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在以色列,正义并不取决于正义

上周五,三名巴勒斯坦人在阿克萨清真寺附近袭击了并杀死了两名以色列士兵,随后,以美国媒体为首的主流传媒界立即大幅报道了该事件。发起袭击的三名巴勒斯坦人来自以色列北部城市乌姆阿法姆(Um Al-Fahm),以色列警方在第一时间内击杀了他们。此次冲突事件爆发于阿克萨清真寺,属于沙里夫内院(Haram al-Sharif,又称尊贵禁地),对于以色列政府及其支持者而言,这里就是所谓的“圣殿山”。

全球各大主流媒体都用大量篇幅详细描述了这两名以色列士兵,至于那三名袭击者,媒体只用“恐怖分子”一词悄然带过。据报道,这三名虽然属于巴勒斯坦穆斯林,但他们并不是居住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而是居住在以色列境内的公民,对此,绝大多数以色列犹太人都表示倍感惊讶。

日前,以色列这政府依旧在考虑是否要按照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惯例去惩罚这三名袭击者。按照以色列法律规定,倘若巴勒斯坦人有任何暴力行为或倾向,以色列政府不仅会囚禁或击毙他们,也会施行“连坐法”,即摧毁袭击者的家园。但是,对那些向巴勒斯坦人发动恐怖袭击的以色列人,以色列政府并未施行这一政策。任何具有良知之人都不会为双方的暴行找任何借口,可是,主流媒体报导此类事件时却总会有非常明显的倾向性——每当有以色列人遭受袭击,媒体就会大肆渲染,每当有巴勒斯坦人遭袭甚至被谋杀,媒体就会选择装聋作哑。

举例而言,本月12日,以色列士兵非法入侵约旦河西岸城市杰宁(Jenin)并杀害两名巴勒斯坦青年,对此,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报导,以色列相关方面也没有做任何调查。简而言之,虽然以色列士兵残忍杀害了两名巴勒斯坦人,但是,任何人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论是美国媒体、以色列媒体还是任何国际媒体,只要巴以发生冲突,它们就会称巴勒斯坦人为“恐怖分子”,不论生死。然而,对于以色列人,它们却不愿使用类似的言辞。

以色列人权组织贝塞林(B’Tselem)统计了巴以各类冲突中双方的死亡人数,据资料显示,以色列方面的伤亡人数虽然很少,但是记载却很详尽,可对于巴勒斯坦人而言,虽然他们死伤人数众多,但实际记录在案的却少之又少。

以色列军方总会时不时大举入侵巴勒斯坦领土,但他们却美其名曰“例行检查”。每次“检查”都会引发大小规模的冲突,每次冲突都会造成或多或少的巴勒斯坦平民伤亡。由于此类伤亡事件的确过于频繁,相关组织很多时候也无力追踪到实际死亡人数。

根据贝塞林组织数据显示,2017年至今,记录在案的巴勒斯坦人死亡人数为43人,其中13名为儿童,以色列方面死亡人数则为10人。然而,巴勒斯坦人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于此。该组织数据库中尚未更新上周五丧生的两名以色列士兵及三名巴勒斯坦平民,但是,据该组织记载,以色列士兵于当日清晨突袭了伯利恒(Bethlehem)南部一座巴勒斯坦难民营并枪杀一名21岁的巴勒斯坦青年。

由于主流媒体一味渲染以色列人的伤亡,同时不断无视巴勒斯坦人的死活,美国政界总会在第一时间替以色列政府的一系列暴政辩护,那些政客甚至公开要求国际社会应当为以色列政府寻求正义……但是,对于日常被杀的巴勒斯坦人而言,并没有任何正义可言。

近日,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Reuven Rivlin)还公开表达了一种另类的愤怒,他认为以色列境内的非犹太人没有谴责阿克萨清真寺袭击事件。然而,对于以色列士兵在杰宁地区枪杀两名巴勒斯坦青年的悲剧,里夫林总统却只字不提。

根据以色列最高法院相关规定,以色列人杀害巴勒斯坦人不需施行连坐法。2014年,三名以色列犹太恐怖分子绑架、殴打并烧死了一位名叫穆罕默德•阿布•赫代尔(Mohammed Abu Khdeir)的巴勒斯坦青年,但这三名恐怖分子却没有得到应得的惩罚。

纵观全球各大主流媒体,任何想要保住自己饭碗的记者都不会去报导巴勒斯坦人遇害事件,但是,他们却会大幅甚至夸张地谴责那些袭击以色列人的巴勒斯坦人。其实这也不难理解,虽然这场旷日持久的冲突中绝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巴勒斯坦人,但对于西方人而言,阿拉伯人的生死几乎不值一提。

只有在以色列,我们才能看到屠杀平民、摧毁民居的暴行是如此的正常,只有在以色列,杀戮才会被披上如此伪善的外衣。

在以色列,正义并不取决于正义,也不取决于国际法律法规,它只取决于你是否是犹太人……

叶哈雅译自:

http://www.arabnews.com/node/1132006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