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日本穆斯林的朝觐之路

在西方,日本被称为the Land of the Rising Sun,即日出之国。长久以来,外界盛传日本不存在穆斯林,甚至声称日本社会从根本上杜绝了国民接触伊斯兰信仰的可能。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日本民间以佛教为主体信仰,但是,伊斯兰等外来信仰并非毫无立足之地。

漫步日本街头,随处可见念念有词低头穿行的僧侣,日本各地都建有大小庙宇。可是,每天特定的五个时刻,某些特定区域都会传来悠扬的阿拉伯语唤礼声。

日本穆斯林约有13万多人,其中大部分人是入教不久的穆斯林,社会面较广,有家庭主妇、大学生、教授、律师、医生、平民,以及自民党国会议员等。

据统计,日本现有清真寺逾五十座,另有礼拜殿及礼拜点近百处。

现年26岁的久保(Kubo-san)家住离东京两小时车程的农业小镇,在那里,有一处属于他们的小小礼拜殿。每一天,他都会去那里祈祷、礼拜。

久保常去的这座礼拜殿建于15年前,最初由一群来自孟加拉的工人出资修建。久保是这个小集体里面唯一的日本本土穆斯林。

久保说:“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日本家庭,关于宗教或信仰,我们家几乎没什么概念。”

和很多普通日本家庭一样,久保家也信奉日本神道教(Shinto)。神道教简称神道,是日本大和民族和琉球族的本土宗教,分为大和神道和琉球神道。神道最初以自然崇拜为主,属于泛灵多神信仰(精灵崇拜),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祇。神道教起初没有正式的名称,一直到了公元5至8世纪,佛教经朝鲜传入日本,渐渐在当时的日本扩张开来,为了与“佛法”一词分庭抗礼,于是便创造了“神道”一词来区分日本固有的“神道”。

1945年前,神道教一直都是日本国教。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盟军要求下,日本政府宣布政教分离,裕仁天皇发布诏书,宣布自己是人不是神,废除国家神道,政府不得资助神社,但神社神道已经成为日本神道教信仰的主流。虽然很多人认为神道已经退出日本历史舞台,但最新民调显示,时至今日,信仰神道教及佛教的人数依旧占日本总人数的85%。

虽然近年来不少外来信仰逐渐传入日本社会,但伊斯兰依旧属于极为小众的信仰。

久保最初接触到伊斯兰信仰,是在学生时代。久保说:“我第一次看到伊斯兰这个词,是在学校历史课本。虽然课本对伊斯兰历史的描述只是轻描淡写,但依旧让我心潮澎湃。”

此后,久保便去刻意搜寻有关伊斯兰信仰及阿拉伯社会的书籍及信息,他对伊斯兰信仰的兴趣也逐渐增大,但他并没有想过自己要皈依伊斯兰。久保萌生皈依之意,是在接触到一些穆斯林移民之后。

现如今,久保已经成为一名身体力行的穆斯林。最近,他正在准备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朝觐之旅。

久保说:“作为穆斯林,我每天都朝着圣城麦加的方向礼拜,我每天都祈求真主赐福于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穆圣(愿主福安之)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出生在麦加,在麦加接受真主的启示,每当想到这里,我就止不住的想立即前往麦加,履行朝觐的主命功课。如今我已经获得朝觐的许可,我真的非常激动,感赞真主给我如此美妙的机会。”

然而,五年前的久保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能够以日本穆斯林的身份从自己的祖国前往圣城麦加完成朝觐。

久保等日本穆斯林朝觐梦的实现,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一名移居日本的埃及人,这个人,就是里达•科那威(Reda Kenawy)。科那威在20岁时就远赴日本,在埃及,他曾是一名律师,到达日本后,他成为一名旅游中介,在这里,他迎娶一名日本女子,两人共同抚养一儿一女,相敬如宾。

已过不惑之年的他,看到日本穆斯林的朝觐的渴望,随即萌生创办一家穆斯林旅行社的想法,专为日本本土穆斯林朝觐服务。他坦言,自己这么做,其实也有一个非常“自私”的企图。他说:“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都在这里,我想在这里生活下去,不愿再回到埃及。但是,我也担心我的儿女无法感受到伊斯兰信仰的魅力,我担心他们会淹没在世俗之中,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够不断强化日本本土穆斯林的信仰归属感,最终让我们的下一代也能感受到信仰的伟大与美妙。”

科那威说:“当我告诉我的员工我想为日本穆斯林提供朝觐相关服务时,所有人都说我疯了。从商业角度而言,这是一笔稳赔不赚的买卖。毕竟,有需求才会有市场,但日本的伊斯兰刚刚起步,朝觐等事物似乎依旧遥不可及。但我坚持认为,如果我们能开个头,一定会有更多的人会尝试履行自己身为穆斯林的一项基本义务。”

果不其然,这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但科那威始料未及的是,最大的困难来自圣地守护者,即沙特阿拉伯政府。科那威尝试与沙特当局取得联系,表示自己希望能够帮助日本本土穆斯林完成朝觐,但沙特当局并不相信他,政府官员甚至直接告诉科那威:“我们从未听说日本也有穆斯林,更没听过有人想从日本来朝觐。”

对此,科那威做了如此回复:“日本有十三余万穆斯林,我自己也属于一名日本公民,我早已拿到日本国籍,我非常希望能够帮助日本穆斯林同胞完成朝觐功课。”

然而,沙特当局的回复很简洁,他们明确告诉我:“你无权在日本办理朝觐事宜,你是一名埃及人,而你的埃及护照早已被吊销。”

科那威并没有放弃,此后的五年间,他不断尝试,不断努力,屡败屡战,最终成功说服沙特当局,让后者相信日本真的有很多穆斯林,这些穆斯林非常希望能够完成朝觐的主命功课。

如今,沙特政府已授权两家日本公司协办本国穆斯林朝觐事宜,科那威的旅行社就是其中之一。

前往科那威旅行社咨询办理朝觐事宜的日本穆斯林逐年增加,然而,最让科那威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日本本土穆斯林来找他办理朝觐。科那威说:“平均而言,90%从我们这里办理朝觐事宜的穆斯林都是外国移民,日本本土穆斯林只占10%。我希望以后会有更多的日本本土穆斯林办理朝觐,因为那是我的初衷所在。”

阿卜杜拉•塔基(Abdullah Taki)现年36岁,居住在东京,皈依伊斯兰之前,他热衷于纹身、身体穿孔等现代行为艺术。他对人生充满了疑问,他不断尝试寻找答案,却一次次的失望。在他看来,自己的皈依,纯属真主的引导。

塔基说:“约十年前,我去参加了一场舞蹈比赛。回来的路上,我遇到了谢赫•尼克马图拉(Nikmatullah),谢赫当时正在分发一些关于伊斯兰信仰的小册子,我在里面读到了日文的‘安拉’‘穆罕默德’等词,虽然我从未接触过伊斯兰信仰,虽然我的伊斯兰信仰一无所知,但是这两个词却似曾相识。我真正皈依伊斯兰,是在很多年之后,期间,我不断研读伊斯兰信仰,我甚至去清真寺看他们礼拜、祈祷,最终,我决定皈依伊斯兰。”

2006年,塔基成为一名穆斯林,次年,他就完成了自己第一次朝觐。

塔基所在的社区有一座小礼拜殿,在繁华的东京,这样一处狭小的空间让一群似乎毫不相干的人聚到了一起。

科那威与塔基相识后拜访了塔基社区的礼拜殿,在那里,他和谢赫•尼克马图拉等人肃立在塔基身后,跟随塔基礼拜。礼拜过后,科那威难掩激动之情,他说:“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站在一名日本本土穆斯林身后礼拜,我真的很感动,作为一名日本人,他竟然如此美妙地诵念古兰经文,甚至有些阿拉伯人都会感到汗颜。我对他只有由衷的敬佩。”

塔基说:“当我决定去朝觐时,我身边很多人都感到费解,他们无法理解我为何要去遥远的沙特阿拉伯看一块黑黑的石头。我告诉他们,那不是一块普通的黑石,那可是真主的天房,我去那里,是去拜访真主的房子,是在寻找我的真主。”

塔基还说:“飞机快要降落到圣城麦地那时,不知为何,我突然非常激动,虽然我看不到飞机外面是何种情景,但我根本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这一生中从未如此激动过,那一刻,我感到无比自豪,无比开心。”

-------------------- 

编辑:叶哈雅

出处:Islamicity

原文:Islam in Japan: The Road to Hajj

链接:http://suo.im/4TupPL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印尼空军在伊斯兰教斋月期间出动F-16低飞做“早饭闹钟”
  • 非洲穆斯林对西班牙乃至欧洲文明的贡献
  • 新穆斯林:皈依意味着什么?
  • 阿曼:49人在斋月皈依
  •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穆斯林对基督城恐怖袭击的报复?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