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教派与团结

(一)

教派林立是所有古老宗教必然的产物,是人类社会的真实状态。

说自己是穆斯林,没有任何派别当然是理想及崇高的说法,但是事实并不如此乐观。人类自古以来就矛盾重重,对许多事物均有不同的认识与看法,对有充分形而上的宗教,不可能保持一致。

有千年历史,而无教派的宗教,在人类历史上尚未出现。古老的佛教没有,一神论的犹太教或基督教也没有,最后天启的伊斯兰教还是没有。其它各种宗教更没有。因此,教派林立是常态,没有教派是奢望,却与人类的天性及社会现实相悖。

中国穆斯林为逊尼及大众派,该派分为许多小支派,多数教派能相安无事,互相尊重。少数则无法沟通和交流,有些教派中有些阿訇筛海甚至一张口,就火药味十足。

见了一位多年未曾相见的老师,提及我在的清真寺矛盾重重,老师说,有矛盾证明大家对教门的关系与热爱,假如像南方某些清真寺,大家都不进去,也就没有矛盾了。老师说的有理,但只是一方面,他在国外很多年了,不知道国内伊斯兰教界仰仗微信和网络的流行,以及缺乏权威机构及权威者的监督,各种口水仗逐渐白热化,而且,口水战中水平之低,令人惊讶。或许,中国穆斯林历史上没有的事情现在正在发生。

许多穆斯林怀着美好的愿望,无视教派的存在,说是伊斯兰教没有教派,但事实胜于雄辩,与其巧言掩饰,不如正视事实。

如果正视现状,我们会发现,教派林立不奇怪也不可怕,中国基督教或佛教,其实都是教派林立,它俩的教派比伊斯兰教的教派只多不少,但是二者都相对平安无事。佛教专注于内心修养和道德说教,而且只有一些高僧说教,听众只是听和服从,某些高僧傍大款骗钱的丑闻频出,教众并不公开反驳和咒骂;国内基督教专注于慈善及对外宣传,教众并不反驳牧师,二者内部教派不再是相互沟通的障碍;对于国外天主教某些神父好色的传闻,仍然并不见该派信众群起批判咒骂。唯有伊斯兰教内,无论学者阿訇,还是普通民众,几乎全民都在讨论教义教法,都渴望统一教律教义,结果仿佛唯有伊斯兰教全民都在打口水仗。

总相比佛教和天主教,伊斯兰教的阿訇学者,普遍很高尚很可爱,但是今天,对于任何一个有知识有操守的伊斯兰教阿訇或学者,穆斯林中都会出现一批专业反对派,反对者假如能以证据驳倒对方,那不会丝毫客气和犹豫,假如找不到证据,那就进行人身攻击,言语之恶毒粗鄙,不亚于悍妇。一个群体,沦陷如此,哪有精力宣传教门,及抵御敌人攻击。

总之,教派不可怕,可怕的是相互攻击。教派林立而相互攻击和扯皮,并自诩正统,别人是外道,整天在网上和现实中寻找异端和伪信及不信,所言三句不离教派,动辄谩骂,或恶毒地断人库福尔,主麻宣讲及平常交谈也不例外,才是要不得的。

教派之争,曾经几乎令中国穆斯林灭族,满清杀回,究其原因,一是回民求生存抗暴,二是回民内部的教派矛盾,三是外部世界转移矛盾,有意为之。杀回并非每次针对全部派别的回民,其中相当多的是针对新教哲赫里耶。但是,杀戮新教,老教并未因此而繁荣昌盛,中国穆斯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古莫不如此。穆斯林应该铭记百年前的悲剧,无论阿校或清真寺学生,应该了解那段历史,不能没有记忆没有教训。 

(二)

无法沟通和对话,且撕裂民族的派别确实存在。

尽管我们号召教派求同存异,互相理解,紧抓真主的绳索,团结是力量,分裂内耗消弱自己。但是,一些教派总是反其道而行之。要么理由堂而皇之,要么举意尚好,但事实却走向分裂。

部分反万哈比派:这些人本来是捍卫传统反赛莱菲的,迷恋传统不是问题,奇怪的是该派逐渐演变为通过蛛丝马迹,将某些有争议的问题断为不信伊斯兰教——库福尔,通过各种推理,将许多穆斯林断为卡菲尔,且口口声声自诩正统。常常忧愁其他穆斯林均迷误或丧失信仰,只有自己蒙主喜悦,掌握正信。这就是问题了,该派最麻烦之处在于,对阿拉伯语及伊斯兰历史文化及伊斯兰世界并不了解或精通,却极其留意真主的本体——那种人的认识根本达不到的内容,同他们难以对话,因为还没对话,他就想如何拯救可怜的你,你的证据越充足,他越觉得你迷误之深。为拯救大家,该派很强硬很活跃。但是,该派强硬与活跃掩饰不了内心深感孤立和外在理论水平及经典证据的欠缺。该派是当前所以派系中最具杀伤力的。

部分理性主义者:理性主义者分许多等级,并非一概而论。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达,许多人或多或少受一些理性影响,而且经典也提倡合理地理性思考,这些并非问题。麻烦的是偏颇的理性主义者,该派受汉学及艾哈迈迪亚影响,过度提倡汉语及传统汉文化,过于向传统汉文化及其它宗教妥协。提倡汉语和汉文化本没问题,毕竟我们是中国人,生活在中国,但不能过分和毫无保留地超越经典,不能毫无考证而仅凭理性认识地否定一段圣训或众多圣训,该派在宣教领域取得一定成就,并对某些经文有新颖的解释,吸引一些青年及文化者,但是,却在更大范围内引起穆斯林分裂,仿佛传统一无所是,该派不多考虑经典证据,将理性看得高于经典。假如理性高于经典,那么教门将注定千奇百怪。与该派同样有杀伤力的是,那些一门心思要扳正理性主义者的人,其实,他们再努力,也扳不正对方。

部分赛莱菲派:赛莱菲派本身很进步,对恢复教门原貌功不可没,它最直接解释《古兰经》和圣训。希望革新或恢复原本教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一些赛莱菲派的影响。问题是偏激赛莱菲派,总认为别人偏离真主的大道,远离了《古兰经》和圣训,甚至要求抛弃法学,其实法学是对《古兰经》圣训的直接引证或剖析推理,法学总体与天经圣训一致,但是有时也会偏离一些,人的理解有时会有偏差。偏激的赛莱菲喜欢抓住一个法学细节,张口闭口说圣训如何,其实圣训上不同传述比比皆是;他们喜欢确定许多圣训是真是假,他们中连念过一年半载的学生娃都张口闭口圣训的真假强弱,哪怕现实残酷,国内其实尚无真正的达到鉴别圣训级别的圣训学家,偏激赛莱菲不问如何证明真主的实有,却喜欢询问诸如“真主在哪里”之类的问题,不是不能问“真主在哪里”,问题是不能刻意强调此问题,然后自诩正统。因为使者的生活轨迹,先知及圣门弟子最注重的还是内心的虔诚与敬畏,以及外在的功修及美德,哪怕先知问过真主在哪里,但那是千万段圣训中罕见的传述。

部分哲麻尔提:哲麻尔提工作本身很好,值得推广,中正的哲麻尔提为中国穆斯林教门注入了活力,对恢复和加强群众信仰功不可没,穆斯林大众应多参与并多支持。

但是偏激的哲麻尔提问题却很大,他们一刀切,凡与我不同就是错误或浪费生命或迷误,凡为现实生活奔忙就是贪图今世,哲麻尔提中的遵循,实际有苏菲的成分,苏菲本来也没问题,先知及圣门弟子中的许多行为是苏菲的根源,问题是,先知和弟子并非局限于那些纯粹的功修,先知及弟子有世俗的生活,还有建设和治理大地,苏菲只选择了精神追求,而偏激的哲麻尔提将某些苏菲的个人体验或个人主张直接大众化,又剔除苏菲大师的道德培养与各个阶段的修炼,并放弃治理建设大地,这就是问题。他们不是信仰,而是方法实践中将本来没有任何教派色彩的团体赋予教派色彩。

教派与团结.jpg

图片文字“你们当全体紧抓安拉的绳索,不要分裂!”(伊穆兰家属章103段)

(三)

既然无法沟通,就将之各自归位。

《古兰经》及圣训如明灯,历代先贤是引路人,逊尼大众派教义简单明确,但是,人们理解和认识却千奇百怪、往往莫衷一是。

我们不愿意承认教派存在,但是它确实存在。如果认为他们只是我们中思想偏颇的人,就会进行大量地对话沟通甚至说教劝教,其实这种沟通仅仅对其中某些“学问”不深,“意志”不坚的阿訇或群众有益,对他们中高深的阿訇学者则不然,他们有强烈地引领大家脱离迷误的举意,因此,他们酷爱辩论和说教,假如辩不过,就断库福尔,或者谩骂诅咒。温和者则认为别人无知、可怜。

伊玛目安萨里论及那个时代的辩论,认为绝大多数的辩论毫无裨益,一生的辩论不如夜间礼两拜。我们这个时代也如此,看看一些阿訇群,听听他们的对话,和九百年前的伊斯兰教世界(十字军趁虚而入)如出一辙。

假如将诸如以上几个团体列为独立的派别,对其中某些派别,以逊尼大众派看待什叶派(不是信仰或教义而是方法论上犹如什叶派)看待之;对待另外一些派别,应该像对待某些苏菲门宦(不是全部),那么,一提及他们,就泾渭分明地对号入座,定位了,就不再纠缠说理了,不再费力谈论教义教规。对话和沟通,只是限于了解对方及介绍自己。也就是中国穆斯林原有的“各行其是,互不干涉”。该主张高瞻远瞩,但前提是教派划分已经明确。

目前各个团体派系不将自己限定在某个教派中,认为大家同属逊尼大众派,同属一个教派,只是某些观点不一致,因此,纠正对方,拯救对方于迷误就是义不容辞的了。这就是问题,因为每个群体都以为自己对,且“每伙人对于自己的都沾沾自喜”(罗马章32节)

中国穆斯林应当承认许多派别真实存在,彼此在教律甚至思想信仰上的沟壑,已经无法跨越。假如已经将自己划定在某个教派,那就具有相对稳定性。各个教派均有本派的代言人,他可以用心对自己的教众出各种哪怕稀奇古怪的侯坤,不必指点其他穆斯林。此相对稳定性,对民族和宗教并无消极影响。

(四)

教派间可以做没有争议的事情。

某些穆斯林团体间难以进行思想沟通,派系观念明显,但是,在外人眼中,其实是一个团体,中国穆斯林其实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穆斯林自己都分不清许多派别,外人哪里顾得上区别我们的团体,因此,在难以进行思想沟通,要再次划分教派前提下,可以进行某些交往,并做些令双方皆大欢喜,起码不至产生矛盾的跨教派工作。这些交往和工作做多了,大家熟识且有了信任,某些言语就可能不至于太尖锐刻薄,久而久之,就能走出无穷无尽辩论的怪圈,就能尽可能化解彼此矛盾。

跨教派的工作,最好是做一些公益,比如给困难人提供帮助,探望并帮助鳏寡孤独,给学习优秀的人进行奖励,在朝觐中相互帮助,帮助穆斯林非穆斯林灾民。进行不分教派的艺术交流。教人用泰志伟德念诵《古兰经》,倡导背诵《古兰经》,举办诵经比赛,奖励哈菲兹。这些不需要教派理论和分歧。

这些都是任何派别都赞成的工作,如果我们用心做公益,就足够我们忙乎的。从形而上讲,哪怕挺偏颇极端的伊斯兰派别,因为认主独一,且念礼斋课朝,都不输基督教佛教。但是,从社会组织活动及公益影响而言,再中正的中国穆斯林,都无法和基督徒佛教徒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而宗教的传播,获取民心,靠实惠不靠形而上。

跨教派的工作及各种公益做的多,并坚持传统逊尼大众派的大方向,派别内部细节问题就是次要的了,否则整天埋头自己的小问题,打自己的小算盘,且悲天伶人,将时间精力消耗在争论和内讧中却浑然不知,恰如今天之现状。

方法不对头,喊团结也没用,每个团体都会高念:“你们当全体紧抓安拉的绳索,不要分裂!”(伊穆兰家属章103段)

当前,穆斯林内忧外患,国内黑穆极尽诽谤、攻击穆斯林之能事,国外美以公开狼狈为奸,侵占耶路撒冷,大敌当前,穆斯林教派将重点放在跨教派工作和公益上,相互合作沟通,团结一致,这才至关重要。

我们无法无力,唯求真主保护!

教派与团结2.jpg

2016年4月24号   李贤福

原文“关于教派”  2018年1月10号修改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伊斯兰慈善观论述
  • 善意猜测安拉
  • 苏菲主义与伊斯兰
  • 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的和平理念及当代价值
  • 山洞章前三个故事的启发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