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消失的缅甸帝国是现代暴力的舞台

 数个世纪之前,妙乌(Mrauk U)周围是民族非常和谐的地方。如今,它因为宗派暴力而纷乱扰攘。

1.jpg

缅甸政府正请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妙乌定为世界遗产,然而它周边的地区已然成为宗派暴力的温床。
Photograph by Paul Spierenburg, laif/Redux

破晓时分,在缅甸西部(缅国)的妙乌,座落于一条偏僻河流上的肥沃平原,是考古学家成真的美梦。

阳光笼罩着数百座中世纪的庙宇、佛塔与宫殿。这里是传说中的王国消失的首都。阿拉干强势的国王们从这个占地52平方公里、住有16万居民的城市,控制了南亚的贸易路线。如今,农民默默地带领他们的水牛通过青翠的稻田,牛只漫步在拥有600年歷史的修道院土地上。

然而妙乌如梦一般的宁静,却笼罩在一场21世纪的噩梦中。古城所在的缅甸若开邦(Rakhine)地区,是针对被称为洛兴亚人(Rohingya)的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残酷无情的种族净化之地——他们被视为「非法移民」,在此地居住好几代,还是没有公民的身分或权利。

2012年以来,当危机升级为野蛮暴力,洛兴亚人在实兑(若开邦的现代首都)的街区,已经被夷为平地。成千上万人搭乘不堪一击的木船逃离,结果却被周边的国家拒之门外。人口贩子对他们敲竹槓,谁要是付不起,就立刻把他杀了。

2.jpg

虽然许多洛兴亚人已经住在缅甸好几个世代,他们仍然被视为来自孟加拉的非法异乡人,被迫住在脏乱的营地,例如位于实兑北部的这一座。
Photograph by Adam Dean, Panos

超过14万个洛兴亚难民,被封锁在一座由缅甸政府监督的恶臭集中营。若开邦的大部分地区已经不容国际救援人员与记者进入。

攻击一向是由民族主义政党和佛教僧侣带头,后来加入一个被称为种族与宗教保护协会的联盟。

「这些煽动仇恨的组织,对资深政府官员极度效忠,并成功影响了歧视性立法的通过。」金奥玛说,这位民主运动分子是1988年起义反对缅甸军方的关键人物。

这项法规的表面目的,是消除对缅甸以佛教为主的文化传统和宗教遗产的「外来威胁」。

但是妙乌的歷史纪录显示,穆斯林——以及许多洛兴亚家族的祖先——在若开邦的文化生活中,数百年来都扮演了关键角色。在阿拉干的黄金时期,它的佛教徒国王治理了一个独特的国际化领土,穆斯林智者和商人、信基督的葡萄牙水手、印度教的工匠,都和佛教的贵族和战士生活在一起。

宽容的帝国

3.jpg

针对洛兴亚人的攻击,对国王弥修摩•那罗弥迦罗来说,应该难以理解。他在1430年创立阿拉干的妙乌王朝,在那儿建立了漂亮的新城市当作他的首都。

4.jpg

试图越境进入邻国孟加拉时,被边境卫兵拦截的洛兴亚妇女和儿童,命运未卜。
Photograph by Munir Uz Zaman, AFP/Getty

也被称为穆斯林尊号苏莱曼沙阿(Sulaiman Shah)的国王,在孟加拉苏丹国流亡了20年。他的政策和统治作法偏向他在印度洋的穆斯林盟友,而不是敌对的东方的佛教公国。接下来的300年,弥修摩的继任者几乎都以他为榜样。

正如洛兴亚歷史学家穆罕默德•尤努斯指出,阿拉干的佛教徒国王以三种语言的铭文铸造货币:阿拉干语、孟加拉语和阿拉伯语,传递伊斯兰的信仰誓词:「真主是唯一的神,穆罕默德是祂的先知。」

在全盛时期,阿拉干是领先的海上强国,以壮观的建筑狂热夸耀它的财富。妙乌建立不到数十年,它在东南亚唯一的建筑对手,就只有缅国中部的蒲甘和柬埔寨的吴哥窟,而它们在那时就已遭到遗弃。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指出,妙乌源自那个时期的古蹟,「在这个地区无与伦比」。

5.jpg

因为暴行而被迫离开家园的难民,住在缅甸实兑一座营地临时搭建的庇护所。
Photograph by Jonas Gratzer, LightRocket/Getty

旧妙乌的中心是实当寺(Shitthaung Temple),即「八万佛塔」。它雕镌细緻的三层迴廊饰有献给佛陀转世而刻镂的547首诗,以及一个个令人目眩神迷的雕刻佛像。位在这座城市东部边缘的桑堤坎清真寺,是它最重要的伊斯兰朝圣中心,由弥修摩在1430年代建立。

谷底和山丘上充斥密密麻麻的尖塔和圆顶,数量多到几乎数不清;杰出的灌溉渠道系统与人工湖环绕其中,证明了古代阿拉干的工程非常先进。2015年的妙乌到处是古代生活的场景——小镇里没有汽车。套上轭的牛和马儿拖拉的四轮车,不断往返在没有铺砌的路上。

重写歷史

对来自热闹都市的西方游客而言,它看起来像宁静的天堂。但是离实当寺与桑堤坎清真寺仅15分钟路程的缅甸若开民主发展党的党部,却是煽动绝大部分种族净化行动之地。

6.jpg

一位洛兴亚父亲和他的儿子查看邻近的街坊;2013年爆发激烈冲突后,这里成为断垣残壁。洛兴亚人的许多飞地遭到摧毁。
Photograph by Jonas Gratzer, LightRocket/Getty

「洛兴亚人骯脏又手脚不干净,会偷缅甸人的东西。他们应该被送回原来的地方。」一名当地商人说,这种熟悉的种族仇外字眼在这里到处都听得到。

多数学者一致同意,若开邦歷史记载的头2000年,它的种族人口统计实际上是以印度—亚利安人占绝大多数,而不是缅甸人;有相当多的证据显示,洛兴雅人的祖先,可以追溯到这个社群。1901年,在英国统治之下,一项普查发现21%的洛兴亚人是穆斯林。据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危机组织所说,在2012年暴动之前,若开邦的320万人口中,穆斯林就占了30%。

在官方关于缅甸的族群刊物中,政府列了135个社群。而洛兴亚的穆斯林并不在其中。「洛兴亚人在缅国的歷史,已经被抹灭了数十年。」金奥玛说,她现在是倡导团体「缅甸伙伴组织」的统筹者。和许多反抗分子一样,她提到她的国家时,用的是在军方统治之前的旧称。

7.jpg

实当寺建于1530年代,是妙乌最知名的景点。它迷宫似的迴廊装饰数不清的佛像。
Photograph by Luca Tettoni, Robert Harding World Imagery/Corbis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翁山苏姬,是反对派的领袖以及10月总统选举的候选人,她对洛兴亚人在人口地图上被抹去的情况,没有任何公开评论。有鑑于仇外的民族主义高涨,「支持洛兴亚人在政治上是有伤害力的,」奥玛提到。不过「看到翁山苏姬对此保持沉默,人权团体感到很是失望,」她补充说。

没有人站出来为洛兴亚人鸣不平。他们在缅甸或任何地方,都不被允许投票。

 

【国家地理杂志:http://www.ngtaiwan.com/16692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谎言与真相
  • 斯里兰卡:警方推翻地方议会穆斯林禁令
  • 前哥伦布时代的美洲与非洲文明的融合
  • 预计大多数国家将于6月5日迎来开斋节第一天
  • 华盛顿:餐厅延长斋月营业时间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