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国际

叙利亚前线的西方志愿军:英雄乎?

叙利亚及伊拉克境内有不少与“伊斯兰国”作战的西方志愿战士,虽然世人在不断标榜他们的大无畏以及对民主自由的崇尚,但是,纵观全局,他们的存在只能用弊大于利来形容。说直白一点,他们应该回家去。

 

加拿大人John Robert Gallagher死于和ISIS武装战斗

时至如今,叙利亚境内似乎已经有不少土地掌控在境外武装分子手中,其中包括俄罗斯、伊朗以及某些西方国家的众多志愿军战士,甚至于基地组织与“伊斯兰国”也吸收了不少外国战士。虽然这里已经云集了众多外国人,可依旧有诸多境外“自由战士”源源不断地涌入叙利亚北部及伊拉克境内,因为他们也想抗击“伊斯兰国”,因为他们也想得到世人的褒奖。

虽然西方媒体对这些志愿军战士情有独钟,但是我们必须要明白,前往叙利亚及伊拉克作战的美国人、加拿大人以及欧洲人都不算英雄,他们支持的并非真正的自由,他们并不是在与帝国主义抗衡,也不是在帮助库尔德人获得自治,更不是在向任何人进行施舍。他们的这种个人行为,只不过是在将自己及周边的人置于危险境地,只不过是在让本来已经极其复杂混乱的叙利亚时局乱上加乱,况且,现在已有不少国际力量介入了对“伊斯兰国”的打击之中。

这些来自西方国家的所谓“自由战士”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时总会说,他们是在帮助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少数族裔争取自由,他们认为这是一种道德义务。然而,有些人则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冒险,甚至还有些人赶赴前线只不过是出于无聊,譬如加拿大一位名叫哈拿•波曼(Hanna Bohman)的模特就曾表示:“我当时只想找点事做,我太无聊了,我感觉自己从未做过任何有意义的事情。”

倘若我们换位思考,如果我们假设现在是美国、加拿大、或者某个欧洲国家陷入内战,如果我们假设非洲人、阿拉伯人或者库尔德人成群结队地前往上述国家进行志愿战争,那我们的媒体绝对不会如此善待后者,后者甚至还会被冠以“冒失鬼”“侵略者”等罪名。

战争就是战争,它无关乎慈善与仁爱。

叙利亚及伊拉克境内的外国志愿军并非只是个人行为,除他们外,还有其他有组织、有纪律的捣乱者。据悉,这些地区存在不少专门负责接收境外志愿军战士的组织,美国著名政策研究机构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近日甚至用“战地慈善机构”来形容这些组织。我们无法接受这种说法,这种说法甚至可以用恶心来形容,因为慈善本身就意味着人道主义关怀的存在,然而,这样一场混乱的战争并无任何人道主义或善意可言,更不要说出于无聊或其他目的前来“捣乱”的西方人士。

这些所谓的“战地慈善机构”有些本身就带有宗教性质,譬如“国际自由之子”,它的基督教氛围极其浓重,而有些则属于政治组织,譬如崇尚社会主义的“鲍勃•克罗旅”。这些组织的宗旨各有不同,但它们归根结底还是拥有诸多共通之处,譬如为当地民兵组织或革命分子提供免费资助。但是,它们的这种“善意”只限北部地区。

举例而言,叙利亚的鲍勃•克罗旅自称在抗击“伊斯兰国”,但它们同时也在与具有土耳其背景的起义军作战,而后者则正是最早起兵反抗阿萨德政权的民间组织。

参加反伊斯兰国军事组织的西方“自由战士”很多都加入了由库尔德人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力量”,而后者属于美国盟友,该组织接受华盛顿政府的直接扶持与支援。另据资料显示,同属库尔德武装的“人民保卫军”拥有大量美式精制武器,其中包括制服、武器装备以及美军地面特种部队的支持。

“叙利亚民主力量”这一理念源自奥巴马政府时的中东政策,究其本质,这种理念一点也经不起推敲,因为,这表明美国政府已经和阿萨德政权口中的恐怖组织处于统一战线,同时,“叙利亚民主力量”与库尔德工人党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后者早已被美国政府列入恐怖组织行列。

此外,西方国家对这些“自由战士”的态度也模棱两可甚至极其暧昧。这些西方战士可以自由地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进行战斗,然后又可以轻轻松松地返回祖国,这就为某些想要冒险或者尝鲜的西方人士扫清了后顾之忧。

与此同时,真正为叙利亚和平与自由作出巨大贡献与牺牲的人道主义者却无缘进入美国,纵然他们拥有合法的签证及理由,美国政府依旧拒绝他们入境。这些人道主义者只不过是在叙利亚及伊拉克前线为当地百姓及伤员提供救助,他们只不过是帮助当地人修葺一些基础设施。不知何故,在美国政府看来,一名叙利亚人道主义工作者却远比一名美国“自由战士”更危险。

回家吧,回到真正需要你的地方去。

媒体总是喜欢对这些与“叙利亚民主力量”以及“人民保卫军”一同抗击“伊斯兰国”的西方“自由战士”进行大幅度正面报导与渲染,这表明,世人对西方势力武装介入叙利亚战局以及西方“自由战士” 涌入叙利亚前线的理解依旧少之又少,他们只知道这些人在抗击“伊斯兰国”,对于其背后的真相,我们也不得而知。

换言之,媒体的报导总是充满了双重标准——那些抗击“伊斯兰国”的西方人都是英雄,而同样抗击“伊斯兰国”的阿拉伯人、叙利亚人民却被描画为恐怖分子,虽然这些人在为自己国家的未来而战斗,但他们却被西方媒体称为土耳其、海湾国家及美国的傀儡。

真正的慈善应该先从内部开始,如果那些西方人士真的想要干善事,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帮助别人,他们大可以在自己祖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不必加入极端武装分子的行列。毕竟,这种善事不会花费他们的飞机票,也不会强迫他们端起武器与人作战。

【叶哈雅译自《半岛新闻》】

http://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2017/05/westerners-joining-fight-isil-heroes-170511132159281.html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