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礼拜时间中的智慧

  “故你们在晚夕和早晨,应当赞颂真主超绝万物。天地间的赞颂和中午的赞颂只归于他。”《古兰经》30: 17, 18

兄弟!假如你问我关于每天五番的具体拜时中所隐含的智慧,我现在就为你阐明众多智慧中的一点。

确实,每次礼拜时间的不同都预示着一次重大变化,也预示着真主在每一段时间里对事物进行的一种彻底调节。因此,人类在真主命令的那些具体时间中礼拜,也就更加赞颂真主的伟大与超绝、全能及崇高,更多地颂扬和感谢了他在两番礼拜的时间之内赐予人类不可胜数的各种恩惠。为进一步深刻地理解其中的精深内涵,你应该同我的私欲一起聆听下面的五点理解含意:

第一点

礼拜的意义在于感赞真主,也就是要我们言行一致地赞主高洁,崇伟,并说:“赞主清净超绝!”对他的全美,我们要以言行去赞颂,并说:“安拉最伟大!”对他的美丽,我们要身体力行,口舌招认地赞美并感谢他,并说:“万赞归主!”

也就是说,赞主超绝,赞主伟大和万赞归主就象是礼拜的核心和种子,这三种赞颂贯穿在整个礼拜过程中;也因此,在礼拜之后,这三句赞词又被分别颂念三十三遍,以使礼拜的意义和目的更加明确。

第二点

礼拜的意义在于人类看到了自身的无能和局限,因而出于对真主的崇拜和向真主倾诉的心情拜倒在了他的面前,并向他------那独一的、全能的、仁慈的真主祈求。

也就是说,养育者要求一切被造物崇拜并服从他的意志,他的权力具有绝对的神圣性,他要求他的仆人通过寻求饶恕的途径去发现自己的错误;通过赞美真主和颂念“真主超绝万物”而道明他的养育者是纯净高洁﹑没有丝毫缺陷的,是崇高于一切,与迷误者的思想毫无关系的,并与宇宙中一切存在缺陷的事物毫不相关。

所以,全能的真主要求人类依托他,信赖他。使人类领略到自身的无能和认识到其他被造物的缺陷后由衷地说:“真主至大!”并因崇拜真主的无所不能而全神贯注的鞠躬叩首。

也同理,真主广阔无边的恩惠要求人类表达出自己的渴求和一切被造物的贫穷,并向他祈求,对他表示感赞喜爱地说:“万赞全归真主!”

礼拜的一举一动都包含着以上意义,为展现出这种意义,真主才规定了礼拜。

第三点

正如人是整个世界的一个小缩影,开端章是伟大《古兰经》的一个光辉缩影,而礼拜则是一切崇拜形式的完整明晰的缩影,是一切被造物完成崇拜仪式的示例。

第四点

就如一块钟表里的秒针、分针、时针及显示星期的显示板等,它们互相超越、互相关联、互相更替,昼夜的更替也是如此,那景物就象是世界的秒针,而世界就是伟大的真主的一座巨钟,年份是分针,人生阶段是其时针,世界寿命便是其日期,这一切都在互相观望,互为关联,互相更替,相互制约。

例如,晨礼时间是在黎明,从此时到日升之前的时光就象是早春季节,是母亲腹中的初期胎儿,是真主创造天地所用六天中的第一天,此时的礼拜提醒着人们去思考那些被造物中所蕴涵的奥妙和真理。

晌礼时间在正午刚过一会儿,此时就象是仲夏季节,是人的青春时期,是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创造阶段,此时的礼拜提醒着人们去思考真主在这一切现象中所显示出的仁慈和厚恩。

晡礼时间在下午,此时就象秋季,如人生迟暮,是万圣的封印者穆罕默德 (愿安拉福佑他)时期,也是人类丰收的时期,此时的礼拜提醒人们去思考此间所蕴含的伟大真主的智慧和恩赐。

昏礼时间在日落之后,这个时段使人想起万物残败的晚秋,如人类将亡复生日伊始的神秘更替,提醒人们观察伟大真主的尊名在各种事物中的体现,唤醒人们不能再糊糊涂涂,昏醉不醒。

宵礼时间是夜暮降临之前,使人想起夜暮遮盖一切的黑暗世界,和白寿衣笼罩下的严冬大地,或如人死亡直到被埋葬,而后为人们所遗忘,亦或如人生路程的最终点。所有这些都宣示了强大真主的精妙安排。

夜晚时间,让人想起严冬季节和坟墓以及中介世界,使人感受到人的精神对仁慈真主的恩惠是多么需要!夜间礼拜使人认识到坟墓和中介世界中的光明是多么的重要,要人们颂记这一切过程中真主的无尽恩赐,也使他们认识到真主是一切赞颂和记念的真正对象。

翌日的早晨,使人们想起复生日的早晨。是的,黑暗之后是清晨,冬天过后是春天,这个规律是合乎情理、不可避免和不可变更的,正如这样,复生日早晨和中介世界之春的到来也是不可避免和无法变更的。

因此,每一次五时礼拜时间都是一次新的开始,它预示着另一变化的来临。通过对每日五次巨大变化的安排和指示,也使人们理解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世世代代,真主对人类所赐的无限仁慈、恩惠以及独一大能的种种迹象。也就是说,礼拜是适合人类天性的,是崇拜的基本形式,也是不可推脱的债责;而礼拜五时的时间安排也是隐含深意的。

第五点

人,就其本性而言,是十分微弱的,然而与每样事物的接触都会给他增添悲伤和忧郁;因此,人类本性无能,然而灾难无数;十分贫穷,却需求无数;生性懒惰,却重负担沉重。人的这些特性使他与万物接下了不解之缘,而一切的不如意又常常使他痛苦难熬。他的理智让他树立了崇高目标,更想获取长久利益,然而,他的力量有限,生命短暂,能力微小,缺乏坚忍。

现在我们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在这种状况下,人的灵魂是多么需要在清晨的礼拜中祈求真主为他洞开仁慈之门,倾诉自己的困境,并向真主求助;他多么需要一种力量来支撑他担起白天的工作,以及他肩上要承载的重担。

晌礼时间,正午刚过,是一天时光中的高峰,并从这里开始降落,在此时,一天的工作接近完成,人们需要短时的休息,以使紧张的精神得以松懈,使因工作而导致的麻木疲惫的大脑得到休息;在这个时间段,灵魂需要轻松,以摆脱这个暂短的世界所加诸于他的各种不安。除此之外,此时也是真主布施恩惠的时间。

人类没有能力以自身的力量去摆脱一切生存的压力,也无法避免被忽视和欺骗,更不可能逃避所有易变易朽的事物,所以,他只有信托维护万物的真主,只有他是真正的施恩者,而且要谦诚恭敬举起双手赞美地、感谢他,向他求赐恩惠,并且在鞠躬叩首的求助中,倾诉自己的软弱和无能,表现自己的微弱和谦恭。

这就是晌礼中所隐含的意义,那是多么的甜蜜,多么的有价值,人多么需要这种礼拜!因此,不懂得获取这种利益的人便不是一个健全的人。

晡礼时间就是午后时间,使人想起忧郁的秋季,如老人凄凉的暮年和世界惊恐的末尾。此时,一天的工作接近尾声,真主的恩惠如健康、幸福及顺利的工作等都在此时聚合;此时也由落日西垂而预示着人亦如此,只是一个受命的旅客,就如骄阳般有升有落,毫无固定性和长久性。

是的,人的灵魂渴望长久永恒,它也被造成永恒不朽,热爱美好,并以分离为痛苦。因此,一个健全的人必须明白履行晡礼是多么崇高的工作,多么合适的崇拜,在如此适当的时间里偿还天命,是多么巨大的幸福!因为,一个人开始立行晡礼,他先洗了小净,然后举行礼拜,他谦敬地与独一永存的真主交谈着,为了获得丰富的恩惠,更为呈上受了众多恩惠之后感谢和赞颂,他谦敬地在尊贵的养主面前鞠躬,并伏地向他叩头。他发现在伟大崇高的主宰面前,以身心皆净的仆人身份与他交谈,那是一种真正的快乐与享受,彻底的放松和休息。

昏礼时间,黄昏时辰,使人联想到初冬时节;此时已万物凋零,自然使人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告别一切喜爱的事物而走入坟墓;使人想到在一次剧烈的地震之后,所有生物都要迁徙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人世的生活也将告终。此时,对那些崇拜短暂易变事物的人会是一次严厉的教训和强烈的警醒。

因此,作为一个拥有洁净的灵魂人,就象钟情于美丽的一面镜子一样,为了在这个时间段立行拜功,面向伟大崇高的、永存不灭的、永久不变的、主宰世界的真主,他赞颂了“真主至大!”他便超越了一切易朽的事物,摆脱了跟它们的纠缠。为向他的真正主人祈求而抬起了双手,对的永存的主宰说:“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在没有暇疵的和无与伦比的大能面前,赞颂并感谢他的无尽的恩惠说:“我们只崇拜你!”对着没有助手的养育主,没有配偶的受崇拜者和没有臣工的君王,他微弱的、无能的、祈求的屈身鞠躬,并对那无上高贵的,有无限能力的和无穷智慧的强权者赞美说:“赞颂伟大的主宰清净超绝!” 

然后叩头,在那优美不变,圣洁不朽,完整永存,不可替代的真主面前叩下头去,并诚心诚意地宣示着他对真主的崇拜和喜爱,说:“赞颂崇高的养育主超绝万物!”他是存在的、美丽的、仁慈的、永恒的、不同于其它事物的;并赞美他高洁的养育者圣洁不朽,完美无暇。

其后,小坐念作证词,赞颂真主的独一和作证穆罕默德是他的使者。以自身名义代替所有事物向崇高不朽的主宰呈上献礼;通过向穆圣祝福,重新强调了他与至圣之间的盟约,遵从真主的一切命令,这样,他才可以看清这个宇宙宫殿中的精密设计和安排,才使他见证了万能创造者的独一性;如此,他的信仰才可以得到巩固,才能使他更加聪慧;其后,见证养育主的使者,一切喜讯的传达者和硕大自然之书的阐释者——阿拉伯的先知穆罕默德。

由此可以看到,立行昏礼是多么优美多么高尚的工作!多么贵重,多么愉快的行动!是多么美丽,多么甜蜜的崇拜!是多么重大的事件!

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这个短暂的、临时的借宿地,昏礼是一个多么慷慨的伙伴, 多么吉庆的座席,多么长久的幸福!

宵礼时间,夕阳的余辉落尽之后,地平线上存在的最后一线光明也消失了,黑暗湮没了整个宇宙。这使人想到让昼夜更替的精密设计者,他是万能的,他使银色的白昼忽然变成了黑色的夜晚。同样也使人想起了他的其他设计,他使太阳和月亮都顺从地运行在自己的轨道里。他是睿智的,全美的,他使绿色的夏季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苍白的冬季。还使人想起真主的特权——创造生和死。随着时光的流逝,死者与今世的一切关系都被切断,并转移到了另一个世界。

因此,宵礼时间使人想起崇高真主的巧妙安排和精密设制;也给人揭示了后世的宏大永恒和今世短暂易朽直至彻底的毁灭。

此时,人的心灵已经肯定了这个宇宙主宰,真正的受崇拜者和受喜爱者绝不是一般的神,而是能够更易昼夜,替换冬夏的和创造今世后世的真主,他做这一切易如翻纸,把字写上去,使它具有特征,又消除和变更,这种能力只有全能的、掌控万物的智慧才可以胜任。

就这层意义而言,人的灵魂,那极端无能、有无限需求、面对未来的黑暗和白昼的惊悸中颤抖的灵魂,举行宵礼会使他获得支撑,就象伊布拉欣圣人在同一时间里毫不犹豫一样,伊布拉欣圣人看到太阳没有落尽,曾说:“我不爱没落的。”他通过礼拜将自己依托给了永恒不变的受崇拜者和受喜爱者,在这个短暂易朽的世界上,在黑暗的生活和黑暗的将来中同那永恒的真主交谈,以便通过简短的对话和会晤使他的生活更加光彩,未来更加光明,而且治愈一切分离与失去的痛苦;藉着同普慈特慈的真主的直接交谈和祈求正道的恳切心情,他暂且忘记了世俗的亲情,与隐藏在夜幕底下的黑暗和可怕,他向真主倾诉心中的伤痛,胸中的积郁;就以这个仁慈为契机,他举行一日中最后的崇拜工作,之后就进入不可预知的懵懂世界,他不知道在死亡般的睡眠中会发生什么;这也为他一天的工作做了一个美好的终结。

也就是为了这一切原因,他起立礼拜,自豪地站立在永恒的、受喜爱的、受崇拜的真主面前,而不是速朽的被造物面前;恭立在全能的、仁慈的智慧者面前,而不是无能的祈求者面前,仰视着普慈的保护者,希望他使自己免遭一切灾难的侵害。因此,他高声朗颂开端章,颂扬和赞美慷慨仁慈的、绝对全美的、绝对富足的主宰,而不赞美毫无裨益的事物,和不健全的、贫穷的、有缺陷的及不值得赞美的事物,也不是暂时的、卑贱的和受恩的事物。他还要升化到宇宙中最尊贵的客人和有名位的工作者的身分,这就要他升化到讲“我们只崇拜你”的思想境界,也就是要向决定报应日和永存永活的主宰倾诉:“我们只崇拜你,我们只向你求助。”以此为祈祷,为全体人类和各类事物祈求真主将(他)它们导向正路,那是横跨未来通向幸福的永恒之路,他说道:“求你引导我们走向正道!”

现在,他在思考真主的伟大,在探索那些隐伏着的诸太阳,它们就象沉睡中的植物和动物似的,以及那些明亮的众星宿,它们就象顺从地执行伟大真主命令的军人似的,每一颗都象是这个旅居世界中的明灯,每一个都象是勤快的服务员,他时时刻刻地赞美到:“真主至大!”然后鞠躬。

之后,他又思考所有被造物对真主的总体叩拜。形形色色的事物,就像是沉睡在夜间的无形朝拜者,在世世代代传承着,如地球和宇宙般象一支有组织有纪律的军队,不,象一位顺从军令的士兵一样,在“你生,便生”的命令之下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也就是在被遣送到另一个未知世界之时,它们在无法预知的前定尽头,在朝向西方的礼拜毯上叩下头并说:“真主最大!”而在春季万物复苏的时候,顺应“你生,便生了”的命令一切又开始复活了,并恭顺地服从着真主的命令。人类应当仿效万物,也在至善特慈的真主的面前伏地叩头说:“真主最伟大!”他心中充满了敬羡,带着对永久的期望和为获得高贵而劳累的可怜。

至此,毫无疑问,你已经懂得了履行宵礼其实是一种精神的升华。那是多么美丽的工作!多么甜美的义务!多么高尚的服务!多么高贵和幸福的崇拜!又多么符合人类的心灵需求!

也就是说,五时礼拜的每次都隐含着一项巨大的时间更迭,其中暗示着真主的惊人的安排,也是真主的全部恩惠的标志。因此,特定礼拜为人类必须履行的天职是完美的安排。

 “赞你超绝,除了你所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确是至睿的。”(《古兰经》2:32)

真主啊! 你佑助受命替你传道的使者吧,并使他平安!他教授人类怎样认识你,怎样崇拜你。他教会人类探索你的尊名中所隐含的宝藏,阐释自然之书的意义。他是你众多崇拜者中的一面最完美的明镜。我们为他祈福,并祝福他的家属及所有的战友!怜悯我们吧!怜悯所有的穆斯林们吧!

请接纳我们的祈求吧,最仁慈的真主啊!

【译:艾敏  校:洮舟】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斋月的真谛
  • 格尔达威:正确理解与实践斋戒的敬畏精神
  • 十种提升斋戒质量的方法
  • 莱麦丹的精髓
  • 从古兰经看坚忍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