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穆斯林妇女对古典伊斯兰文明的贡献——医疗护理

穆斯林妇女对伊斯兰文明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其中,穆斯林女学者们在教法、圣训学及人文学科方面的贡献早已被多数人所熟知,而穆斯林妇女在科学、医学、政治等方面的贡献却依旧鲜有人知。

……

纵观伊斯兰历史,从伊斯兰的早期起,穆斯林妇女就对各自社会伊斯兰文明的发展发挥着重大作用。举例而言,为世人所熟知的圣妻阿伊莎(愿主纳悦之),她有着特殊的管理才能,同时也是著名的圣训学家、法学家、教育家、演讲家。

此外,不少文献中都指出,穆斯林妇女在医学、文学、教法学等学科都作出了突出贡献。这种“传统”也延续到了当代,当今世上首位女性战斗飞行员萨比哈•格克琴(Sabiha Gökçen)就是一名穆斯林,她也曾担任土耳其航空局首席培训师。

在这里,我们简要为您介绍几位穆斯林女性对数学、医学、天文学、仪器制造、慈善及政治方面所做的贡献,以重新激起穆斯林女性的学习热情。

医疗护理

纵观伊斯兰历史,自从穆圣(愿主福安之)时代起,穆斯林妇女就对社会及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且杰出的贡献,她们的努力与付出极大改善了自己所处时代的生活及经济水准。

历史上的穆斯林妇女曾积极参与到教育、医学、管理、宗教等各个社会层面中,因为她们一直以来都特别关心自己族人以及世人的福祉。伊斯兰信仰要求每一个穆斯林都应当关心社会的发展与安危,因此,我们也看到历史上的穆斯林迫切地追求着科技发展,历史上的穆斯林总是对科学知识充满了渴望。

就医学而言,随着伊斯兰信仰的发扬光大,越来越多的妇女开始公开行医,尤其是在战场上,她们可以医治任何伤患,不必拘泥于性别的差异。但是,由于伊斯兰对男女两性的接触与交往有较为严格的规定,穆斯林女子医疗工作者通常只会给自己的亲属医病,穆斯林女子的病患大多数情况下也会由女性医疗工作者来医治。下面,就让我们认识几位在医学及医疗方面作出突出贡献的穆斯林女前辈们。

据史料记载,伊斯兰历史上第一位医护工作者是萨德•阿斯拉米亚的女儿鲁菲妲•阿斯拉米(Rufayda Bint Saad Al Aslamiyya)。自伊斯兰早期起,各类文献就记载了不少穆斯林女性医疗工作者,其中包括:努赛巴(Nusayba Bint Kaab Al-Mazeneya),她曾在著名的乌乎德战役中冲上前线救死扶伤;乌姆•思南•伊斯拉米(Umm Sinan Al-Islami),皈依伊斯兰之后,她遂即请求穆圣(愿主福安之)允许她与战士们一道上前线,请求穆圣(愿主福安之)允许她履行一名护士的职责;乌姆•瓦拉格(Umm Waraqa),她不仅参与了古兰的收集工作,更在白德尔战役期间随军提供医护服务。

接下来,就让我们尽可能详细地去追溯那些辉煌的历史,从而激励我们更好地展望未来。

鲁菲妲•阿斯拉米

 

萨德•阿斯拉米亚的女儿鲁菲妲•阿斯拉米生活在穆圣(愿主福安之)时期,她被称为伊斯兰历史上首位正式医护工作者,即如今的护士。公元624年3月13日的白德尔战役爆发时,鲁菲妲曾跟随先知穆圣(愿主福安之)一同赶赴前线冒着生命危险救死扶伤。

鲁菲妲的父亲是一名外科医生,父亲行医时,鲁菲妲经常会在他身边协助他。鲁菲妲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医护事业,她热衷于帮助病患减轻痛楚,并最终成长为一名专家级的医疗工作者。她曾在战场上搭建的临时医院中进行医护工作,穆圣(愿主福安之)甚至曾下令将所有都伤员抬到鲁菲妲所在的医护帐篷,因为鲁菲妲有能力帮助到他们。

据记载,鲁菲妲极为友善,她对医护工作极为用心,她也是一名优秀的医护管理者。凭借她的专业知识与才能,鲁菲妲又培养了大量穆斯林妇女成长为医护工作者。不仅如此,她还是一名社会工作者,她曾帮助族人解决很多难题。此外,鲁菲妲也特别关注少年儿童、孤儿、残疾人及贫苦百姓的疾苦。

希法•宾提•阿卜杜拉(Al-Shifa bint Abduallah)

希法是一名女圣门弟子,她在早期穆斯林社会有着极高的声誉,她是当时穆斯林群体中最为聪慧的女信士之一。在愚昧时期那种不崇尚女子教育的背景下,她却学习成长为一名有学识的女信士,尤其在公共管理及医学方面卓有建树。她的本名是“莱拉”,当时的人们之所以称她为希法,主要是因为她在护理及医疗方面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因为阿拉伯语中的“希法”一词含有“治愈”之意。

希法发明了一种预防蚂蚁叮咬的方法,穆圣(愿主福安之)对该方法表示赞许,并要求希法在穆斯林妇女中间教授并传播该预防方法。

努赛巴•宾提•哈里斯•安萨里(Nusayba bint Harith al-Ansari)

努赛巴又称乌姆•阿提雅(Umm ‘Atia),她曾以医护工作者的身份奔赴前线为伤员提供救治,并为战士们运送食物、饮用水及急救物资等。

十五世纪奥斯曼帝国穆斯林女子医疗工作者

自伊斯兰早期起,穆斯林社会中就涌现出了大量女子医疗工作者,但是,对于她们的记载却是少之又少。纵然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某些历史文献中找到一些关于她们的蛛丝马迹。

十五世纪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有一位名叫赛热福丁•苏本措鲁(Serefeddin Sabuncuoglu)的外科医生,虽然他是一名男性医生,但是他所撰写的医学巨著详细描述了产科及妇科相关知识,同时还描述了针对女性患者的一系列治疗方法及步骤。而关于这名医生的重点在于,他曾与大量女性医生及医护工作者共事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则是同时期的西方世界——当时,西方医学界由男性主导,而女性医疗工作者则备受打压。

奥斯曼帝国安纳托利亚地区涌现出了大量女性医疗工作者,她们最擅长的,就是女性生殖系统疾病、妇科疾病及生产相关的疾病。有趣的是,在赛热福丁的著作中,我们还发现了不少穆斯林女医生行医的绘图。赛热福丁的著作也从另外一个方面反映了伊斯兰文明的开放与包容,毕竟,赛热福丁是一名男性医生,而他的著作中却包含了诸多妇科病的内容。

总而言之,我们如何看待女性在医学发展史中所扮演的角色,最终将直接反映出我们社会对待妇女的态度。

叶哈雅译自:

http://muslimheritage.com/article/womens-contribution#sec_1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幸运的黑奴”——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
  • 美国中情局秘史:四天推翻伊朗民选政府
  • 伟大的穆斯林旅行家:伊本•白图泰
  • 穆斯林如何对待基督徒?
  • 穆斯林在一战中的牺牲与贡献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