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阿克萨清真寺最后一名奥斯曼帝国守护者

阿克萨清真寺最后一名奥斯曼帝国守护者

这是一名关于奥斯曼帝国战士的故事。1917年12月9日,奥斯曼帝国军队被迫从圣城耶路撒冷撤退。然而,之后的57年间,一名奥斯曼帝国战士却依旧独自坚守着岗位,以他自己的方式履行着守护阿克萨清真寺的神圣职责。

1972年5月21日,我拜访了阿克萨清真寺。那是一个主麻日,我和我的记者朋友赛伊德跟着一名向导漫步在圣城耶路撒冷,当我们走到阿克萨清真寺内院时,我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他身高几乎两米,苍老的身躯上披着几件旧衣服,笔直地站立在那里。我看了看他的脸庞,竟然心生畏惧,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疤,就好似一块被耕过的荒地。

我偷偷问我们的向导:“那人是谁?”

向导耸耸肩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好像神智不清的样子,可能是傻子吧,他一直都在那儿站着,几乎不和外人说话,也不向别人要东西。”

我只会讲土耳其语,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鼓起勇气走向那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对他说:“求主赐予你平安,老前辈。”

老人的眼睛突然亮了很多,他也用土耳其语对我说:“我的孩子,也求主赐予你平安。”

听他讲土耳其语,我大吃一惊,我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断地亲吻着他的手背,然后问他:“老前辈,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老人慢慢说道:“我是哈桑下士,来自奥斯曼王朝第二十集团军第三十六营第八中队重机枪分队,我们从圣城耶路撒冷的撤退时,我们分队被派来守护阿克萨清真寺。”

奥斯曼帝国于1917年12月9日丢掉了圣城耶路撒冷,这标志着奥斯曼王朝失去了对圣城401年3个月又6天的守护与统治。撤退前,奥斯曼王朝留下了一个中队守护阿克萨清真寺,防止暴民破坏圣寺,直到英国军队接管整个圣城。

我仔细看着他的面容,心里暗暗叹道:“我的主啊!”

他的头颅就像一座宣礼塔一般坚挺,他的身躯就好似一面旗帜,我忍不住再次亲吻他的双手。这时,他对我说:“我的孩子,我能求你一件事吗?我有一个深藏多年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你能帮我转达别人给我的一份托付吗?”

我急忙答道:“当然可以,您尽管说。”

老人说:“你回家后如果有机会去托卡特地区(Tokat Sanjak),烦请您找到派我们来守护阿克萨清真寺的穆萨队长,请您代我亲吻他的双手,请您代我告诉他,来自厄德尔省(Iğdır)、第十一重机枪分队的哈桑下士依旧坚守在他指定给我的岗位上,告诉他,哈桑下士依旧守护着阿克萨清真寺。”

听他说完这些,我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多年以后,伊尔汗•巴达克奇(Ilhan Bardakci)从土耳其官方电视台看到这个故事后进行了转述与报导,土耳其军方随即委托他去寻找这名伟大的战士。巴达克奇在他的书中写道:“哈桑下士从未离开我们,或许,他命中注定要被世人所遗忘,事实也的确如此,他默默无闻地守护着阿克萨清真寺,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干什么,人们只当他是个疯子。就连我们自己人也从未打听过他的消息,更不要说去寻找他的踪迹。他就像一颗耸入云霄的高大柏树,我们就像树底下的小草,只能仰望他的高度。我们所有人都一样,我们总是习惯了遗忘,我们忘却了如宝石一般的他——哈桑下士。”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伊历12月从公历8月23日开始
  • 麦加大阿訇:朝觐精神是敬畏真主互相包容
  • 当代阿拉伯世界的课题与现实:以近百年来伊斯兰对政治的影响视角观之
  • 美国穆斯林掠影
  • 瑞士社会的宗教宽容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