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巴勒斯坦纪念第69个“灾难日”

 

巴勒斯坦儿童手举象征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的钥匙参加游行。

大量巴勒斯坦人聚集在遭以色列非法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区及以色列境内,以游行及聚众祈祷的方式抗议以色列政府对这片土地长达69年的非法占领。

 5月15日,巴勒斯坦人民在整个约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区发起大规模游行示威暨纪念活动,纪念第69个“灾难日”的到来。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次日,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逾75万巴勒斯坦人被迫逃离家园沦为难民,约500个巴勒斯坦村庄被摧毁。此后,巴勒斯坦将5月15日定为灾难日。

此次纪念活动贯穿整个巴勒斯坦国大部分固有领土,其中包括被以色列侵略者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加沙地带以及其他地区。本周一,巴勒斯坦人以集会、游行、祈祷及鸣笛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以色列侵略者的抗议。

近年来,以色列以各种手段阻止巴勒斯坦人进行“灾难日”纪念活动,以色列政府甚至还签署了一项“灾难日法令”,该法令规定,如果任何机构不承认以色列国的“犹太政权”属性或者将以色列“独立日”视为巴勒斯坦人“灾难日”,以色列财政部就有权冻结该机构一切资产。

此前,1500名关押在以色列监狱的巴勒斯坦政治犯发起了集体绝食抗议行动,截至“灾难日”当天,绝食抗议已达29天。据悉,这些政治犯的子女在“灾难日”纪念活动现场代表家人发表了讲话。

巴勒斯坦民权领袖马尔万•巴尔古提(Marwan Barghouti)如今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他也是1500名绝食抗议者之一,他通过联络人向巴勒斯坦人民发出请求,希望他们能够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抗议以色列政府的违法行径。

据报导,自绝食起,巴尔古提体重已下降13公斤,然而他表示自己将继续坚持,直到以色列方面满足囚犯的基本诉求。

以色列政府非法拘捕了大量巴勒斯坦平民,这些囚徒要求以色列政府能够满足他们的基本医疗需求,同时为他们提供公用电话,允许他们和家人保持联系,同时允许亲属前来探监。

约旦河西岸拉马拉地区(Ramallah)“灾难日”纪念活动现场,马哈茂德•载德(Mahmoud Ziadeh)告知半岛新闻记者:“我儿子马季德•载德(Majd Ziadeh)现在就在以色列监狱,他已经绝食很久了,他们绝食只不过是为了争取一些基本人权,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有母亲,都有父亲,我们每个人的眼中都熠熠生辉,我们每个人都热爱这世间的一切,但我们却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们生活在故土,却没有祖国。”

与此同时,巴勒斯坦首席和平谈判代表埃雷卡特(Saeb Erekat)要求以色列政府就1948年侵占巴勒斯坦土地及驱逐巴勒斯坦人民的暴行致歉。埃雷卡特参与了“奥斯陆协议”的谈判及签署工作。1993年,在挪威的撮合下,巴以双方在奥斯陆经过历时数月的14次秘密谈判,此次谈判史称“奥斯陆和谈”,是巴以双方首脑的首次直接会谈,就实现初步和平取得实质性重大突破,被认为是以巴和平进程中的里程碑。但在协议签署后两年,以色列总理拉宾遭国内犹太极端分子剌杀,奥斯陆协议的执行遭无限期搁置。

本次“灾难日”当天,埃雷卡特发表声明指出:“我们纪念第69个灾难日是为了铭记我们长达69年之久的流亡史,同时也是为了铭记以色列政府剥夺我们基本人权的第69个年头。”

自1948年起,巴勒斯坦难民及其后裔就在世界各地流亡,截至目前,依旧有数百万巴勒斯坦难民流离失所苟活于周边国家难民营。

以色列政府禁止巴勒斯坦人返回家乡,而巴勒斯坦人则援引联合国第194号决议表示自己有权返回巴勒斯坦。

那些依旧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并不拥有真正的生活,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以色列军事统治之下的恐惧与压迫。

巴勒斯坦记者阿丽雅•高比娅(Elyia Gorbia)在接受半岛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出生在一片被他国占领的土地,我成长于一片被他国占领的土地,我的每一天,都生活在他国的占领之下……时至如今,情况越来越遭,他们进一步加大了对我们的占领,他们的非法定居点在不断扩建,他们在不断吞并我们的土地,他们拘捕的巴勒斯坦人民也日益增多,每一天,他们针对巴勒斯坦人的袭击都在持续发生。”

【叶哈雅译自《半岛新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朝觐开始了!圣城敞开大门迎接贵宾
  • 伊斯兰合作组织要求缅甸政府保护罗兴亚人合法权益
  • 伊斯兰合作组织要求联合国安理会保护阿克萨清真寺
  • 土耳其外交部长呼吁穆斯林国家全力支持巴勒斯坦建国
  • 八名英国男子骑单车奔赴麦加朝觐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