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爱因斯坦:以色列“希鲁特”党等同于纳粹法西斯

1948年12月4日,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联合汉娜•阿伦特(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最具原创性的思想家、政治理论家之一)等犹太名人,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

此前不久,以色列正式宣布建国,随之而来的,是成百上千个巴勒斯坦村庄被夷为平地,数以万计巴勒斯坦人被迫逃离家乡。

在这封公开信中,爱因斯坦等人言辞谴责了以色列新兴的希鲁特党(又称赫鲁党),以及该党年轻的领导人梅纳赫姆•贝京。

希鲁特党成立于1948年,1988年并入利库德集团。利库德集团主张约旦河西岸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久首都”,同时坚决拒绝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进行和谈。

早期的希鲁特党隶属犹太恐怖主义组织“伊尔贡”,该组织以其残暴屠杀、打压巴勒斯坦人的罪行而臭名远扬,并最终给阿拉伯人带来惨痛的“灾难日”。1947至1948年间,伊尔贡带领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人发起大清洗、大屠杀。

在信中,爱因斯坦等人对希鲁特党做了如下描述:“这个政党,其组织机构、运行手段、指导思想、政治及社会需求与纳粹及法西斯主义几乎毫无异处。”

试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仅仅数年时光,一群经历过犹太大屠杀的犹太精英就在美国著名媒体《纽约时报》中刊发这样一篇公开信,这表明,彼时的犹太精英们确实对所谓的“犹太国”持保留甚至反对意见。与他们相对的,便是那些通过暴力、恐怖手段一心打造以色列国的犹太复国主义者。虽然爱因斯坦等人从根本上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可如今,这种声音几乎已消失殆尽,其影响力亦已微乎其微。

1967年以前,以色列政府一直禁止希鲁特参与组建政府,直至1988年,希鲁特党最终与其他政党一同并入利库德集团。早期领导希鲁特与伊尔贡组织大肆开展恐怖主义暴行的梅纳赫姆•贝京,于1978年获得该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而利库德则成为以色列政府主要执政党。

换言之,被爱因斯坦等人称为“充斥纳粹及法西斯主义思想”的希鲁特党,最终赢得了“民心”,成为以色列政界及社会的绝对主流。

如今的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也是利库德集团党主席,他主导组建的联合政府中,极右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主席阿维格多•利伯曼被委以重任,担任以色列国防部长一职。

近几个月,被封锁围困的巴勒斯坦民众持续在加沙地带发起游行示威,对此,以色列国防军予以暴力打压,无数平民死于非命。然而,国防部长利伯曼却对此表示支持,他直言:“整个加沙,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辜的。”

可想而知,当一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发出此类言论时,这个国家的士兵在嬉笑间射杀巴勒斯坦平民,并拍摄视频流出,其实也不足为奇。

利伯曼部长这种远超法西斯主义的极端言论,已经成为以色列政界及社会内部的主流声音。内塔尼亚胡的联合政府中,充斥着各类违反人类道德的腔调与言论。

以色列政界还有诸如司法部长沙凯德这般极端右翼分子,她曾数次表示以色列应当对巴勒斯坦人发起大屠杀,彻底清除巴勒斯坦人。2015年,她曾表示:“所有巴勒斯坦人都是我们的敌人,每个巴勒斯坦人都是战斗分子,他们的头颅应当沾满鲜血。所有与以色列为敌的巴勒斯坦人都必须灭亡,这些‘烈士’的母亲也不应再活,我们亦应摧毁他们的房屋与家园,让这些蛇蝎的后代也无处可遁,否则,他们必将卷土重来。”

沙凯德发布这番言论不足数月,内塔尼亚胡就任命她担任以色列司法部长。

沙凯德隶属以色列犹太家园党,该党主席为以色列教育部长纳夫塔里•本内特。和斯沙凯德一样,本内特也因一系列暴力极端言论而著称。每当外界批判或谴责以色列士兵的种种暴行时,本内特都会第一个跳出来做辩护,其他以色列政客则会紧随其后。

本月19日,以色列大肆庆祝其独立。曾经被爱因斯坦等犹太精英称为“纳粹与法西斯主义”的希鲁特虽然已不复存在,但其政治理念依旧活跃在以色列政坛,牢牢掌控着以色列政治。以色列领导人总会公开谈起针对巴勒斯坦人的屠杀与种族清洗,与此同时,他们也疯狂地自诩为民主、自由与人权的代言人。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以色列建国已七旬有余,纵然是早期传统意义上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或者“革命先驱”,也会被当今以色列政坛及社会中的盛行的极端暴力思想所震惊。

诚然,巴勒斯坦人依旧在为了被侵占的领土与家园、被剥夺的尊严与自由而抗争。但是,我们必须明白,以色列最大的敌人正是以色列自身。以色列毫无悔意,依旧延续着自建国伊始就推行的暴力政治理念,最可怕的是,如今的以色列政坛,早已被暴力分子、种族歧视分子以及隔离分子所占据。

在这样一个所谓“中东地区唯一的民主”国家,任何针对政府暴行的异见,都已无容身之地。

如今的以色列,已经由内塔尼亚胡、利伯曼、本内特、沙凯德之流所掌控,不论是政界还是社会内部,他们都已成绝对主流,而他们的背后,更是一场宏大的右翼宗教民族主义运动,丝毫不考虑、不顾及巴勒斯坦人的安危与死活,以及国际法律法规与相关人权法则的规定。

早在1938年,爱因斯坦就曾反对过以色列建国。他表示,以色列建国,与犹太信仰的本质相悖。

1946年,他又公开表示:“我无法理解以色列为何要建国,我坚信这不是件好事。”

毋须赘言,倘若爱因斯坦尚在人世,想必他定会参加BDS运动。BDS,即抵制、撤资、制裁,是针对以色列暴行与违法行径的非暴力反制措施。

同时,爱因斯坦无疑也会被以色列政客及其支持者们称为“反犹太分子”,或者“憎恨自我的犹太人”。

我们现今的重中之重,就是改变这种陈词滥调。须知,巴勒斯坦儿童并非什么恐怖分子,不是什么蛇蝎祸患,巴勒斯坦平民也并非敌对战斗分子,种族灭绝、种族清洗与屠杀等政策绝不能成为常态。

以色列建国已70年有余,巴勒斯坦人民依旧在抗争。问题在于,这个世界能否理解巴勒斯坦人民的磨难与抗争,世界是否愿意与巴勒斯坦人民一道坚持正义,追求自由。

只有这样,希鲁特党的阴魂才会散去,犹太复国主义者们纳粹一般法西斯主义的政治理念才不会继续猖狂。

 

叶哈雅译

 

http://www.milligazette.com/news/16234-the-ghost-of-herut-einstein-on-israel-70-years-ago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幸运的黑奴”——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
  • 美国中情局秘史:四天推翻伊朗民选政府
  • 伟大的穆斯林旅行家:伊本•白图泰
  • 穆斯林如何对待基督徒?
  • 穆斯林在一战中的牺牲与贡献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