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效法穆圣 抵制极端

【编者按语:在当下的阿拉伯-伊斯兰世界,我们穆斯林最需要效法穆圣先知的言行和道德修养,效法穆圣对所有被造物的慈悯和宽容;效法穆圣的坚忍和诚实;效法穆圣的谦虚和廉洁等优良品质。穆圣先知对世人是慈悯宽怀的,为此,真主说:“我只为慈悯众世界而派遣了你(وَمَا أَرْسَلْنَاكَ إِلَّا رَحْمَةًلِلْعَالَمِينَ)”,而当有人要穆圣先知诅咒多神教徒时,穆圣的回答是:“我被派遣,的确不是为了成为一个诅咒者,我只为慈悯众生而被派遣。”同时,我们也要效法穆圣先知,抵制我们身边的极端思潮,警惕这股将整个伊斯兰世界裹挟进分裂混乱的当下。】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祈求真主祝福我们的领袖,真主的使者和穆圣后裔,以及全体圣门弟子!

穆圣先知的诞生奏响了人类的新篇章,从此,人类在经过漫长而又黑暗的历史时期后,掀开了人类历史上最为亮丽的一页。在漫漫的历史长夜中,人类几乎堕落到了泥沼中,一蹶不振。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对此,历史学家说:当时人类经过四千年沉淀形成的伟大文明,已然岌岌可危。人类很有可能重返混乱无序和野蛮状态。处于黑暗中的每个部族和群体之间相互敌对,互为仇敌,制度缺失,法制松弛。世界都在期盼着一个崭新的文化的到来,以取代建立在专制、暴力、强权和血腥之上的威权文化和制度。真主确已意欲,让阿拉伯半岛上出现一个可以取而代之的新文化,这个新文化的基础建立在“认主独一”的信念和穆圣先知受启示的“语言”之上,并由此而奠定了全世界的团结与统一。

穆罕默德之光显现之时,人类世界正饱受各种病患的磨难与痛楚,心灵危机、智力颓废、道德沦丧、社会混乱。无神论、蒙昧思想、唯物论肆虐泛滥,让人类饱受其苦。当时世界要么归附于波斯帝国的统治,要么沦为罗马帝国的附庸。

很快,这个诞生并在阿拉伯沙漠长大的青年,受真主的特选而成为使者和先知,迅速地让世界重归均衡之道,并将人类从愚昧、黑暗、妄想和暴政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正如全人类都受惠于这位在黑暗中给人类带来光明的伊斯兰先知一样,西方人一直以来都穆圣先知的受惠者,受惠于他所奠定的人类文明的各项柱石。正是这位先知,他深入地阐释了人类慈爱的真义;深刻地阐明了在世人中力行公正的含义和人类间互帮互助的意义;正是他禁止了人与人之间的暴力行为;禁止对他人的伤害和恐吓,而无论这种恐吓是何种形式的恐吓。

为什么不是这样呢?!伊斯兰先知的慈爱已经涵盖了万事万物与芸芸众生。穆圣曾经禁止惊吓和恐吓他人,即便是出于玩笑和嬉戏也罢。穆圣说:“凡是用刀指向他的兄弟者,众天使都在诅咒他,直到他放下手中的刀,即便是用刀指向的是自己的亲兄弟、或者父母双亲。”

在这段圣训中,穆圣严厉禁止对他人的惊吓和恐惧,禁止伤害他人,即便是以开玩笑和嬉戏的方式;即便是绝不会想伤害的自己的兄弟和父母。这些都是被严厉禁止的。因此,惊吓和恐吓他人在伊斯兰教中是被严厉禁止的,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惊吓和恐吓。至于杀害无辜民众,在入群中制造爆炸的行为,任何宗教、任何法律、任何社会制度和任何文明都没有像伊斯兰教和穆罕默德先知那样,对这一犯罪行径严厉警告和禁止,并视为最为丑陋的犯罪。

对于故意杀人者,古兰经依然是判定其永居火狱的唯一法律依据。如果将古兰经的明文同其他宗教文本相比较的话,你在《古兰经》中绝不会看到对他人的杀戮;绝不会看到允许杀害男人、妇女、儿童,允许伤害动物、破坏植物和财物。这也是历史以来,伊斯兰文明与其他文明最为明显的分水岭。

在伊斯兰文明中,只要没有公开宣布战争,没有首先开启杀戮之人,伊斯兰尊重他,尊重生命。而在其他文明中,为取而代之而发动的种族杀戮屡见不鲜,这些文明的构建完全忽视了道德的内涵、人性的价值、宗教的要义。在伊斯兰认知和宗旨中,一个真正的穆斯林,他必然是一个凭他所信仰的宗教,而远离这些真主和穆圣所严厉禁止的杀戮之人。真主严禁杀害无辜者,并警告那些杀害无辜者的凶手将受到痛苦的惩罚,永居火狱之中。真主说:“谁故意杀害一个信士,谁要受火狱的报酬,而永居其中,且受真主的谴怒和弃绝,真主已为他预备重大的刑罚。( وَمَن يَقْتُلْ مُؤْمِنًا مُّتَعَمِّدًا فَجَزَآؤُهُ جَهَنَّمُ خَالِدًا فِيهَا وَغَضِبَ اللّهُ عَلَيْهِ وَلَعَنَهُ وَأَعَدَّ لَهُ عَذَابًا عَظِيمًا )”(4:93)

伊斯兰的教法也对此给出了相应的教法判律。在难计其数的众多圣训明文中,有穆圣先知说:“对于真主来说,杀害一个穆斯林远比世界的毁灭更为严重。”穆圣还说:“他的奴仆中死后,第一件要查问的事是拜功,第一件要清算的事便是,是否杀害他人。”

穆圣又说:“凡是以只言片语参与到杀害穆斯林之人,在末日到来之际,他的双眼之间写着:得不到真主慈悯的忧愁者!”

穆圣又说:“假若天地之间的人都参与杀害了一名信士,那真主必定将他们所有人都拘禁在火狱中。”

对于那些鼓励他人参与杀戮,或以钱财,或以人力组织筹划,或以令人迷误的教法判令而煽惑他人,或在无辜者平民中制造自杀式袭击,眨眼间让无辜平民成为人肉碎片,留下失去亲人的悲痛者、孤儿、寡妇和鳏夫之人,他们应当参悟上述穆圣先知的言辞,认真反省,务必认识到,他们所有钱财和教法判令,并不能阻止真主对他们所施加的刑罚,更不能阻止真主在清算日,让他们堕入永居的火狱。

一段时期以来,我们见证了这些犯罪分子,他们狂妄地认为他们的犯罪行为在教法上是合法的。也由于他们中的部分人的煽惑,而让我们中被误导的年轻人,患上了这一危害巨大的病患——妄断其他穆斯林为悖信者,判定这个社会是一个悖信的社会,并由此而推演出,必须清除和杀死这个社会中的悖信者,而且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即便是采取自杀的方式许可的。这种盲目且彻头彻尾迷失正道的动乱,在它对无辜的普通平民造成伤害之前,首先给伊斯兰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我们一再反复强调说:伊斯兰是一个和平的宗教,伊斯兰的使者是仁慈的使者,伊斯兰同这些犯罪行径;同这些犯罪之徒毫无瓜葛与联系。伊斯兰针对这些犯罪行径,有着明确而严厉的教法判律和规定。在此,我们只需简要阐明伊斯兰的教法中,无论是在原则上还是细则上,都明确反对这种将公民社会和其中的社会成员妄断为“悖信”的做法;伊斯兰教法更明确反对针对某一个体,而妄断其为“悖信者”的做法,除非这个人以自己的言行,公开而又明确地叛离伊斯兰;或明确否定作为穆斯林必须认知的宗教常识,如否定五番拜功、否认古兰经这些基本的宗教常识。即便是这样,对他的判定,也必须在经过对这个人的言行,做出严谨的核实并在向其明确地阐明伊斯兰之后,才允许在其符合“悖信”的条件,并消除了任何可能存在的嫌疑之后,才判定为“悖信”。

这仅是针对一个人的判定而言,那么,更遑论针对一个完整的社会的判定。判定这个社会是否“悖信”,是否允许杀害其中的公民,是否允许那些早已为真主和他的使者所明令禁止,否则不得伤害他人性命的问题,其难度和严谨度都是难以想象。

那些被欺骗和蒙蔽之人,他们应当从迷途中清醒,幡然悔悟,回归他们的正道,回归并维护他们的国家和社会的团结与统一。那重大的日子的确在等待着他们。真主说:“在那日,各人将要看见自己所已做的工作,不信道的人们将要说:啊!但愿我原是尘土。( يَوْمَ يَنظُرُ الْمَرْءُ مَاقَدَّمَتْ يَدَاهُ وَيَقُولُ الْكَافِرُ يَا لَيْتَنِي كُنتُ تُرَابًا)”(78:40)

他们应当知道,他们的这些罪行,违背了伊斯兰正教,违背了伊斯兰道德,违背人性,极大地损害了伊斯兰,歪曲了伊斯兰纯净、宽容的形象,为伊斯兰和穆斯林的敌人,以及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提供了关于这个正教的,令人厌恶的负面形象。而伊斯兰这个正教确是宽容、慈爱,并鼓励世人相互认识和理解的宗教。

有多少穆圣先知的形象被他们这些不讲道德,不计后果的失当做法所玷污和歪曲!他们给穆圣的敌人提供了病态的幻觉,给穆圣的敌人留下穆斯林恐怖、嗜血,且专好嗜杀和破坏的印象。而事实上,穆圣先知曾经介绍自己说:“我的确是仁慈和引导世人获致正道者”,他给人类带来了神圣的经典。在这部神圣的经典中,“仁慈”这个词,以及仁慈的派生词,共出现过280次。这是惟有在《古兰经》这部经典中,我们才能看到如此频繁地地使用“仁慈”这个含义;也惟有穆罕默德的先知,他的仁慈从不局限于他的追随者,局限于穆斯林,而是扩展包容了芸芸众生,甚至包容了他的敌人中的弱小者。

穆圣曾明文禁止不得伤害不信道中参加反伊战争人员中的妇女、老人和少年儿童。穆圣说:“你们不得杀害羸弱的老人、儿童,小孩和妇女。”穆圣还禁止在敌人军队中毫无目地冲杀;禁止杀害僧侣;禁止冲击修道院和宗教场所。穆圣先知禁止杀害这些人,即便这些人身处敌人的军队中;即便他们是不信道者。穆圣禁止杀害他们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这些人都是老弱病残,无力携带武器,他们并不能制作任何“伤害”行为。因此,在任何情况下伊斯兰不允许伤害他们。

也因此,伊斯兰禁止杀害敌人军队中失去双手之人,这也证明了在伊斯兰教中,他人的不信道从来都不是允许杀戮的原因和必要条件。而是因为“伤害”和敌对的行径,以及手拿武器对抗才是伊斯兰允许征杀的原因。

不仅如此,穆圣的仁慈还覆盖了不信伊斯兰的世界;覆盖了不信道者和敌人军队中的动物、植物和物品。因此,穆圣禁止穆斯林军队,宰杀敌人阵营中的动物,砍断果树,拆毁建筑物;穆圣先知还禁止穆斯林军队不得践踏和亵渎战死的不信道者的尸体,并命令善葬亡人;穆圣先知还禁止不得伤害任何一位念诵“万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这句清真言的人,即是念诵者出于惧怕或为保命,或为免于一死的目的,穆斯林都不得伤害他。

据瓦盖迪传述说,他曾随同穆圣带一万战士亲征,在行军路上看到一条母狗呵护着她的幼崽,给它们哺乳,于是穆圣命令一个名叫朱欧莱•本•苏拉格的人,把这群狗保护起来,以免行军中的穆斯林军队伤害到这条母狗和这群幼崽。这些都印证了真主说:“我只为慈悯众世界而派遣了你”这段经文。这段经文的意思也就说:我只为了让你慈悯宇宙万物而派遣了你。

【艾大学子侯赛因】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苏戴斯:斋月之后的我们,是何种状态?
  • 格尔达威:善功被接受的表现就是斋月过后仍然行善
  • 【呼图白】盖德尔夜胜似千月
  • 斋月尊贵,谨防体重暴增
  • 身为穆斯林妇女,意味着什么?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