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古都斯之祸:内讧外侵的恶果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以后,整个中东地区都在不断发出谴责。然而,鉴于阿拉伯世界及中东地区的分裂现状,很多人都在疑惑,除了谴责,中东地区领导人是否还会有其他作为?

须知,阿拉伯世界早已深陷内部纷争之中,中东地区人民饱受战争之苦,而阿拉伯世界领导人胆敢奋起挑战美国暴权的日子也已经一去不复返。

阿拉伯世界似乎已经无能为力,他们能做的顶多就是口头谴责、发起游行示威或小规模暴力冲突。换言之,阿拉伯世界几乎无力对特朗普的这一荒谬举动发出任何实质性挑战。

纵观整个阿拉伯世界,虽然不少国家都饱受战争之苦,但是,耶路撒冷问题却是为数不多能让它们表面上团结到一起的事物。纵然如此,这种团结的背后依旧暗藏着危机,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也让中东地区逊尼派及什叶派势力再次陷入争端之中。

伊朗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就曾公开表示:“倘若某些阿拉伯国家能够将他们用于发动或支持战争的一半资金用于解放巴勒斯坦事业,我们如今或许就不必面对如此自负的美国了。”

特朗普此举可谓彻底颠覆了美国政府长久以来的巴以政策,评论家认为,此举很有可能会引发大规模暴力示威活动。自特朗普作出该决定后,针对特朗普的批评声就席卷了整个穆斯林世界,甚至连饱受战争之苦的叙利亚等国也对此作出了强硬回应。

巴勒斯坦总统穆罕默德•阿巴斯表示,特朗普作出这一极度偏袒以色列暴权的荒谬决定,意味着美国彻底失去了斡旋巴以和谈的可靠性,阿巴斯在发表电视讲话时指出:“这一决定表明美国已经彻底从巴以和谈中抽身而去。”

作为整个阿拉伯社会首个承认以色列合法地位的国家,埃及于1979年与以色列政府签订了和平协议。对于特朗普的这一最新决定,埃及政府表示谴责,埃及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举违反了国际法以及联合国相关决议。该声明同时指出,此举将影响到整个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也将严重影响巴以和谈进程。

约旦同样与以色列签订了和约,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表示,他已经向特朗普总统表达了自己关于耶路撒冷问题的诸多忧虑,声称无视巴勒斯坦地区穆斯林及基督教群体基本权益只会引发更多的暴力冲突。

大量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进行大规模游行示威,他们焚毁美国及以色列国旗,高举巴勒斯坦国旗,高呼“耶路撒冷是我们永远的首都”,并将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举动称为“红线”“禁区”。

哈马斯官员表示,巴勒斯坦人已经处于危机的边缘,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生,要么死。

除加沙地带外,全球各地都爆发了不同规模的反特朗普、反以色列、反美国的游行示威。

本周三,巴勒斯坦总理拉米•哈姆达拉会见了欧洲各国外交官,他表示,倘若美国确定将美国驻以色列首都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整个中东地区必定会爆发更大规模的冲突。

作为美国在该地区的一大盟友,沙特阿拉伯政府也发表声明称,特朗普此举将激怒整个穆斯林群体。

特朗普的这一举动将沙特阿拉伯政府推向了风口浪尖,让后者步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沙特阿拉伯政府一直以来都极为看重该国与美国政府的关系,尤其是如今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他更为看重自己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之间的关系。须知,对于如今的沙特阿拉伯而言,这份关系是他们不愿也不敢轻易放弃的。

虽然沙特阿拉伯可以在表面上与特朗普交恶,也可以疏远该国与以色列的双边关系,但是,这三者注定还会在伊朗问题上进行情报交流及合作。

毫无疑问,伊朗政府肯定会大肆抨击特朗普及美国政府,伊朗想要被视为穆斯林群体的守护人,对于沙特阿拉伯而言,他们也绝不可以示弱。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宣布石油禁运,暂停出口,造成油价上涨。原油价格暴涨引起了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衰退,据估计,美国GDP增长下降了4.7%,欧洲整体的增长下降了2.5%,日本下降了7%,最终引发了1973~1975年的战后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这一事件亦称“石油战争”,这也是阿拉伯世界首次团结起来向外界宣示了自己的力量。

然而,现如今这种强硬手段已经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沙特阿拉伯、约旦、埃及等国都与美国政府建立了良好的利益关系,同时又与不少周边阿拉伯国家产生诸多争端。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及也门等国依旧处于绵绵战火之中,因此,他们根本无暇估计巴勒斯坦。

包括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在内逊尼派海湾阿拉伯国家都与以色列政府保持某种特殊关系,它们与以色列有一个共通的“敌人”,即伊朗。对于伊朗,不论是这些海湾国家还是以色列,它们都持严重不信任态度。鉴于此,这些海湾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也变得极为微妙。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日前就曾对此作出暗示。内塔尼亚胡表示,倘若以色列政府无法就巴勒斯坦问题与阿拉伯国家达成共识,阿拉伯国家很可能就不会与以色列签订和约,可是,虽然正式和约尚未签订,但以色列已经和这些阿拉伯国家建立了一种稳固的合作关系。他说:“和约暂时还不能实现,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已经开展了很多合作。”

现今处于流亡状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及前任副总统穆罕默德•巴拉迪表示,阿拉伯世界其实依旧有能力对此作出有力回击,譬如大幅削减阿拉伯资金在美国的投资及消费,减少与美国在军事、外交及情报等方面的合作与交流。他说:“倘若阿拉伯国家对特朗普这一决定的回应仅限于口头谴责,那么沉默就是更为高贵的选择。”

国际社会一致认为耶路撒冷问题是巴以和谈的关键,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将对整个中东地区产生深远影响。

一家阿拉伯报纸更是将美国总统特朗普比作英国前外交部长亚瑟•贝尔福。一个世纪以前,正是贝尔福主导签订了《贝尔福宣言》,将巴勒斯坦地区许诺给了犹太人。

这份报纸在头条位置撰文称:“特朗普,当今贝尔福,将耶路撒冷拱手送给以色列。”

另外一家英文报纸则发布了一张耶路撒冷旧城及圆顶清真寺的照片,并在头条位置打出如下标题:“恕我冒昧,特朗普先生,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的首都。”

马来西亚首先纳吉布在执政党年度集会中发表讲话称:“我呼吁全世界穆斯林团结起来对此发出抗议,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不要保持沉默,我们要让他们明白,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我们都坚决不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

【叶哈雅译自《时代周刊》】

http://time.com/5053500/trump-jerusalem-israel-capital-arab-reaction-muslim/?xid=homepage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爱资哈尔援助古都斯宣言》
  • 被主流媒体误导的巴勒斯坦问题
  • 当人权遭遇巴勒斯坦
  • 正统犹太教徒眼中的巴勒斯坦问题
  • 犹太组织:反以色列不等于反犹太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