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耶路撒冷袭击事件背后的故事

 

2016年十月初,米斯巴赫•阿布•斯贝赫(Misbah Abu Sbeih)离开了妻子和五个孩子,独自驾车前往遭以色列非法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即耶路撒冷老城,去当地以色列警察局报道。

39岁的斯贝赫是一名居住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军反认定他“企图殴打一名以色列士兵”,遂判处他4个月监禁,他此番前往警局,实为自首服刑。

对于以色列监狱,米斯巴赫是很熟悉的。此前,他曾数次因不同莫须有的罪名遭到以色列警方囚禁,其中有一次,是因为他试图进入阿克萨清真寺礼拜。

阿克萨清真寺属于沙里夫内院(Haram al-Sharif,又称尊贵禁地)的一部分,这里是全世界穆斯林所敬仰之地。

阿克萨清真寺又称远寺,据信,该清真寺是伊斯兰史上第二座清真寺,第一座为麦加的禁寺。据古兰经记载,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从麦加夜行到达耶路撒冷后就是在阿克萨清真寺完成了登霄。

对巴勒斯坦人而言,不论是穆斯林还是基督徒,自从以色列政府于1967年非法占领了圣城耶路撒冷之后,阿克萨清真寺所在地就有了全新的含义。

这里有穆斯林的清真寺,也有基督徒的教堂,50多年前,当以色列士兵挥舞着以色列国旗占领这些圣殿后,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记忆。

因此,阿克萨清真寺区域成为巴勒斯坦信教群众与以色列军方不断冲突的焦点也不足为奇。

前往阿克萨清真寺参观访问的游客中很多都是非穆斯林,对此,负责管理阿克萨清真寺日常事物的“瓦格夫管理委员会”通常都会表示欢迎。瓦格夫管理委员会属于一个伊斯兰宗教基金会,该基金会对阿克萨清真寺的管理权已经延续了500多年。

纵然是在以色列军方非法占领了圣城耶路撒冷之后,瓦格夫基金会依旧负责管理阿克萨清真寺相关事物,这也是约旦政府与以色列政府双边协调的结果。

然而,以色列政府对圣城耶路撒冷的野心远不止于此,阿克萨清真寺并不是它们的终极目标。去年4月,以色列政府宣布它们将在圣城耶路撒冷修建1.5万座犹太定居点,这一决定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律法规的明文规定。

根据《国际法》规定,耶路撒冷老城属于巴勒斯坦国固有领土,连以色列的最大盟友美国都承认这一点。美国国会曾数次试图挑战这一公认的常识,但是,白宫一直以来都坚持认可这一规定。当然,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这一切似乎都在暗中生变。

特朗普宣誓就职以前就曾承诺他将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这一决定受到了以色列极右政客及极端犹太民族分子的热烈欢迎,以色列政府支持者也认为此举是特朗普向以色列政府示好的一大迹象。

虽然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迁事宜尚未提上正式议程,但是,新一届美国政府似乎已经向国际社会发出了明确信号,明确表明新政府将不再考虑国际法对圣城耶路撒冷的相关规定。

一直以来,美国都以“和平使者”自居,然而,最近一系列迹象表明,美国政府不仅抛弃了这一空衔,还决定给以色列政府吃一颗定心丸——有关耶路撒冷的相关事宜,美国不会再给以色列施加任何压力。

与之相反的是,联合国与诸多联合国组织则再次表达了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大力支持,尤其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该组织最为活跃。虽然美国及以色列等国一直都在坚决反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但是,该组织依旧不畏强权,顶着压力在近几月内连续通过了好几项支持及保护巴勒斯坦人民权益的决议。

但是,这些决议却在无形中给巴勒斯坦带去了更多的苦难,因为,美国及以色列转而决定因此而惩罚巴勒斯坦人民。

首先,以色列议会通过了若干法案,加大了对耶路撒冷地区巴勒斯坦人的压迫与管制,其中就包括禁止巴勒斯坦人使用扬声器诵念唤礼词。这项法案也获得了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大力支持。

其次,以色列警方也在不断扩大其“黑名单”规模,登上这份黑名单的巴勒斯坦人很难再前往阿克萨清真寺祈祷或礼拜。米斯巴赫•阿布•斯贝赫就是这份名单上的一员,正是由于这份黑名单的存在,米斯巴赫一次一次地被以色列警方逮捕,一次次遭受以色列警方的严刑拷打,一次次被判入狱服刑……

奥巴马执政期间,以色列政府曾试图在被其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修建犹太定居点。然而,由于美国政府的反对,其修建规模一直很小,随着特朗普的当选,以色列政府就好似放开泄洪闸一般,肆无忌惮地扩大了犹太非法定居点建设。这种肆无忌惮,也是内塔尼亚胡政府对联合国2334号决议的公开挑衅。联合国2334号决议规定,以色列政府应当立即停止在耶路撒冷等非法占领区的犹太定居点修建工程。

目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海利(Nikki Haley)的主要职责就是全面压制任何反对以色列政府非法占领行为的声音,她甚至一再代表美国政府表示,国际社会要求以色列政府结束针对巴勒斯坦领土的非法占领实属“欺凌行为”。

正是因为有了美国政府无条件的支持,内塔尼亚胡政府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走向一个又一个极端。内塔尼亚胡不仅下令以色列政府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威胁以色列将拆除联合国在耶路撒冷开设的分部。

以色列于1981年非法吞并了耶路撒冷老城,但是,国家社会一直以来都拒绝承认以色列政府对老城的非法占领,因此,以色列在该地区的任何修建工程都毫无意义。

然而,随着时代变幻,以色列政府又开始蠢蠢欲动,它们认为机会终于来了,因为,特朗普政府似乎在给以色列政府提供一个良机,帮助后者将非法占领变得合法化、正常化。

对此,巴勒斯坦人民的反对方式也多种多样,巴勒斯坦竭尽全力联合国际力量共同反对美国和以色列的这一恶毒双边计划。

巴勒斯坦人民的努力虽然并非徒劳无功,但是,其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巴勒斯坦人民似乎已经无力阻止以色列政府的侵略。

随着政治形势的日益紧张,巴以双方的冲突也日益严重,各类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以色列政府已经派遣成千上万名军警涌入圣城耶路撒冷,旨在打压并限制巴勒斯坦人民自由出入圣城耶路撒冷,同时阻止巴勒斯坦人前往阿克萨清真寺礼拜。

不幸的是,巴勒斯坦人民并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领导他们,这也导致巴勒斯坦人民变得越来越绝望,越来越愤怒。巴勒斯坦当局、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都在苦苦挣扎,他们甚至自身难保,他们几乎没时间去真正关心巴勒斯坦人民。对于巴勒斯坦人民而言,希望总是很渺茫,他们似乎总是找不到方向。

虽然成千上万名巴勒斯坦人依旧在苦苦挣扎、苦苦争取前往阿克萨清真寺礼拜的机会,但是,不少人却感觉自己早已无路可走,他们已经彻底绝望。米斯巴赫•阿布•斯贝赫就是其中一员。

再次受到以色列政府的刑罚后,米斯巴赫•阿布•斯贝赫的的确确前往以色列警局报道了。但是,他并没有乖乖自首,他选择了向警局开火,他开枪杀死了两名以色列人,其中,就包括一名以色列军警,而他也被现场击毙。

此后,又接连发生了好几起类似事件。本月14日是穆斯林的主麻聚礼日,那一天,三名巴勒斯坦人在圣殿山发起了攻击,杀死了两名以色列军警,而他们也很快被以色列士兵剿杀,这也是阿克萨清真寺区域有史以来首次正面冲突事件。自1967年起,一直都是以色列政府使用武器暴力镇压并压迫巴勒斯坦人民,截至目前,已有数百名巴勒斯坦穆斯林在阿克萨清真寺区域遭以色列政府残忍屠杀。

去年6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出席以色列政府占领圣城耶路撒冷50周年纪念会上表示,阿克萨将永远属于以色列。

以色列拥有特朗普政府的大力支持,同时,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海利也在不断向国际社会施压,因此,内塔尼亚胡就自然而然的认为,占领耶路撒冷老城的梦想终可实现。但是,内塔尼亚胡这一梦想的实现,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仅在14日冲突当天,就有不少巴勒斯坦平民死于非命,此外, 还有一名三岁的加沙儿童因无法进入约旦河西岸地区接受治疗而不行夭折。没有任何一家国际媒体报道了这些事件,他们只在乎一点,那就是确保袭击以色列士兵的巴勒斯坦人登上各版头条。

我们可以基本确定的是,圣城耶路撒冷地区的暴力事件很可能会愈演愈烈。几乎每一天,巴勒斯坦人都在丧命,但是,几乎没有任何媒体愿意报道事实真相。巴勒斯坦人苟活于以色列士兵的铁骑之下,他们所拥有的,只是无边的绝望与愤怒。国际社会依旧选择装聋作哑,而美国则公开表达着自己对以色列政府无条件的爱。

----------------

叶哈雅译自:

http://www.islamicity.org/12519/the-story-behind-the-jerusalem-attack/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伊历12月从公历8月23日开始
  • 麦加大阿訇:朝觐精神是敬畏真主互相包容
  • 当代阿拉伯世界的课题与现实:以近百年来伊斯兰对政治的影响视角观之
  • 美国穆斯林掠影
  • 瑞士社会的宗教宽容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