鲁塔斯:的确,官方认定的这一组织并没有任何具体信息,很多人都不知道该组织的存在。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规模极小的组织,不过,有媒体表示,两年前,当地民众曾举行游行示威,反对穆斯林群体在当地活动。

2017年,斯里兰卡穆斯林群体曾进行静坐示威,要求政府逮捕一些极端佛教徒,后者不断辱骂穆斯林群体,将穆斯林称为恐怖分子。

然而,对于穆斯林群体此类投诉,斯里兰卡政府似乎置若罔闻。媒体不会去报导针对穆斯林群体的仇恨及暴力事件,政府也不愿重视此类事件,可现如今,当一群所谓的穆斯林恐怖分子行凶作恶时,整个穆斯林群体瞬间成为斯里兰卡乃至全世界关注的焦点,整个斯里兰卡穆斯林群体瞬间成为恐怖分子的代言词。

约三年前,就有媒体指出某些极端穆斯林可能会爆发。斯里兰卡本地学者认为,穆斯林群体等少数族裔遭受欺压已久,而政府也不愿为穆斯林伸冤鸣曲,任由民间忿恨不断积累。

所以,我个人认为,政府无视人民的正当诉求,最终让民众吞食恶果,这非常不公平。连环爆炸案发生前,情报机构也曾预示此类暴力事件的发生,包括政府,各界都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我认为这是政府的严重失职。

琳达:那么,倘若斯里兰卡政府真的希望斯里兰卡社会长治久安,政府应当有何举措?

阿鲁塔斯:坦白讲,除主体佛教徒外,其余生活在斯里兰卡的民众几乎都毫无安全感或归属感。斯里兰卡佛教徒认为只有信奉佛教的僧伽罗族人才是斯里兰卡人,其余都是异族。正因如此,泰米尔人才会与斯里兰卡政府长期争斗,以恐怖袭击等方式谋求生机。

对穆斯林群体而言,他们并不像泰米尔群体那般激进。然而,极个别穆斯林群体同样对不公待遇感到忿忿不平,斯里兰卡政府认定,发动此次连环爆炸袭击的正是这些穆斯林组织。

因此,我认为斯里兰卡政府应当重新审视公平与正义的概念,重新审视公民的定义,政府应当尽快确定一点,那就是——斯里兰卡到底应当是一个单一佛教国家,还是一个多元宗教的文明国家。

编辑:叶哈雅

出处:ABC电视台

原文:Easter Sunday attacks not simply Muslims versus Christians: Mario Arulthas

链接:http://suo.im/4XEcMG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斯里兰卡炸弹袭击:基督徒与穆斯林冲突恶果?
  • 2019【顶峰】--香港年度伊斯兰峰会回顾
  • 香港年度最大伊斯兰峰会在等你!
  • 博爱社举办敬老会(2019)
  • 香港清真小吃攻略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