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穆黑”言论是否践踏宗教信仰自由?

【注:本文出自两名加拿大穆斯林,分别为阿斯玛•麦尔彦•阿里(Asma Maryam Ali),加拿大多伦多注册心理治疗师;阿米拉•艾尔格瓦比(Amira Elghawaby),加拿大穆斯林全国委员会通讯部长。本文探讨内容设定虽然处于加拿大,但是,文章中心思想并不仅限于此,它同样适用于绝大多数非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

 

由于主流媒体的一味负面刻画,以及某些极端组织的肆意抹黑,如今的伊斯兰信仰及穆斯林群体可谓受到全世界的“密切关注”,好像每个人都有权甚至应当监管、剖析、评判伊斯兰信仰。

这种现象带来的结果,就是让每一个普通非穆斯林都坚信穆斯林是与众不同的群体,进而认为我们不应当将穆斯林群体一视同仁。就拿我们加拿大来说,近日,魁北克省进行了一次关于修建穆斯林墓地的公投,结果,民众拒绝同意当地穆斯林群体买一块空地以伊斯兰的方式埋葬逝者。

这种现象慢慢演变成了一股潮流,很久以前,这股潮流也曾盛极一时。虽然具体情况不尽相同,但是,这股反穆斯林、反伊斯兰的潮流确确实实对穆斯林群体自由践行伊斯兰信仰带来了诸多负面影响。

举例而言,13世纪至19世纪期间,西班牙宗教裁判所(Spanish Inquisition)的所作所为表明,保护宗教自由到底有多么重要。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是由西班牙卡斯提尔伊莎贝拉女王(Isabella)要求教宗思道四世准许成立的异端裁判所。用以维护天主教的正统性,直至19世纪初始才取消。归根结底,该裁判所存在的终极目标就是针对西班牙穆斯林及犹太人的种族清洗。西班牙王室联合基督教会强迫穆斯林及犹太人改信基督教,大肆施行驱逐甚至屠杀等政策,强迫穆斯林及犹太群体佩戴特殊标识表明自己的“异教徒”身份,强迫他们遵从基督教的行事及生活方式,从而求得基本的生存权。在那500百年多间,整个西班牙亦没有穆斯林墓地的存在。

虽然当今世上并不存在强迫穆斯林抛弃伊斯兰信仰的现象,但是,“宗教自由”依旧面临极为严峻的挑战。就加拿大而言,虽然加拿大曾因其对待原住民而保守诟病,但是,我们依旧深信加拿大是一个充满了包容、多元文化、多元主义的和平国家。

这种挑战并不仅仅源自仇穆分子或“穆黑”分子,有时候,它也会体现在政府的决策之中。在当今这种世俗时代,所谓的“宗教裁判所”早已不复存在,但是,关于穆斯林墓地、清真寺、穆斯林活动中心、穆斯林妇女佩戴头巾、在学校礼拜、践行伊斯兰信仰等问题,外界依旧存在诸多争论,而这些争论对任何宗教群体而言,都是赤裸裸的压力。

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安大略省省长、亚伯达省省长等政治领袖都曾不断安慰少数族裔,表示政府会保护少数族裔的诸多权益,也表达了他们对伊斯兰恐惧症以及仇穆言论的反对与零容忍。

同样令人欣慰的是,纵观加拿大全境,数百个地区政府、工会、学术机构以及普通大众都对建立一个包容性社区表示赞赏,如此,我们就会进一步加强我们对整个社会及少数族裔的集体承诺。

然而我们也不可否认,仇穆言论愈演愈烈,穆黑分子日益猖狂,针对穆斯林群体的仇恨犯罪日益增多,但是,以上种种人群及恶行却得不到应有的刑罚,他们似乎不会因此而负任何法律责任。正因如此,某些狂热分子才会一再针对穆斯林群体,才会一再鼓吹仇穆言论,才会一再在网上制造无端争论,他们的终极目标,就是抹黑穆斯林群体,否认穆斯林群体对整个社会的任何积极贡献。

在这种形势之下,甚至有一些穆斯林妇女渴望寻求某种特殊时期的特殊教法判例,她们想要知道,自己是否可以为了保护自身安全而暂时性取掉头巾。的确,这个消息让我们每个人都倍感震惊,然而,若我们追忆15世纪的西班牙,我们就会发现,当时的穆斯林妇女为了保命,也曾向当时的教法学家询问过类似的教法判例。虽然头巾对于穆斯林妇女而言属于主命,但是,为了免遭伤害,穆斯林妇女竟然会产生如此无助的渴求……

对于当代穆斯林群体而言,他们也面临着诸多新的问题与挑战,比如上学时、上班时是否可以推迟时间礼拜,从而避免过多的压力。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于2016年发布了一份关于5至9岁美国穆斯林儿童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33%的美国穆斯林儿童不愿承认自己的穆斯林身份,50%的儿童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同时保持美国公民及穆斯林的身份,17%的儿童甚至在外假装自己是非穆斯林。

法国著名学者让•谷克多(Jean Baudrillard)把这种现象称为“异化”(dissimulation),这种“异化”有着极为深远甚至惊人的影响,因为,它会逐渐改变一个人的文化及信仰认同。

这对我们当代穆斯林又有何种启示呢?我们的信仰、我们的族群不断遭受着质疑,也经历着不可避免的动荡不安,因此,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必须让每个人都明白这种现象的危害,从而确保我们拥有一个健康、包容且和谐的社会,从而确保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真正自由践行自己的信仰,真正做到真正的自我。

 

叶哈雅译自:

https://www.thestar.com/opinion/commentary/2017/07/21/losing-our-religion-how-anti-muslim-sentiment-threatens-religious-freedom.html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伊历12月从公历8月23日开始
  • 麦加大阿訇:朝觐精神是敬畏真主互相包容
  • 当代阿拉伯世界的课题与现实:以近百年来伊斯兰对政治的影响视角观之
  • 美国穆斯林掠影
  • 瑞士社会的宗教宽容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