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穆斯林是否应当为“恐怖袭击”致歉?

如果你对时事新闻依旧有所关注,你可能已经听说有一群穆斯林女子手牵着手伫立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桥上,她们一言不发,就那样安静地站着,她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世人,“任何恐惧都无法击败我们,也无法让我们分离”。

几乎与此同时,美国一名穆斯林女大学生发表了一篇长达712页的文件,以证明穆斯林的的确确一直都在谴责恐怖主义行径。

可问题是,很多充满恨意之人都坚信穆斯林是缺失人性的群体,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何必要一再刻意想办法向他们证明我们的“人性”呢?

欧美地区非穆斯林只会在“恐怖主义”及暴力袭击事件影响到他们自己时才站出来谴责这类事件并对受害者表示同情,对此,我们早已习以为常,毕竟,在过去的500多年间,欧洲世界一直认为他们自己的生活及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他人的死活,他们根本不会过于在意。

而真正令人感到心痛的,是很多穆斯林也屈从了欧美殖民者的歪曲理论,他们也认为只有那些影响到西方世界的袭击事件才可以被称为“恐怖袭击”。换言之,穆斯林不但要向外界证明自己不赞成所谓的“恐怖主义”暴力袭击,同时也要优先哀悼在袭击事件中丧生的西方子民。

就在伦敦袭击事件发生的前后几周内,美军不断轰炸着叙利亚及伊拉克等地的所谓“军事设施”,残忍杀害了无数无辜的穆斯林及阿拉伯平民百姓。不要说西方媒体,就连穆斯林自己也没有过于在意自己穆斯林同胞的死活,而这,也正是令人无法忍受的。

3月16日,美军空袭了叙利亚伊德利卜省(Idlib)一座清真寺,导致47名正在礼拜的穆斯林平民死于非命;

四天以后,美军又对叙利亚拉卡(Raqqa)地区一所学校发动空袭,导致 33名平民身亡。讽刺的是,这些人当时正在那些学校避难,他们正在试图逃离无尽的战火;

就在威斯敏斯特大桥“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同一周,美军领导的联军又空袭了伊拉克摩苏尔老城(Mosul),导致至少137名平民死亡……

仅在三月间,美军及其联军发起的空袭已经导致近千名叙利亚及伊拉克平民丧生……

对此,你有没有看到任何人站出来表示谴责?你有没有看到任何人手拉手告诉穆斯林同胞们不要害怕?你有没有看到任何人表示他们反对这种草菅人命的罪行?

我们终究无法等到这些谴责的声音,因为,对于中东世界而言,战争与死亡就好似他们的宿命,因为,西方人早已成功说服自己,他们坚信他们自己的一切行为总是情有可原的。

亲爱的穆斯林同胞们,你们切不要陷入这种陷阱,任何形式的谴责都无济于事,看看那份长达712页的报告吧,那里面满是穆斯林群体对“伊斯兰恐怖分子”的谴责,整整712页,可西方人依旧埋怨穆斯林“纵容”着此类暴力行径。

针对暴力事件的谴责本身并不是重点,此类谴责的终极目标其实是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通过谴责“伊斯兰恐怖分子”,西方势力成功将世人的焦点转移到穆斯林身上,从而强迫穆斯林自己屈服于西方的所谓恐惧,同时也意味着穆斯林赞同了西方人引以为傲的一种谬论——西方人的生命远比其他任何人都宝贵。

因此,西方世界绝大多数穆斯林群体对这种谬论的遵从以及对阿拉伯平民大规模伤亡事件的漠然态度不仅让人感到心痛,更让人感到无法接受。

恐怖主义并不是伊斯兰信仰的问题,纵然你翻遍整部古兰及圣训,你都不会找到任何恐怖相关的内容。恐怖主义是源自当代的问题,它是一种颠覆性的战争手段,截至目前,所有恐怖主义相关行径都源自民族主义武装团体及个人,他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战争手段,只是为了推翻自己土地之上的“侵略者”及“压迫者”。

我们不必赞同这种特殊的“战争手段”,也不必赞同那些极端组织的目标,但是我们要承认一点:恐怖组织的动机就是求得所谓的“民族独立”及“解放”。

现如今,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所谓“伊斯兰恐怖主义”早已脱离了民族主义的范畴,它貌似已经化为了一种意识形态,而传播这种意识形态的始作俑者,就是西方本身。

 从澳大利亚伊朗难民曼•哈伦•莫尼斯(Man Haron Monis)到英国伦敦的哈利德•马苏德(Khalid Masood),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所谓的“独狼式暴力分子”,不知何故,他们出于自己对伊斯兰信仰的曲解而决定暴力袭击“罪恶的”西方。

很久以来,我自己也认为那些“恐怖分子”之所以会选择发动恐怖袭击,是出于他们对无辜穆斯林同胞苦难生活的同情与愤怒。这种想法可能确实存在,但是,它并不是重点。事实上,此类伊斯兰“圣战”思想迅猛发展的背后,暗藏着西方世界长久以来的辅助、煽动、资金及军事支持。

阿富汗的“圣战主义者”(如今的“塔利班”,Taliban)以及叙利亚的“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Jabhat Fatar al-Sham)一开始都被视为各自国家的合法“反对派”,而后,它们却又摇身一变,成为了所谓的“基地组织”。西方世界从一开始就促生并促进了他们的发展,以求通过“革命”来完成这些地区的权力交替。

我们都很清楚,这些极端组织的首要攻击目标就是穆斯林本身,因为他们认为某些穆斯林不能被算为真正的穆斯林,他们甚至会强迫中东地区非穆斯林居民“皈依”伊斯兰,如若不从,那些非穆斯林就会被残忍杀害或驱逐出境。既然如此,西方势力为何还要在中东地区资助这些暴力思想的传播呢?更加令人费解的是,当那些由西方一手缔造的“恐怖分子”反过来攻击西方世界时,西方世界却根本不愿自省,他们反而选择否认事实并将矛头对准无辜的穆斯林大众。

此时此刻,我们要试着联系要点。我们要明白,这一切都与伊斯兰无关,这也不是所谓的“文明冲突”,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让中东地区永久陷入混乱状态。考虑到此,若我们看到那些极端组织反过来与自己的主子作对时,我们也不足为奇,毕竟,自从美国在两伊战争中选择支持伊拉克以后,美国就尝尽了苦头。

现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抛弃一味的盲从与屈服,是勇敢的追求真相并全力问责。虽然某些西方政客“安慰”穆斯林大众的表明文章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他们认定西方人的生命永远都最为宝贵,但是对于阿拉伯及穆斯林平民的死伤,他们依旧选择在口头进行辩论,而不是采取任何实质性措施。

暴力与恐怖早已劫持了伊斯兰信仰,对此,西方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毕竟,西方势力“误杀”了一批又一批的穆斯林平民,也正是由于西方势力的作祟,才使得我们的历史进程充满了恐惧。这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直到我们真正做到直面现实与真相。

---------

叶哈雅译自:

http://www.theage.com.au/lifestyle/news-and-views/opinion/muslims-shouldnt-feel-obliged-to-apologise-for-terrorist-attacks-20170329-gv91ne.html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