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美国对伊政策:以恐怖颠覆伊朗政权

【背景新闻:2018年9月22日,伊朗西南部城市阿瓦士(Ahvaz,胡齐斯坦省省会)举行的阅兵仪式上爆发一起爆炸袭击事件,导致至少29人死亡,逾70人受伤,伤亡者多为观看阅兵式的妇女及儿童。】

就在阿瓦士爆炸事件发生的同时,美国总统特聘律师、前纽约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参加了伊朗“人民圣战者组织”(Mojahedin-e Khalq/MEK)2018年峰会,公开表达了对伊朗新一轮“起义”与“革命”的支持。

曾几何时, “人民圣战者组织”被广泛视为恐怖组织,该组织曾谋杀多名美国公务人员及平民,一度时期也被美国外交部及国务院列入境外恐怖组织名单。然而,随着美伊关系的不断变化,该组织也悄然从国务院恐怖组织名单中消失。自此以后,美国政府多次公开表达了对该组织的支持,支持该组织在伊朗境内开展各类恐怖袭击事件,妄想以此从内部瓦解伊朗社会,从而彻底颠覆伊朗伊斯兰人民共和国。

阿瓦士爆炸袭击事件爆发后,一个名为“阿哈瓦兹亚”(al-Ahvaziya)的武装组织声称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伊朗政府严厉谴责了该组织的恐怖主义行径,然而,西方社会却拒绝将该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

伊朗情报部门一名发言人称:“通过对现场的搜捕及获得的相关证据,此次事件的外国赞助者和支持者身份已经被确认,我们将在适当的时候提供更多的信息。”

伊朗政府宣布“人民圣战者组织”是这起恐怖袭击事件的实施者。然而,西方社会却明确表示,这并非恐怖袭击。

与此同时,BBC也表示阿哈瓦兹亚确实要为阿瓦士爆炸袭击事件负责,然而,包括BBC在内的西方主流媒体以及政府都不愿将该事件称为恐怖袭击事件,也不愿将该组织定性为恐怖组织,而是将之称为一个“反政府的阿拉伯民族组织”。

BBC还发表了一篇题为《伊朗谴责海湾国家推动阿瓦士袭击事件》的文章,声称是“阿瓦士国民抵抗组织”实施了此次爆炸袭击。

阿瓦士拥有伊朗最大的石油储备,靠近伊拉克,过去也曾发生过种族暴力事件。

2006年,阿瓦士地区发生类似袭击事件,BBC在当时的跟进报导中明确将之称为恐怖主义袭击事件,英国外交部也表示英政府谴责这一恐怖主义行径,同时,BBC也表示英国政府未曾资助过类似恐怖组织。

然而,对于最近发生在阿瓦士的爆炸事件,虽然实施者确实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但英美等西方国家却表示这并非恐怖袭击,这本身就令人生疑。

不为很多人所知的是,据解密文件显示,美国、英国等国都曾发布过长期扶持伊朗反政府武装的计划,其终极目标,就是颠覆伊朗政权,其手段与2011年英美等国扶持利比亚反政府武装、以及现今的叙利亚乱局如出一辙。

 

 阿瓦士恐怖袭击现场

正在伊朗举国哀悼阿瓦士袭击的死难者之际,美国一众政客却在纽约宴请旨在推翻伊朗政府的恐怖组织,不禁令人唏嘘。

路透社更是极其直白地指出,特朗普总统的特聘律师朱利安尼在宴会现场表示,伊朗政府必将被推翻。路透社文章中称:“特朗普总统私人特聘律师朱利安尼在参加伊朗反政府恐怖组织集会时表示,伊朗面临的经济困境必定会给伊朗带来一场成功的革命。美国政府一再表示美国不关心伊朗政权是否会更迭,但是,朱利安尼等政客的言论却与此大相径庭。”

在参加美国伊朗社团组织的反伊朗政府集会时,朱利安尼明确表示,推翻伊朗政权只是时间问题。

有趣的是,路透社刻意回避了此次反伊朗政府集会的组织方,即“人民圣战者组织”以及“伊朗国民抵抗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Resistance of Iran),二者都是伊朗政府早已认定的恐怖组织,路透社甚至在报导中裁剪了朱利安尼参加该活动的现场照片,避免露出相关组织的图标。

支持美国政府扶持“人民圣战者组织”等恐怖组织的个人及组织辩称,该组织早已悔过自新,但是,据美国政策文件显示,美国政府之所以决定将该组织撤出恐怖组织名单,只是为了更好地利用该组织去颠覆伊朗政权。

需要指出的是,早在美国国务院将“人民圣战者组织”移出恐怖组织名单很久以前,特朗普总统特聘律师朱利安尼、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以及诸多主流政客都曾公开支持、资助并参加过该组织的一系列活动。

2009年,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发表一份名为《通往波斯之路:美国对伊新政策一览》的文章,明确指出美国要大力扶持伊朗少数族裔以及反政府团体,从而在伊朗激起一场起义。布鲁金斯学会是华盛顿学术界的主流思想库之一,其规模之大、历史之久远、研究之深入,被称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库”。

纵观美国政府反伊史,最具争议、最让美国心动且最吸引美国政府注意力的,则是“伊朗国民抵抗委员会”。国民抵抗委员会是人民圣战者组织旗下的政治分支,虽然它深得美国政府喜爱,但是,评论指出,该组织在反伊朗的同时,也反美。

在谈到“抵抗委员会”的恐怖主义本质时,布鲁金斯学会明文指出:“毫无疑问,该组织实施了诸多恐怖袭击事件,然而很多人却为它找借口开脱,声称它只是‘人民圣战者组织’的一个分支,其宗旨就是反对伊朗政府。1981年,该组织炸弹袭击了伊朗宗教领袖伊斯兰共和党总部,造成70多名党内高级官员死亡。1981年至2001年之间,该组织共策划实施了数十起类似恐怖袭击及暗杀事件。”

布鲁金斯学会同时提到了“人民圣战者组织”针对美国政府官员及平民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上世纪70年代,该组织在伊朗境内实施袭击,谋杀三名美政府官员以及三名美国商人。

纵然是在伊朗境内反政府组织及人士看来,“人民圣战者组织”及“伊朗国民抵抗委员会”也过于专制,它们并不具备太高的关注度。虽然该组织不断实施各类恐怖袭击,但是,它并不具备任何政治根基,只有美国等西方势力的大力扶持。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两伊战争期间,该组织选择支持萨达姆•侯赛因,更是让它在伊朗境内备受唾弃。

布鲁金斯学会指出,虽然“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恐怖主义本性已经显露无疑,但是,美国政府依旧可以利用该组织来反制伊朗政府。布鲁金斯学会在文件中表示:“要想与该组织进行更为密切的合作,美国政府必须首先将它从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

虽然实施此次阿瓦士恐怖袭击的是阿哈瓦兹亚组织,但是,长久以来,一直都是人民圣战者组织及其分支在阿瓦士地区进行各类暴恐活动,这背后,就是西方势力源源不断的支持。

 

图:阿瓦士地区各类恐怖袭击事件汇总。

此次纽约“反伊朗峰会”期间,人民圣战者组织领导人麦尔彦•拉贾维(Maryam Rajavi)公开承认,她的组织确实在伊朗境内开展各类暴乱行动。拉贾维在官方致辞中明确表示,人民圣战者组织及其领导的反抗行动已经让伊朗领袖们感受到了恐惧。伊朗官方也曾表示,自2017年12月以来发生的一系列暴力恐怖袭击事件都直指境内外反动及恐怖势力,这些恐怖组织的终极目标,就是颠覆伊朗当局,夺取伊朗政权。

对西方势力而言,伊朗人民的“自由之路”,就始于源源不断的游行示威、起义、反抗 、暴乱与恐怖袭击。因此,正当伊朗上下哀悼阿瓦士恐怖袭击死难者之际,拉贾维之流却在纽约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

美国方面其实也承认,人民圣战者组织、阿哈瓦兹亚等恐怖组织一直都在伊朗境内以及边境地区活动。伊朗指责西方及海湾国家暴力干涉伊朗内政、扶持恐怖组织在伊朗开展恐怖袭击,西方其实并无力反驳,因为,美国主流政客都与反伊朗的恐怖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西方甚至将这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称为“人民的起义”。就连美国政府文件,也承认自己在伊朗的“代理人”似乎更加倾向于恐怖主义,而对于这些组织的支持只能有两种方式——要么偷偷摸摸,要么以政治手段对它们进行洗白。

此前,美国政府也曾洗白过其他恐怖组织。曾几何时,基地组织分支“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也被西方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在英美等国的操纵与扶持下,该组织于2011年推翻了利比亚政府。2015年,美国国务院宣布该组织已经不属于恐怖组织,而2017年,该组织又在英国曼彻斯特策划一起袭击事件,造成23人死亡。

西方之所以选择染指叙利亚战争,就是想在叙利亚战争结束之前把战火烧向伊朗。美国一手策划的叙利亚战争,其实是瓦解伊朗政权的一个重要手段,瓦解伊朗之后,战火必将继续烧向中亚地区,最终迫使俄罗斯卷入纷争。

叙利亚战争已接近尾声,胜利的天平似乎已经倒向阿萨德政权及其背后的支持者,即俄罗斯与伊朗,鉴于此,华盛顿方面必将寻找新的代言人,继续在伊朗兴风作浪。

对于伊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已经进行了长久的经济制裁与隔离,反政府势力在西方势力的扶持下不断试图颠覆伊朗政权,甚至不惜采取恐怖袭击等手段,我们必须相信,西方最终对伊朗直接动武,也不无可能。

事到如今,只要是明眼人都会明白,给世界和平与稳定带来巨大威胁的,并非伊朗的伊斯兰政权,而是依旧信奉帝国主义的西方列强。西方一面高举发恐的大旗,一面扶持最为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在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以及伊朗开展各类暴恐袭击。正是出于西方的支持、洗白与豁免,“人民圣战者组织”等恐怖组织才会不断成功实施各类恐怖袭击事件,也正是出于此类恐怖袭击事件的存在,西方政权才让民众始终保持恐惧之心,进而更加支持所谓的“反恐战争”。

-------------- 

作者:托尼•卡塔卢奇(Tony Cartalucci),政治研究员,《全球研究》主笔。

编辑:叶哈雅

原文:US Vows to “Overthrow” Iran as Terrorists Target Iranians

出处:Global Research

链接:http://suo.im/58Sq7n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