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要爱,不要恨

译者注:本文作者索菲•沃尔什(Sophie Walsh),澳大利亚著名记者、主持人。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发生后,沃尔什女士于第一时间前往基督城,拜访、采访清真寺恐怖袭击幸存者、遇难者家属以及当地穆斯林、非穆斯林群体,向外界传递大量宝贵信息。以下,便是沃尔什女士对自己采访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案件的总结。

image001.jpg

索菲•沃尔什在恐怖袭击现场做报导

“这起悲剧之后,您希望看到何种改变?”

这是我在新西兰采访期间问过最多的一个问题。

有人认为这个问题很多余,可是,作为一名记者,我坚信这一问题能让我们看到人的本性。

当我向基督城穆斯林问到这一问题时,他们给出的回答都惊人的一致。其中一名老者淡淡地说:“我们只希望人们能对我们多一些理解与了解,人们对我们有很多偏见,我们真的很厌烦那些无知的误解。这场悲剧已经过去,但我们穆斯林根本没有像某些人一般,去怪罪那名恐怖分子所信仰的宗教或他所属的种族,所有的罪过都在于他一个人,与他人无关。”

image003.jpg

努尔(光明)清真寺已经恢复平静

在采访这名穆斯林男子时,他正赶往42名穆斯林遇难的努尔清真寺,去参加清真寺重归平静后的第一次礼拜。

我也得到允许进入了努尔清真寺。我闻到新鲜的油漆味,墙上的弹孔已被填平,礼拜殿的地毯已换新,血迹早已被清洗干净。

作为一名非穆斯林,我竟然感到一丝阴森与恐惧,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悲伤。

可是,我并未从当地穆斯林脸上看到任何惊恐或绝望,我看到的是爱,是宽恕。

我必须承认,我对伊斯兰信仰几乎一无所知。实施袭击的恐怖分子来自我的祖国澳大利亚,当我奉命从家乡前往新西兰基督城报导这一事件时,我其实很担心,因为我确实不懂何为伊斯兰。

image005.jpg

基督城恐怖袭击发生后,新西兰《新闻报》在头版位置用大号字体刊登阿拉伯语“سلام”一词及其英语释义——平安,并刊出50名无辜遇难者姓名。

上周五,新西兰举行全国纪念大会,官方诵念了五十名遇难者名单,穆斯林领袖告诉参与集会的2万多人:“若有人恨你,你就用爱去回应他。”

对很多人而言,这几乎属于空谈,毕竟,常人极难做到这一点。

然而,在我采访过程中,我竟然发现一名穆斯林老者,他完美地践行了这句话。他,就是努尔清真寺一名遇难者的丈夫。

这名老者名叫法力德•艾哈迈德(Farid Ahmed),因身患残疾,他终日与轮椅为伴。恐怖分子持枪扫射时,妻子推着轮椅将她带到安全地带,不幸的是,妻子中弹身亡。

在集会现场,艾哈迈德被请上台代表遇难者家属讲话,令我感到惊诧的是,艾哈迈德第一句话,就说他已经原谅了那名恐怖分子。

image007.jpg

艾哈迈德与家人的合照

艾哈迈德说:“我不希望我的内心从此被怒火占据,我不想变成一座火山。火山是无情的,它会震怒,会爆发,它会打破宁静,我甚至认为火山喷发那一刻,是带着仇恨与愤怒。伊斯兰教导我们,怒气就好似一团火,它在我们内心燃烧,灼烧我们自身,也焚毁我们周边万物。”

就在我惊叹于艾哈迈德充满哲理的话语之际,他又震聋发聩地说:“我不仅不恨那个人,我甚至希望向他表达我作为一名兄弟的爱。我谴责他的暴行,但我依旧情不自禁地想,或许他确实经历了无尽的苦难与折磨,或许他无法应对生活带给他的考验。不论你们怎么想,我都不恨他,我无法恨他,我是一名穆斯林,我无法带着仇恨去看待这世间任何一个人。”

image007.jpg

艾哈迈德在集会现场发言

在那一刻,我甚至不敢相信,这就是一名刚刚失去妻子的老人。我无法质疑他对妻子的爱与怀念,因为我从他的眼中看到的只有爱与眷恋。我更加无法想象,他会带着无尽的痛楚选择原谅杀害他妻子的暴徒。

这是怎样的怜悯与勇气,我无从得知。

我必须承认,我绝对没办法如他这般豁然。

image011.jpg

一名小女孩站在凶手行凶前停车的地方

作为一名记者,在报导此类悲剧事件时,我必须摒弃所有的个人情绪,但是,我依旧无法避免这起惨剧带给我的悲恸与沉重。好几次,我都在摄像机面前啜泣,我们不得不一次次重新拍摄。

这50名遇难者中,最让我感到痛苦的,是年仅三岁的穆查德•伊布拉欣(Mucad Ibrahim)。我特意参加了他的葬礼,我站在那里,情不自禁地哭泣,任由眼泪无法抑制地汹涌而下。那一天,他只是跟亲爱的父亲一同前往清真寺,他或许都不懂何为礼拜,他只是与父亲和哥哥在一起。我猜,凶手闯进清真寺前,小伊布拉欣一定很开心。

斟酌良久,我还是决定在这里贴出小伊布拉欣的一张照片。当我看到这张天真无邪的脸,我心如刀割。年幼的他,因为极端种族分子的仇恨而永远离开人世。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记住他的名字,记住他这张纯真的脸,时刻警醒自己,仇恨有多恐怖。

image013.jpg

穆查德•伊布拉欣

据幸存者回忆,当恐怖分子闯入礼拜殿时,小伊布拉欣还以为全副武装的枪手携带着的是玩具,他兴奋地奔向枪手,却倒在黑洞洞的枪口之下。枪手离开后,有人将他的尸体抱到清真寺外,几天后,家人才确定小伊布拉欣已经遇难。

当地政府及穆斯林群体为遇难者进行集体葬礼那一天,我肃立在穆斯林坟园之外,等待合适的时机进行实况直播。我看到一群二十多岁的穆斯林青年抱在一起低声哭泣,我忍住悲伤走上前去,不断在内心重复着自己想要表达的话语,希望给他们些许慰藉。

当我走到他们身前,正准备开口时,其中一名青年转过头对我说:“对不起,女士,真的很抱歉,我们不是故意打扰您工作的。我刚才一直在让他们不要发出声音,我看到你的摄像机已经准备拍摄了,我们知道您要工作。”

那一刻,我的心碎了,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悲痛与眼中的泪水。他们失去了最亲爱的人,却依旧在考虑我的感受,他们竟然担心自己的悲伤会影响我的工作!我哭着说:“先生,请不要道歉,您不必道歉,是我打扰你们了,我道歉才对。我真的很抱歉,很抱歉你们要经历这一切。”

image015.jpg

电视直播前,沃尔什背对摄像机擦去泪水

在采访过程中,有人告诉我,穆斯林相信那些在礼拜时被杀的人都会成为烈士,会进入天堂。或许,这也能消减他们些许的悲痛,于我而言,这也是某种慰藉。

我们是旁观者,但我们并非局外人,我们每个人都能帮到他们。我们不必亲自赶往基督城去帮助那些遭遇巨大悲痛的穆斯林,我们只需对他们多一些理解与了解,只需放下偏见与高傲,摒弃种族与信仰的不同,共同追求他们所追求的“سلام”——平安,和平。

我坚信,爱,永远强于仇恨。

我也坚信,爱,永远要比恨容易。

 

编辑:叶哈雅

出处:澳大利亚第九电视台

原文:Love, not hate, in the wake of New Zealand’s worst-ever mass shooting

链接:http://suo.im/54Gux3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