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伊斯兰的文化遗产

伊斯兰文化.jpg

伊斯兰已有逾一千四百多年历史,虽然现如今的伊斯兰貌似陷入困境,被世人所指责、误解甚至攻击,但是,倘若我们客观、公平、公正地看待伊斯兰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伊斯兰文明带给世人的,是无比辉煌的文化遗产。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伊斯兰文明的辉煌遗产,建立在众多古老文明的基础之上。穆斯林秉承古兰经的教诲,为追求真理而奋斗,带着极大的敬意保护了穆斯林文明之前的古老文明,纵然是在非穆斯林统治时期,穆斯林依旧注重科技发展。在穆斯林开明且开放的努力之下,诸多古老文明带着伊斯兰的印迹传遍世界各个角落。

公元七世纪,穆斯林帝国的势力达到鼎盛时期,穆斯林建立了一个横跨埃及、巴勒斯坦、叙利亚、伊拉克、小亚细亚、波斯等地区的强大帝国,穆斯林社群内种族、文化的构成空前多元。

虽然拜占庭帝国已经陷落,但是,帝国版图内居民依旧以希腊语为主体语言,埃及地区民众讲科普特语,叙利亚、伊拉克地区民众则讲亚美尼亚语,这些讲“外语”的民众,大都是基督教群体。在波斯地区,民众大多讲巴拉维语(Pahlavi),即现代波斯语的前身。

伊斯兰来临前,波斯地区的主体宗教是索罗亚斯德教,即拜火教。此外,波斯地区还有数量客观的基督徒即佛教徒。

彼时的穆斯林帝国幅员辽阔,古希腊文明与古印度文明对伊斯兰文明的进一步发展产生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早在穆斯林社区建立初期,穆斯林先辈们就带着巨大的好奇心与敬意吸纳并保留了之前古老文明的精华,尤其是古希腊文明。倭马亚王朝,即伍麦亚王朝建立之初,伍麦叶统治者就在叙利亚荒漠修建了一处宫殿,宫殿穹顶绘制了一副星系分布图,该星系图与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Ptolemy)的学说极为相近。此外,该宫殿墙壁还绘制了源自古希腊的历史文献与诗歌。

据早期穆斯林历史学家记载,伍麦叶王朝统治者对古希腊文明中的科技等方面做了深入研究,早期穆斯学者哈利德•本•雅齐德(Khalid ibn al-Yazid)就借助古希腊文明对炼金术做了进一步升级。哈利德是伍麦叶王朝首位统治者穆阿维叶的孙子。

得益于古希腊文明中炼金术与占卜学的重要地位,穆斯林王朝建立之初,就有效发展了炼金术及天文学。早期穆斯林科技工作者的工作重心,也是对古希腊等文明的发扬光大,其核心在于数学、物理学、天文学、医学等重大学科。

古希腊文明的代表作,就是闻名于世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该馆内收藏了贯穿公元前400至前300年时期的各类文献手稿,拥有最丰富的古籍收藏,曾经同亚历山大灯塔一样驰名于世。可惜的是,这座举世闻名的古代文化中心,却于3世纪末被战火全部吞没。虽然如此,在穆斯林王朝及学者们的努力下,古希腊文明中诸多典籍依旧得以保存,学者们将大量古希腊文明精华翻译至阿拉伯语,加以保护并研习。换言之,古希腊文明的根基以阿拉伯文明形式得以延续。

问题在于,彼时的阿拉伯社会与古希腊文明交往甚少,阿拉伯学者甚至不精通古希腊文字,穆斯林学者们又是如何将古希腊文献典籍翻译至阿拉伯语进行保存呢?

答案很简单——穆斯林虽然缔造了辉煌的帝国,但是,穆斯林境内的非穆斯林群体并没有受到破坏,非穆斯林群体依旧自由践行自身信仰,穆斯林没有强制干预非穆斯林的语言及文化。因此,在非穆斯林学者们的帮助之下,穆斯林得以吸收古希腊文明中的精华所在,推动了穆斯林文明的快速发展。

纵然是在伍麦叶王朝初期,政府官方语言依旧是希腊语,该现象一直延续到公元699年。公元750年,阿拔斯王朝取代伍麦叶王朝成为穆斯林帝国的统治者,政府行政中心也随即东迁,伊拉克的巴格达成为阿拔斯王朝的新首都,巴格达不远处,就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一个伟大城市、波斯帝国首都泰西封(Ctesiphon)。

至此,穆斯林帝国的重心发生巨变,更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阿拔斯王朝彻底改变了伍麦叶王朝的遗留痕迹。

在伍麦叶王朝时期,穆斯林虽然从非穆斯林文化中获益颇丰,但是,穆斯林群体并没有改变自己的阿拉伯属性,没有淡化阿拉伯文化,也没有试图吸引或强迫非穆斯林群体皈依伊斯兰。

在阿拔斯王朝,一切都悄然发生巨变。阿拔斯王朝从一开始就明确淡化了民族或国家的概念,而是以伊斯兰信仰为基础,全力打造一个旗帜鲜明的伊斯兰帝国。

巴格达很快成为闻名全球的国际化城市,这里的居民极其多元,其中包括阿拉伯人、波斯人、印度人、希腊人、粟特人、亚美尼亚人、土耳其人、犹太人等,他们几无内斗,长久以来一直和谐共处。

正因如此,巴格达地区乃至整个阿拔斯王朝才会出现百家齐鸣的文化盛景,来自不同族群、不同社会阶层的民众携手向前,共筑发展。阿拔斯王朝创立之初,就将阿拉伯语定为官方语言,潜移默化间,阿拉伯语逐渐也成为民间主体语言。

阿拔斯王朝虽然距希腊文明较为久远,但是,帝国内以阿拉伯语为母语的穆斯林学者们深知,以希腊文明为主体的古典文明对伊斯兰文明确实影响深远。

公元431年,古希腊以弗所(Ephesus)地区议会下令驱逐基督教聂斯托里派(Nestorius)并开除其教籍,该派信众随即前往波斯地区请求庇护,萨珊王朝统治者敞开怀抱欢迎了他们。聂斯托里派的到来,填补了波斯地区两大学科的空白——即医学及天文学。在穆斯林学者们的不懈努力之下,这两大学科最终在穆斯林帝国得以发扬光大。

约20年后,基督教另外一个分支,基督一性论派(Monophysites)也被迫逃离拜占庭帝国的压迫,他们也选择前往波斯地区避难。该派选择在叙利亚地区生根发芽,并在律法、推理等方面作出杰出贡献。穆斯林学者们同样吸收了上述文明的精华之初,以伊斯兰的方式,进一步完善了律法与推理学科的发展。

在阿拔斯王朝,希腊文明得到了延续,印度文明同样留下了浓厚印迹。印度人的最重要贡献,就在于数学、占星学、语法学。在公元约600年,印度数学家开发出数字“0”,以及位记数法体系。公元662年,叙利亚地区的穆斯林学者就对此做了记录与论述,激发了穆斯林学者们对数学学科兴趣与激情,最终促使伊斯兰文明中涌现出无数伟大的数学家。

阿拔斯王朝的建立,延续了伍麦叶王朝时期的科学及文化发展,并最终得以绽放。自阿拔斯王朝第二任哈里发曼苏尔起,阿拔斯王朝早期统治者们都下令境内学者们系统性地翻译古希腊及古印度典籍,大力促进穆斯林帝国科技与文化的发展。曼苏尔统治时期,他派遣使节前往拜占庭帝国,从拜占庭帝国带回大量古希腊数学典籍,促进了欧几里德几何学的长远发展。

拜占庭帝国攻占叙利亚之际,希腊文明依旧保有一线生机。紧随其后,真主下降了古兰经,给世人带来了伊斯兰信仰,穆斯林也在穆圣(愿主福安之)的感召下不断获取战略胜利,最终征服拜占庭帝国及周边国家。

起初,穆斯林群体只是注重信仰相关方面的事物,对于社会生活、科技、文明的发展,穆斯林似乎并没有过于看重。随着时间的流逝,穆斯林的信仰不断增强,穆斯林对伊斯兰信仰的理解不断升华,穆斯林王朝版图不断扩大,穆斯林文明的发展也进入黄金时代。彼时,穆斯林特有的城市文化,远超同期任何国家与地区。

随着信仰的深入以及社会生活水平的发展,穆斯林开始更加注重科技与文化的发展,尤其是物理、化学、天文学等实用型学科。

对未知事物的探索,是每一个正常人的基本心理追求。哈里发曼苏尔在为期间,他率先派遣学者使团前往拜占庭帝国进行学术访问及交流,从拜占庭帝国带回珍贵数学文献,出于敬意,拜占庭帝国统治者给哈里发曼苏尔送去了欧几里德几何学著作以及若干物理学著作。

回到巴格达后,穆斯林学者们随即开始研读来自拜占庭帝国的这些典籍,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更为先进的学科。阿尔玛门(Ma’mun)就任哈里发之后,进一步加大了科学技术的发展。阿尔玛门本身就是一名学者,他具有一定的科学理论基础,他就任哈里发时的一大目标,就是大力发展科技生产力。他更为频繁地派遣学者们前往拜占庭帝国,搜集各类典籍并翻译至阿拉伯语,供穆斯林学习使用。

公元770年,印度科学家曼卡(Manka)来到阿拔斯王朝首都巴格达,他的到来,让穆斯林帝国的数学学科得到了长远发展。

在阿尔玛门时代,学者们系统性地将希腊典籍翻译至阿拉伯语。在阿尔玛门及当时众多穆斯林学者们的不懈努力之下,巴格达的智慧屋成为彼时世界的瑰宝。

简言之,作为穆斯林,我们务必要了解自己的历史,一定要时刻谨记穆斯林文明的辉煌历史。但是,我们也切不可妄自菲薄,沉迷于往日辉煌无法自拔。

换言之,我们必须时刻警醒自己,我们必须明白,伊斯兰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并不仅仅是历史的辉煌,更在于它背后的启迪——开明、开放、包容、和谐、共促发展。

 

编辑:叶哈雅

出处:Worldbulletin

原文:The Islamic Legacy

链接:http://suo.im/4KHflA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伊斯兰的文化遗产
  • 伊斯兰文明的黄金时代
  • 中国穆斯林的银幕闪光,第五代女导演的回归之作
  • 杂感
  • 伊斯兰的希吉莱新年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