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jpg

15日下午,具有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悲伤之情瞬间弥漫全球。

法国总统埃马克龙称之为整个法兰西民族的灾难,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表示自己无法用语言形容内心的痛苦与悲伤。

包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伦敦市长萨迪格•汗等在内的全球主要领导人都表示这起火灾令人心痛,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谏言法国政府动用直升飞机洒水灭火。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uncker)声称巴黎圣母院是全人类共有的文化瑰宝,这起火灾是人类文明巨大损失,它让全世界民众都无比心痛。

的确,巴黎圣母院具有极高的历史及文化意义与地位,我们每个人都有权为此而感到难过与悲痛。然而,在我们为巴黎圣母院而感到心碎的同时,在我们把这起火灾事故称为全人类灾难的同时,我们是否也曾关注过这世上比这起火灾更为巨大的灾难?我们是否知晓这世间依旧有人为灾难的存在?

我们并不是轻视这起火灾,我们只是无法理解世人对“灾难”与“悲痛”的认知。人们对巴黎圣母院火灾事故的关注度之高,简直超乎想象,可是,当以色列侵略者在加沙地带狂轰滥炸,将整个加沙陷入火海之际,有谁站出来说巴勒斯坦人应该用直升飞机去灭火?

2014年7月,以色列展开“护刃行动”(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对加沙地带进行大规模轰炸。据联合国统计数据指出,在不到约三个礼拜时间内,以色列共杀害逾2251名巴勒斯坦平民,其中包括299名妇女,551名儿童。以色列甚至使用国际禁用武器白磷弹轰炸侵略加沙,加沙医院里绝大多数患者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儿童、妇女和老人,以色列飞机对他们发动了疯狂的袭击,医生从一名在以色列轰炸中被击中的巴勒斯坦女孩体内取出20厘米长的碎片。

可是,此类“灾难”不会引起世人同情,人们不会大张旗鼓地在社交网络表达对这种“灾难”愤慨、同情或悲伤。

当有个别国家及团体质疑这场人为灾难所带来的伤亡与损失时,以色列驻美国大使竟然大言不惭地说,“护刃行动”是符合以色列利益的军事行动,它完全合法,是以色列的合法权利,轰炸医院等民用设施,是因为有武装分子藏匿其中。

自2018年3月“回归大游行”爆发起,以色列国防军明目张胆地向赤手空拳参加和平游行示威活动的巴勒斯坦民众实弹射击,意图以最残暴的方式打压巴勒斯坦人的血性。游行期间,共有逾260名巴勒斯坦平民死亡,约3万人受伤。

也门遭受持续不断的轰炸与袭击,无数人死于非命,虽然国际社会偶尔会对也门表示同情,但是,也门的惨剧依旧看不到尽头。2018年,也门一辆搭载40名儿童的校车被炸弹击中,车上儿童无一幸免,当有媒体报导这一悲剧后,国际社会在短期内表达了对此事的愤慨与悲痛。

可是,他们的悲愤,只是短期。

保护估计,自2015年也门冲突以来,已有逾8.5万名儿童死于因冲突引发的大饥荒。

本月7日,联军轰炸机再次击中萨那地区一座学校,当场杀死14名幼童,可是,国际社会依旧对此装聋作哑、缄默不言。

的确,巴黎圣母院享誉全球,作为整个法国甚至世纪基督教文明的标志性建筑,它理应受到重视。因此,当我们看到社交网络铺天盖地的悲痛之情,我们也不足为奇。然而,并非每个人都有能力亲眼瞻仰巴黎圣母院的宏伟与壮观,但它确实是高雅与艺术的代名词,当那些具有经济条件、曾经拜访过巴黎圣母院的人们因这场大火而感到心痛时,无数素未与巴黎圣母院谋面的人们人云亦云地发表着对高雅艺术的附和。

对我们美国公民而言,我们早已习惯了自己政府的骄横跋扈,我们似乎很难对巴勒斯坦、也门、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等地人民的苦难产生一丝丝同情,毕竟,美国政府手上沾染着上述地区所有死难者的鲜血。

巴黎圣母院火灾事故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直言:“为历史文化的损失而悲痛,是我们人类的天性。”显然,当奥巴马总统下令美军战机在全球各地狂扔26171枚炸弹时,当这些导弹杀害无数无辜民众、炸毁无数比巴黎圣母院更为古老的历史文化古迹时,他并不认为这有违人类天性。

而这26171枚炸弹,仅是美国政府2016年一年间的炸弹投放量。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极为沉重地表达了对巴黎圣母院火灾的悲痛之情,她说:“我的心与巴黎人民同在,巴黎圣母院是一把标尺,它代表着我们人类能够为了更为宏大的目标而团结到一起。”

也正是希拉里•克林顿,在其担任国务卿期间,曾明确表示要将伊朗从地球彻底清除。

《纽约时报》撰文表示,巴黎圣母院这场大火,引发整个法国以及全球范围内的哀思,这是世人对法国文化以及历史的珍爱与惋惜。

然而,被世人所“珍爱”的法国历史,也有着无数黑暗的方面。曾几何时,法国是世上最为强大、残暴的帝国主义殖民国家之一,法国历史,就是无数无辜平民的死难与苦难史。

而今,西方殖民主义的余毒依旧肆虐在各个前殖民主义国家,殖民主义思想依旧影响着被殖民地区人民的方方面面。当今时代,西方势力不断在全球各地挑起争端,却拒绝接受逃难者前往西方避难,同时大肆渲染排外主义、种族主义、伊斯兰恐惧症,将某些无辜群体视为危险分子、极端分子。

这,就是他们口中的人道主义?这,就是他们眼中的人类天性?

所以,当我们为巴黎圣母院大火而感到悲痛的同时,我们也应当承认,这世间时时刻刻都发生着远比这场大火更为悲惨的悲剧,而这些悲剧,几乎全都出自人类同胞之手。

或许,我们人类的悲伤与爱的确早已无处安放。

 

编辑:叶哈雅

出处:半岛电视台

原文:Notre Dame and the case of misplaced empathy

链接:http://suo.im/4t7j17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