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埃及穆夫提:让我们以中道思想和胸襟来承继和传扬教门

埃及穆夫提.jpg

埃及穆夫提绍基·阿拉曼博士

文章要点

——伊斯兰的各个派别,以及伊斯兰学者间的分歧是对真主对伊斯兰稳麦的一种慈悯,也是一种积极而正面的现象。

——有许多教法问题,由于对其的判断是建立在已经时过境迁的基础上,因此,那些承传了传统法学经典之人,务必根据时代的发展与现实而对原有的教法判断加以考量。

——伊斯兰的沙里亚建立在简便易行,关怀世人利益的基础上,允许采纳伊斯兰学者中那些可靠的法学主张和观点。

——面对传统的法学经典和遗产,务必以学术的准则,客观的学术理性,伊斯兰学者们所奠定的学术规范而加以汲取和传承。

——只要伊斯兰学者间存有不同的看法时,那么,伊斯兰法学上便不会仅仅局限于采纳某一特定的主张。艾大中国学子拜会埃及穆夫提

日前,埃及穆夫提绍基·阿拉曼博士在接受埃及卫视的采访时强调指出:伊斯兰的各个派别,以及伊斯兰学者们之间的不同主张和观点,这是真主对伊斯兰稳麦的慈悯,也是积极而正面的社会现象。因为法学上的不同主张和观点,在学术上和法学上都是有相关的法学依据的。

因此,当我们面对浩如烟海的法学经典和遗产;在承继和传扬这些法学经典时,我们务需要有一个睿智的头脑,并非所有学者们的主张和观点,我们都要将其从历史的过去,照搬照抄到当下的时代中来。

因此,有许多教法问题,由于其判断是建立在时过境迁的过去的基础上,我们务必在承传这些传统法学经典时,认真考量时代与社会的进步,以及现状的改变和当下时代的人们所面临的各项难题,并由此而从过去的历代学者们对经训明文的理解,以及他们所遵循的法学原则和法学方针,开始深入的思考,而不是陷入并拘泥于他们的细则问题上,照搬照抄。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找到适宜于我们所生活的现状的解决方案。

埃及穆夫提指出:在特定的环境中,或许会让我们采纳某一特定的法学主张,但同时,伊斯兰的沙里亚法又是建立在简便易行,以及关怀和顾及世人利益的基础上的。因此,伊斯兰的沙里亚法允许采纳伊斯兰法学家们,以及不同的法学派别所提出的可靠的法学主张和观点,前提是,只要这些法学主张和观点有着相应的法学依据,并给世人在宗教和现实事务中带来切实的简便与容易。

所以,在承继和传扬伊斯兰的传统法学经典和法学遗产时,务必以学术的准则,客观的学术理性,伊斯兰学者们所奠定的学术规范和法学原则,而对传统法学经典和法学遗产加以汲取和传承。

因而,只要伊斯兰的学者间持有不同的主张和意见之际,那么在法学上,就不能限定只能采取某一特定的法学主张和观点。

事实上,伊斯兰的法学家们,他们并未强制世人,只能遵循他们的主张,而排斥除他们之外的其他法学家的主张。

传统的法学经典和遗产虽然不是神圣的经典。但是,我们在伊斯兰规范的学术理性的框架内来承继和传扬这些法学经典和遗产的同时,我们更要抵制某些本身并伊斯兰的学者,或者仅仅是刚开始求学的小学生们,那种妄言要抛弃伊斯兰法学传统和遗产,完全无需伊斯兰传统法学主张之人的荒谬言论。

在历代伊斯兰学者们所奠定的学术准则与规范中,其中就有一条是:在学者间观点和主张互有分歧的问题上,允许采纳其中任何一家的主张而不受责备,但在学者间达成一致的主张和观点的问题上,则务必采纳他们所达成一致的主张。

因此,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视自身所持的观点为唯一正确的主张,而否定其他主张,并判定为绝对错误。事实上,历代伊斯兰的穆吉泰希德的学者大家们,他们都是为了获致真主的宗旨而加以独立的创制,每一位的法学主张都是有根有据的,都是以超过或然猜测的明证而推导出的法学主张和观点。

与此同时,我们更需注意的是,任何人都不该去否定那些在某一特定的国家和地区已经获得稳定遵行的法学文化,并在这些法学文化之外,将某种法学主张强加于该地区的民众。不仅如此,应当让每个穆斯林社会和地区,继续遵行他们已经形成的稳定的法学派别,只要这些法学主张同伊斯兰沙里亚法相符合就可以。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伊斯兰慈善观论述
  • 善意猜测安拉
  • 苏菲主义与伊斯兰
  • 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的和平理念及当代价值
  • 山洞章前三个故事的启发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