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历史的节点

巴勒斯坦

从1917年英国政府宣布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国,到今天特朗普宣布美国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经过了一百年。这一百年,是一个民族的梦想成真,与另一个民族的穷途末路。是西方世界的崛起,与伊斯兰世界的没落。是两种文明在人类社会的此消彼长和世界秩序弱肉强食的残酷现实。

当奥斯曼军队在一战中东大势已去,决定死守加沙战线,以阻止英军北上,守住耶路撒冷这座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城市时,犹太复国主义者正通过各种渠道游说英国内阁主要成员,表示欧美的犹太财团愿为这场大战提供政治上与经济上的支持,以换取战后犹太人能在耶路撒冷建国。

英国政府希望能在1917年圣诞节之前攻下耶路撒冷,以安抚厌战的英国民众,并计划将这座城市交由一个能够由英国支配并在伊斯兰世界腹地保持独立性的政府控制,而不是交给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战后国际政府共管,所以,再没有比犹太复国主义者更理想的盟友了。在加沙战役开始前,英国外交大臣阿瑟·贝尔福致信沃尔特·罗斯柴尔德,告诉他,英国女王陛下意欲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国,并会尽全力促成此事。

稳操胜券的英军,在两次加沙战役中均未能突破奥斯曼军队防线,10月22日发起第三次加沙战役,陆军与海军将全部炮弹倾泄在敌方阵地,将加沙城夷为平地,于11月6日突破土耳其人阵地。两天后,犹太复国主义者在《犹太纪事报》迫不及待发布了贝尔福的信函,告诉世界英国政府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的中东政策。此时,英军刚进入巴勒斯坦,脚尚未站稳,耶路撒冷还是奥斯曼帝国的领土。

奥斯曼军队失去加沙后,又迅速与德国盟军建立新防线,以阻止英军抵达耶路撒冷。但是土耳其人和德国人,均不愿看到耶路撒冷遭遇战火,于12月8日从耶路撒冷撤军,结束奥斯曼帝国对其四百年的统治,以及它1280年的伊斯兰历史。一百年后,几乎与此同时,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在加沙战役的前一年,麦加的谢里夫侯赛因在埃及英国官员游说下,发动反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起义。这使奥斯曼军队腹背受敌,在东西两线与英军作战、北线与俄军作战的同时,还要应对南方造反的阿拉伯人。消息传到英国统治下的印度,全印穆斯林联盟立即通过一项决议,谴责阿拉伯人的反叛,警告阿拉伯人正在帮助欧洲主宰中东。这种泛伊斯兰主义的忧虑立即变成现实,阿拉伯人被《贝尔福宣言》出卖。

一百年以来,穆斯林世界经过艰苦斗争,去殖民化,建立独立自主的现代民族国家,消除欧洲对它的影响。但今天看来,情况并未有多大改观,只是美国政府取代了英国政府,谢里夫侯赛因成为穆罕默德·萨勒曼。对于犹太复国主义者而言,一百年后他们更接近目标,也更易于行事。

若参照十八世纪前后西方的社会状况来推论人类历史走向,未来属于伊斯兰。在当今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一种宗教像伊斯兰这样富有生命力。它在今天,像极了中世纪欧洲推动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那股社会力量,或具有新教先驱那种要改变历史进程的革命精神。国际社会对伊斯兰的“恐怖主义”指控,正是一种教会对新教的恐惧心理。

由启示历史观来看,伊斯兰也有着光明的未来。即便未来不在明日,也必将在末日来临时。到那日,人类历史将展现它最终的形式。这种对人类历史的信仰,虽不可等待,不可验证,却能给予穆斯林一种必胜的信念。而这种信念,往往能够在历史中呈现一种足以改变事物的决定性力量。阿拉伯人在公元七世纪就是凭借这种信念改变了当时世界,波斯和罗马仅数十年间就退出历史舞台。也是这种信念,1187年,萨拉丁从十字军手中收复耶路撒冷。

在现代社会,伊斯兰是面对世俗化冲击在人类所有传统文化中保存最好的。当然,若持一种进步论观念,传统并无可圈可点的优势,反而象征着落后和愚昧,而未来、新事物或“现代”,总之传统的反面,才是代表人类未来和幸福的进步力量。但这种自信,正在现代社会人类遭遇的精神危机面前瓦解。

民主与自由主义制度要想顺利运行,必须重新将已经抛弃的若干“前现代”的传统文化拿回来重新放在它们原来的位置来担当道德典范的作用。伊斯兰将有助于解决人类社会的道德危机。不是激进主义,而是一种能拯救人心的真正的天启宗教的善和真理。

然而伊斯兰这光明的未来,却与当今穆斯林的处境形成鲜明对比,让人丝毫看不到希望。连日来,穆斯林抗议特朗普,向国际社会要正义,揭露事件背后的政治阴谋。但若穆斯林仅以对正义的诉求来对抗强权政治,那就是未认识到政治的本质。现有国际秩序,是霸权的体现,不是道义。即使玛丽·安·格兰顿的“美丽新世界”,世界依旧黑暗。没有实力,就没有正义,不论抗议多么义正严辞。

特朗普与以色列固然可恨,但最令人痛恨的还是阿拉伯国家政府。只有代表统治者个人利益的君主专制政府和军人独裁政府,才敢于以出卖耶路撒冷为代价来谋取个人利益。这些人或信仰权力,或信仰民族,或信仰教派,总之伊斯兰不在他们信仰第一位。甚至民族、教派也不是第一位的,他们只信权力。

穆斯林国家这样的政府,已经不再代表穆斯林的利益。如果阿拉伯穆斯林不矢力同心改变本国政治状况,谋求一个代表广大穆斯林利益的民主政府,未来就不只是特朗普一句在意识形态上支持以色列的口号。

特朗普为讨以色列一方欢心以及兑现自己在竞选时的一句承诺,无视十几亿穆斯林民意。这意味着,要么这个人疯掉了,要么这十几亿人空有数量。一方面他们说我们反对恐怖主义,一方面他们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一个民族要多么弱小才会这样任人摆布?相较于抗议和对政治阴谋的批判,自我反省更重要,没有比自我反省能更有助于改变现状的。行动总是在痛定思痛的觉醒之后。

一百年前,欧洲力量主宰中东。一百年后,中东仍风雨飘摇。再过百年,情况或有改观,但这一代穆斯林已无缘见证。即便历史以它最快的速度转变,就目前情况来看,依旧没有希望。他们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守望,是伊斯兰历史最残酷的展现。

 

2017年12月7日

写于德州

12月12日改定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幸运的黑奴”——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
  • 美国中情局秘史:四天推翻伊朗民选政府
  • 伟大的穆斯林旅行家:伊本•白图泰
  • 穆斯林如何对待基督徒?
  • 穆斯林在一战中的牺牲与贡献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