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穆斯林在奋起谴责恐怖主义,可这个世界是否在聆听?

西迪克•巴扎瓦拉(Siddiq Bazarwala)是新书《伊斯兰恐惧症相关问答》的作者,本文中,他提出了如下疑问:每当有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发生,穆斯林总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强烈谴责,然而,他们的声音却总会淹没在外界的极端愤怒与声讨之中。问题是,为什么穆斯林一直以来都要不停地谴责恐怖分子?为什么谴责恐怖分子这个担子只是落在了穆斯林肩上?

 

香港尖沙咀九龙湾清真寺,一名男子正在礼拜。

倘若恐怖主义果真与伊斯兰信仰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那么,“伊斯兰恐怖主义”就应当是一个上千年的世界性难题。

每当有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爆发,全球各地穆斯林政府、领导人、学者及平民都会在第一时间谴责这类事件,可到头来,穆斯林却依旧是某些假借伊斯兰之名行凶作恶者的替罪羊。

2014年,全球120位著名穆斯林学者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强烈谴责了所谓“伊斯兰国”的种种暴行及其错误理念,旨在揭露该组织的真面目。然而,这封公开信并非穆斯林群体披露“伊斯兰国”邪恶本质而做的首次努力,很早以前,穆斯林学者们就已经颁布了大量教法判例抨击这些极端组织的极端思想。然而,每当“基地组织” “伊斯兰国”等组织及任何个人打着伊斯兰旗号杀人放火时,外界总会狂热地高呼:为什么穆斯林不谴责这种恐怖主义行径?

去年11月,就读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19岁学生希拉•哈十米(Heraa Hashmi)决定对这一谬论发出挑战,她用谷歌表格做了一份详尽统计,编写了一份长达712页的文件,对穆斯林谴责恐怖主义行径的文档做了系统搜集。这份文件覆盖面极光,其中包括家暴事件,也包括9•11事件。哈十米说:“他们说穆斯林对恐怖主义行径漠不关心,我想大声地告诉世人,他们这种说法到底有多荒谬。”仅过了几周时间,她这份文件就被编纂为一个完整的网站,域名为:muslimscondemn.com

然而,每当穆斯林领袖、学者及公众进行强烈谴责恐怖主义行径时,外界并不会对此过多在意,媒体也不会去报导这些。讽刺的是,义正严词地要求穆斯林表态的,正是这些故意无视穆斯林大众的媒体。

更糟的是,民众一再被仇外主义、恐穆、恐伊症所误导。

人们不会要求任何一个佛教国家去谴责缅甸极端民族主义僧侣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所领导的反人类罪行,也不会要求犹太人去谴责巴鲁克•戈登斯坦(Baruch Goldstein)的暴行,更不会要求犹太人去谴责不断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制造血案的以色列暴力政府。

1994年2月25日,37岁的犹太定居者巴鲁克•戈登斯坦来到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城市希布伦的易卜拉清真寺,手持AK-47向正在做祈祷的千余名巴勒斯坦人扫射,导致27人死亡;阿欣威拉杜是一名缅甸僧侣,他因为在缅甸鼓吹对穆斯林的打压以及间接引发缅甸民间针对穆斯林的迫害与种族清洗事件闻名,也因此被时代杂志以佛教恐怖分子称之。

同理,也不会有任何人强迫普通无神论者去谴责克雷格•斯蒂芬•希克斯(Craig Stephen Hicks)的罪行,虽然他因为仇恨“宗教信仰者”而残忍杀害了三名无辜的穆斯林。

从不会有人要求基督教学者及领袖们去谴责提摩太•麦克维(Timothy McVeigh)发动的俄克拉何马州爆炸案,没人要求他们去谴责挪威杀手安德斯•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的暴行,也不会有人要求他们去谴责奉行白人至上主义的基督徒持枪滥杀无辜。全美90%的大规模枪击案都源自极右组织及个人,然而,媒体与公众的焦点依然是伊斯兰信仰与穆斯林群体。

1995年4月19日,对政府不满的美国公民麦克维把一辆满载爆炸物的卡车停在默拉联邦大楼前,随后引爆。爆炸威力之大,炸毁了16个街区以内的建筑。共有168人在这次爆炸中丧生,其中包括在这座大楼的日托中心正在玩耍的19名孩子,另外还有近700人受伤。

安德斯•布雷维克是2011年挪威爆炸和枪击事件之行凶者。 在此次恐怖袭击中,挪威奥斯陆市中心首相办公室附近的汽车炸弹被引爆,造成8人死亡,30人受伤。随后,在奥斯陆郊外于特岛上,布雷维克持枪袭击了挪威工党青年营的参与者,打死69人,打伤66人。由此,布雷维克实施了史上最严重的连环枪杀案,两起事件共造成77人死亡。

 

5月28日,“英国穆斯林论坛”成员与当地基督教、犹太教领袖们一起为5月22日曼彻斯特爆炸案遇难者默哀致敬。

每当有穆斯林高呼反动或残暴口号时,媒体总会在各个头条进行争相报导,然而,普通穆斯林充满怜悯、善意与包容的言语与行为却惨遭媒体与外界无视,后者总是选择装聋作哑。这,又是为何?

一味地期待甚至胁迫穆斯林发声谴责恐怖主义行径,这种行为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伊斯兰恐惧症。穆斯林一直都在谴责暴恐分子及其罪恶行径,但是,如果你选择装聋作哑,一切努力都是徒然。换言之,若你真的听不见或者看不到穆斯林对恐怖分子的谴责,你就是在装聋作哑。

绝大多数穆斯林都与大多数基督徒、犹太人、佛教徒、印度教徒及无神论一样,他们都是爱好和平的人们。可是,选择无视穆斯林正义之声的,正是那些不断要求他们发声谴责的人们。

美国前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曾在联合国发表演讲称,我们必须要求穆斯林群体准确无误、持之以恒且近乎强制性的谴责恐怖主义行径。现如今,这种论调早已成为恶行循环,对此,我们必须三思而后行。如果我们依旧选择去抨击诸如塔里克•莱麦丹(Tariq Ramadan)这样的主流穆斯林学者,如果我们依旧选择因某些极个别暴力分子而恶意中伤整个穆斯林群体,那我们就永远无法真正解决困扰我们的恐怖主义难题。

伊斯兰流传在世已近1500年,然而,与“穆斯林”有关的恐怖主义行径却不足30年历史,纵然是这些打着伊斯兰旗号的暴恐行径,很多也是出于西方势力的误导以及他们自身对丰富自然资源强烈渴求。倘若恐怖主义果真与伊斯兰信仰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那么,“伊斯兰恐怖主义”就应当是一个上千年的世界性难题,它不会只对我们当代带来困扰。

穆斯林自己的诸多做法也值得进一步推敲。举例而言,某些穆斯林总是喜欢站在聚光灯前、站在摄像机前大谈他们对恐怖主义行径的谴责与不屑,殊不知,他们的这种做法很大程度上也助长了外界对穆斯林的猜疑——外界会认为,穆斯林肯定真的做了亏心事,要不然他们不会出来道歉,也不会急于撇清关系,他们也会认为伊斯兰信仰的的确确与外界公认的“恐怖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我们穆斯林要谴责恐怖主义行径,我们就应当向世人阐明某些暴力分子与普通穆斯林大众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这也是伊斯兰信仰所教导我们的理念与思想,伊斯兰本身就教导穆斯林一定要讲中正、正义之言,要勇敢的反对不公与不义,而非一味地替暴恐分子道歉,一味的致歉只会让整个穆斯林群体及伊斯兰信仰都背负某种无端的罪恶感与愧疚感。

我们必须努力看清恐怖组织及暴恐分子的真实面目、动机与企图,如若不然,我们很可能依旧无法解决恐怖主义的难题,也无法减少或挽回此类难题对穆斯林及非穆斯林所造成的伤害。

叶哈雅译自:

http://www.scmp.com/comment/insight-opinion/article/2097499/muslims-are-loudly-condemning-terror-world-listening?utm_source=Direct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