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阿拉伯人对古埃及早有研究

在世界各国的教科书中�都把古代埃及的研究成果归功于欧洲学者�例如第一位解读法老时代文字的人�其实�在欧洲列强侵略埃及之前�阿拉伯的学者对埃及古代文化遗产早有研究。  只不过�西方人以强大的武器说话�制造欧洲是世界文明中心的假象�无耻地掠人之美�打击别人�提高自己。

英国伦敦大学考古学院的一位有良知的教授奥卡沙‧艾-达利博士最近出书揭露一个重大的历史错误�阿拉伯人比欧洲学者早一千年就很熟悉古代埃及的象形文字�决非欧洲人是第一“发现”者。   因为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早被解读�阿拉伯穆斯林的学者对古代埃及社会十分了解�尤其对法老社会和政治状况的研究。  但是�西方军队占领中东之后�对当地的学术研究尽力压制和约束�不给他们发表的机会�只强调西方学者成就巨大�以“研究和保护文物”为理由�把大量盗窃的稀世古董据为己有。

二百多年来�一直使世界震惊的“罗塞塔石碑”就是这种谎言的罪证�他们以此开创了西方的“埃及学”研究�成为世界学霸。   (罗塞塔石碑是1799年法国入侵者在埃及海港城市罗塞塔“发现”的一方古碑�上面有三种古代文字�刻于公元前196年�托勒密王朝时代。  后来�英国同法国争夺埃及赃物�用军事力量抢夺了这块石碑�作为侵略世界的“战利品”放置在大英博物馆。---- 编译者)   这块石碑上刻着的三种古文字�阿拉伯学者早有研究文献和记录�但是法国政府宣布是法国人的“新发现”�否定以前所有的研究成果�认定了一名法国学者让-弗朗索瓦‧商博良是“破译”埃及古文的第一人�盗名窃誉。

艾-达利博士的研究揭露�“埃及学是被欧洲中心论者独霸了两个半世纪的专题�彻底否认比他们早一千年的伊斯兰文明对埃及古代学术的研究成果。”

他说�“在拿破仑时代之前�欧洲人对中东和古埃及文明几乎一无所知�他们只在《圣经》看到过那里的神秘传说。   他们认为《圣经》描述的法老时代�早已被那里的现代居民忘记的一乾二净。  他们还认为�埃及人从七世纪开始因为阿拉伯人的扩张而被融入了阿拉伯文化�忘却了自己的祖宗。”

他说�“这是过份仓促的结论�完全无视中世纪阿拉伯学者�以及从七世纪到十六世纪其他国家学者对古代文化的钻研精神。  实际上�在欧洲的文艺复兴之前�那里的官方和民间都保留了大量的中世纪学术研究资料。  研究显示�穆斯林的学者不仅对古代埃及有很深入的研究�而且他们能很准确地解读古代的象形文字。”

在公元前30年�埃及遭到罗马人的入侵�象形文字开始衰落�但一直使用到公元五世纪�对于中世纪的埃及人和阿拉伯学者�象形文字不是什么神秘的文字�他们有大量的数据可以查证。  例如�欧洲人对象形文字的最早结论是�每个符号代表一个概念�但阿拉伯学者的研究远远超过西方人的水平�他们已经认识到埃及古代象形文字的声音符号和语法规律。

艾-达利博士在阅读了古代阿拉伯学者的著作后发现�这些是被西方学者所努力淹没的知识宝库。  他为此花费了七年功夫。  他说�“这些古代的文献散落在世界各地�大量的资料收藏在民间。  即使在欧洲各国文献馆保管了一部分古埃及文献�分类和排列都很凌乱�没有完整的系统。   我不能像研究现代学问那样�找到数据的顺序�而是每件数据都须当作个别处理�进行归类。”

他说�“看来�这些是被欧洲学者故意忽视的珍贵资料�他们认为�穆斯林和阿拉伯人不懂得文明�没有什么高明的见解�他们的著作不值一读�所以�被凌乱地随意丢弃。”  那些欧洲著名的阿拉伯专家或东方学家�都是各国殖民政府的御用文人�享有很高的生活待遇�他们的工作目标是寻找数据证明殖民主义的伟大和光荣。

艾-达利博士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联想到阿拉伯人对古代埃及的研究。   当初�他在一项研究的课题中�涉及到一位古代穆斯林的学者�阿布-伯克‧艾哈迈德‧伊本‧瓦赫希亚�生于公元九世纪。  从他的遗着中发现�他对古代象形文字有清楚的解读。  他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天才语言学家�因为他对象形文字的理解�不仅是图像�而且语音和语法关系�他从而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著作中探索埃及人的科学成就。

他说�“从瓦赫希亚的遗着中�对照现代欧洲人的研究�我们发现他对象形文字的符号理解得很准确。  例如�根据欧洲学者艾兰‧戈迪纳爵士的古代埃及语法书�他在附件中列了一张语法规律表�再看看瓦赫希亚的古埃及语法研究�英雄所见略同�但比这位英国爵士早八百年。”

他说�“西方学者对阿拉伯人的研究误解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他们不愿了解伊斯兰�认为《古兰经》不屑一顾。  在他们看来�这些熟读《古兰经》的阿拉伯学者们头脑�化�无知�他们不会理解古代埃及的科学和智慧。  如果想得知古代埃及真相�只有彻底抛弃阿拉伯人的障碍�另辟蹊径。

从严肃的学术角度�阿拉伯的学者们不像欧洲人想象的那样�沉迷于伊斯兰信仰中�不尊重科学和事实。  他们的思想和观点�是属于宇宙总体论�例如人类同一来源�有共同的理性�只是语言和习俗不同而已。  由于西方殖民主义和种族优越论作怪�数百年来被散失在世界各地的阿拉伯学者著作肯定很不少�这应当是当代学者认真探索的一个新课题。”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幸运的黑奴”——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
  • 美国中情局秘史:四天推翻伊朗民选政府
  • 伟大的穆斯林旅行家:伊本•白图泰
  • 穆斯林如何对待基督徒?
  • 穆斯林在一战中的牺牲与贡献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