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叙利亚战争:利益驱动下的恐怖主义

约两年前,生活在大马士革的叙利亚人马季德(Majd)在Facebook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倾诉心声,控诉西方霸权主义对叙利亚的侵略与暴力干涉,以亲历者的身份,用极其直白地语言,痛斥反对派恐怖分子极端暴行,以及暗中扶持恐怖分子的西方势力。他在信中写道:      

我是一名叙利亚人,我从小生活在叙利亚,纵然是在所谓战争期间,我依旧坚持留在这里。

我目睹了太多灾难与暴行,作为叙利亚人,我们从未认为这是一场“内战”,也绝不相信这是一场解救叙利亚人民的革命,我们看到的并非世人口中的反对派、革命军或义军,我们看到的,只是暴虐无情的恐怖分子,以及暗中扶持他们的西方霸权政府。反对派打着伊斯兰圣战的旗号,充当西方霸权的走狗,以极端暴力、恐怖手段恐吓我们,为西方打一场出于私欲与利益的代理战争。

但是,我坚信我们绝不会退缩。

曾几何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高举反恐大旗,全世界都为他们摇旗呐喊,所有人都相信,西方正引领世界开展肃清恐怖势力的大战,正引领世界走向民主与和平。

然而,当西方政府一次次卷入因资源而起的冲突与战争中时,一次次勾结暴力分子干涉他国内政时,我们难免会产生疑惑:西方是真的志在反恐?还是假借反恐之旗,为自己谋利?

被西方定性为恐怖主义的诸多组织,其前身都曾与西方有密切关联,这种关系甚至一直秘密保持至今。

仅就我们叙利亚而言,西方盛赞的“反对派”,几乎皆为西方及周边国家扶持起来的极端圣战分子及分裂分子。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绝大多数叙利亚人都坚决支持阿萨德政府,虽然他的政府有诸多疏漏,但是,这个政府视我们为国民,我们享有和平与自由,人民安居乐业,国泰民安,直到霸权主义的介入。

自始至终,西方势力选择干涉某国内战,只有一个目的:推翻该国政府,扶持傀儡政权上台,大肆开采该国石油、天然气等自然资源。

还记得叙利亚毒气攻击事件吗?西方媒体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事件刚发生,各大媒体就争相表示施暴者为阿萨德政府。可是,我们叙利亚人却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们很清楚,只有反对派才会下此毒手。

不少西方独立记者及调查团经实地调查后也得出了这一结论,可是,西方并不愿相信这些具有良知的勇士。

亲爱的美国人民,我们知道你们一直都是正义、民主与自由的支持者,但是,在看到叙利亚问题时,我们希望你们能够睁开双眼,认清事实,不要随波逐流,不要盲目地落入你们政府的陷阱,更不要盲目将我们叙利亚人视为腐败、落后的野蛮人。

你们的政府派遣你们的士兵来到这里,但他们并不是为了帮我们得到和平,他们只是在确保反对派恐怖分子能够继续存活下去,继续为非作歹,继续屠杀包括穆斯林、基督徒等不同信仰族群在内的叙利亚人民,继续威胁当局的统治。

反对派犯下的滔天罪行,早已罄竹难书。然而,每当叙利亚发生反人类暴行,西方媒体及政客却会在第一时间谴责阿萨德政府,声称是“暴君阿萨德”屠杀自己国民。可是我们深知,所有暴行,全都出自西方扶持的反对派恐怖分子之手。

曾几何时,我们叙利亚国泰民安,人民安居乐业,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都享受免费教育,我们享受免费医疗,享用纯天然食物,自给自足,与世无争,我们的国家也没有外债,一身轻松。

总而言之,暴乱之前,叙利亚是一片乐土,生活无比美好。现如今,生活无比艰难,我们无时无刻生活在恐惧之中。

作为一名叙利亚人,我根本无法相信,号称向往和平、自由与民主的西方人,竟然会允许自己的政府如此放肆地扶持恐怖分子屠杀他国公民、入侵他国领土、威胁他国政权、干涉他国内政。

我想问问生活在西方的人们,我们叙利亚人何时曾伤害过你们?

经历过种种磨难之后,我们坚信,所谓的反对派,其实与恶魔无异。但是,叙利亚政府军确实英勇无比,在叙利亚人民及民兵的帮助下,政府军步步为营,屡战屡胜。

然而,就在反对派恐怖分子节节败退之际,美国突然宣布将向叙利亚增兵,声称美国要进一步打击“伊斯兰国”。

于是,美军无人机多次“误伤”叙利亚政府军及支持阿萨德政府的民兵组织,让反对派求得一线生机,甚至一度时期占据上风。

我是否应该绝望?

不,我不能绝望。亲爱的美国人民,我只想恳请你们,睁开你们的双眼,不要助纣为虐,不要纵容你们的政府干这种不义之事。

这场所谓的战争已导致太多叙利亚人死于非命,但是,我们坚信,胜利终将属于伟大的叙利亚人民,美国霸权主义终将灰溜溜地离开这里。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铭记历史,永远记住饱受美国霸权主义欺凌压迫的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索马里、也门等国,永远记住所有死于非命的无辜民众。倘若我们能够看清历史与现实,我们终将倾尽全力阻止所有不义的战争。

我们需要世人的帮助,我们不需要暴力。

以上,是马季德写于两年前的肺腑之言,他的这封信,只是叙利亚战争的一个缩影。

从战争爆发初始,无数叙利亚人就勇敢地站出来表达对叙利亚政府的支持与信任,然而,主流媒体绝不会报导此类真相。

除叙利亚人民之外,也有无数西方仁人志士以大无畏的精神,坚持挖掘真理,在正义的道路上一意孤行,勇往直前。他们的调查结果,与叙利亚人民的证言证词毫无出入。

我始终认为,叙利亚人遭受的一切磨难与恐惧,都源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主义。叙利亚人珍视的古老文明,在西方霸权主义恐怖分子雇佣军的摧残之下苟延残喘、危在旦夕,对此,叙利亚人民绝不会坐视不管,叙利亚人绝不会任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遭受这种耻辱。

从叙利亚战争爆发初,反对派就被西方社会渲染为向往民主与自由的义军,但是,所谓的“义军”一次次发动惨绝人寰的暴行,屠杀无辜民众、强奸民女事件时有发生,他们甚至将割喉、斩首、虐杀等极端手段作为对待俘虏的唯一方式。他们无恶不作,只为让每个人都心生恐惧,而他们却一无所惧,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背后有霸权主义的支持。

遗憾的是,我们西方人总是盲目自信,我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真理。

我只能说,西方社会正在一步步迈向腐败,我们似乎生活在谎言与虚妄之中,无法自拔。我们纵容罪恶、默许罪恶,背弃真理,只考虑自身利益,毫不在意叙利亚无辜民众的死活与磨难。

我们所珍视的民主精神似乎已离我们远去,剩下的只是傲慢与偏见。

我们总是声称,一切军事行动都是为了保障我们引以为傲的民主与自由,声称我们要为全世界人民带去民主。可是,我们所到之处,带给当地人民的只有无尽痛苦,只有一片狼藉。

想想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乌克兰等国,美国都有介入,留给当地民众的,只是家破人亡。

可喜的是,叙利亚人民并没有放弃,他们没有绝望,他们奋起反抗,并没有如其他国家那般彻底沉沦。正因如此,西方社会才会不断用最为恶毒的语言攻击叙利亚政府。

我是一名加拿大人,但我支持叙利亚,因为我依旧相信国际法的神圣性;

我支持叙利亚,因为我拒绝接受任何性质的极端圣战主义;

我支持叙利亚,因为我拒绝允许任何人亵渎民主与自由。

我拒绝接受西方政客及主流媒体编造的谎言,拒绝接受伪人道主义,拒绝接受所有假借反恐之名不择手段为自己牟利的霸权主义。

我珍视民主、自由、国际法及人类基本人权,我坚决支持叙利亚政府。

叙利亚人民拥有举世闻名的古老文明,他们有权决定自己以及自己祖国的未来,我们无权暴力干涉。

我坚信,叙利亚人民终将重塑往日辉煌。

编外语:18年12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从叙利亚撤军,这意味着叙利亚人民已经获得这场战争的初步胜利。尴尬之余,为回应外界抨击美国在叙利亚开展的军事行动实为配合反对派进攻政府军,本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声称美国从未支持叙利亚极端分子,同时声称,倘若“伊斯兰国”死灰复燃,他将再次派兵前往叙利亚开展军事行动。

--------------- 

作者:马克•塔利亚诺(Mark Taliano),加拿大作家、活动家。

编辑:叶哈雅

出处:Global Research

原文:I am a Syrian Living in Syria: “It Was Never a Revolution nor a Civil War. The Terrorists Are Sent by Your Government”

链接:http://suo.im/4EKYDZ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