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叙利亚战争——美式强权的溃败

随着极端暴力组织“伊斯兰国”的节节败退,叙利亚政府军及其支持者几乎已经夺回整个叙利亚的掌控权。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一手操纵的叙利亚战争,最终以阿萨德政府的胜利而告终,整个战争亦已经进入政府军收尾并清除反对派阶段。虽然美国政府坚称美军达到了既定战略目标,然而,在这场战争中,美军及美帝国主义可谓溃败。

 

美军在叙利亚战场的溃败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美国政府却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下令美军撤出叙利亚,然而,美国政府必定会竭尽全力不断扰乱叙利亚局势,阻止阿萨德政府的重建以及叙利亚和平的到来。

北约旗下的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员朱利安•巴恩斯(Julien Barnes)就曾撰文,以“联合国叙利亚问题大使应绞杀叙利亚政坛”为题,明确指出联合国应当促使反对派(包括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叙利亚政府军以及俄罗斯、伊朗等国进行和谈,倘若阿萨德政府对此表示异议,联合国应当暂缓叙利亚重建工作,同时撤回重建援助。

作为北约御用专家,巴恩斯的文章意图很明显,他代表相关利益方,恬不知耻地要求叙利亚政府维持伊德利卜地区(Idlib)的战备状态,暂缓重建工程。他认为,只有这样,叙利亚人民的福祉才能得到进一步保障。

可是,事实却恰好相反。

倘若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们就会发现,此类言论,只不过是为了配合美国政府将叙利亚巴尔干化。所谓“巴尔干化”,是一个带有贬义的地缘政治学术语,特指将一个国家或政区分裂成多个互相敌对的国家或政区的过程。

早在2012年,在意识到无法通过“和平演变”的方式推翻阿萨德政府时,美国政府就推出了“巴尔干化”叙利亚国的黑暗计划。巴恩斯不仅谈到了欧洲与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诸多分歧,也透露了欧洲对俄罗斯介入叙利亚事务的担忧。

巴恩斯这篇文章中最令人感到震惊的一点,是强烈要求叙利亚政府军与溃败的“反对派”暴力武装组织进行和谈。而这,也正是美国政府对叙利亚政府的要求。

欧洲及美国并不愿看到叙利亚政府军将极端组织赶尽杀绝。须知,包括“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在内的反对派武装,几乎都源自美国的资助与扶持,其终极目标,就是借助这些组织瓜分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地区,从而为自己谋利。

近半个世纪以来,在处理外交事务时,美国一直奉行“强权即真理”的理念。然而,现今的美国已经今非昔比,虽然美国在国际事务中不断碰壁,美军发动或参与的国际战争几乎都以实质性失败告终,但是,美国依旧无比自信,坚信自己是全球最伟大、最强大的国家。

正因如此,美国才会在叙利亚阿萨德政府重掌政权之际,放肆地要求后者与败军谈和。

可是,美国奉行的强权政治,已经失去了旧日的魔力。美国自诩为自由世界的领袖,自称国际秩序的守护人,此类言辞,正是当代帝国主义的终极体现。

冷战末期,随着苏联的逐步衰败,美国伺机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大肆推行强权政治。秉持“强权即真理”的理念,美国在苏联分崩离析之际,在前苏联占据地区大肆发展亲美势力,强行将北非、中东、东欧及中亚地区各国纳入势力范围之内。

2003年入侵伊拉克,就是美国强权政治的巅峰。伊拉克战争,纯粹是美国为了满足自我私欲、以莫须有的罪名发起的一场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的大胜,标志着冷战后国际格局的彻底改变。彼时的世界,终于从美苏争霸,转变为美国一枝独秀。

美国不仅通过强大的军事及经济实力逼迫世界各国向美国利益低头,同时也垄断全球信息宣传,并一手操纵民众对全球事物的观点,让世人相信美国对外政策的核心,就在于维护世界和平、推动世界不断发展。

或许,美军发起的利比亚战争,是美国强权政治的绝唱。美国政府及军队在利比亚犯下滔天罪行,却免受任何责难。

然而,当美国意图在叙利亚重复利比亚的“胜利”时,却遭到了另外一个大国俄罗斯的反对。2015年,就在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向阿萨德政府发起毁灭性打击之际,俄罗斯宣布介入叙利亚战争。俄罗斯以协助美国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为由,派遣战机及军队深入叙利亚战区,真真切切地向反对派发起攻击,一举粉碎了美国灭亡阿萨德政府的如意算盘。

在此之前,美国强权政治在乌克兰及克里米亚都曾受到挫折。2013年,乌克兰东部地区分裂分子不愿接受美国的操作,一举挫败了美国一手操纵的军事政变,让美国在乌克兰铩羽而归;次年,俄罗斯成功解决克里米亚危机,克里米亚与俄罗斯重修于好,再次打击了美国的强权政治。

至此,美国似乎意识到自己已不具备肆意推行强权政治的实力。但是,美国政府并不愿接受这一事实。屡次受挫的美国,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外界政策,而是选择变本加厉,进一步加大在不同地区与国家的军事及经济干涉。

美国政府及其背后金主们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其实已属无奈之举。因为,除继续推行强权政治外,美国似乎已经无路可走。

简言之,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扩大,美国强权政治的不断衰败实属理所当然。世界格局从美苏争霸逐步发展为美国一家独大,进而进入多级世界秩序的新格局,这一切,都属于历史车轮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可避免,亦不可逆转。

仅就叙利亚而言,美国强权政治的衰退可谓极其明显。美国政府派往叙利亚东部地区的军队,可以说是一场昂贵且脆弱的侵略。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军及其盟友们对强权政治的痛恨,一步步将美国逼上绝路。虽然美国依然属于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其他国家都在不断觉醒,但美国坚决不愿承认失败。于是,我们看到美国意图在叙利亚东部地区划分“停战区”。虽然叙利亚战争大局已定,但是,美国却不敢接受失败的结局。

对美国及其盟友们而言,撤军,就意味着软弱,就意味着承认失败。但是,仅就美国现今外交政策的本质而言,美国一意孤行,最终必将自食恶果。

-------------- 

编辑:叶哈雅

出处:Global Research

原文:US Defeat in Syria: The Wrong End of “Might Makes Right”

链接:http://suo.im/4UOHOm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