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美国第三任总统杰佛逊的古兰经

托马斯•杰斐逊,美利坚合众国第三任总统(1801年─1809年)、《美国独立宣言》主要起草人、美国开国元勋之一、与华盛顿、本杰明•富兰克林并称为美利坚开国三杰。

两百多年以前,美国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下令重新修复国会图书馆,托马斯•杰斐逊大量藏书被国会收购。杰佛逊总统的藏书共有6487册之多,其中最令外界感到惊奇的,是一本1734年出版的古兰经英译本。

历史学家认为,杰佛逊总统之所以会收藏一本古兰经,只是出于对于不同宗教信仰的好奇。青年时代的杰佛逊主攻法学,或许,他确实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伊斯兰的司法体制才会去研读古兰经。

然而,对于很多美国先民而言,这本经典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据记载,早期黑人中,20%是穆斯林。虽然现如今的我们似乎早已忘却了黑人穆斯林对早期美国发展的贡献,但是,对于杰佛逊时代的美国人而言,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虽然黑人群体曾在美国受尽磨难,但是,黑人穆斯林一直都在秘密坚持着信仰。

1807年,美国奴隶贩子从塞内加尔绑架了欧麦尔•本•萨伊德,将他带到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卖给了一个残暴无比的奴隶主。赛伊德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纵然沦为奴隶,赛伊德依旧坚守信仰,他的故事也被收录在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据记载,1810年,赛伊德曾试图逃离奴隶庄园,随后在北卡罗来纳州费耶特维尔地区被捕。

欧麦尔•本•萨伊德,照片收录于耶鲁大学

被捕之后,赛伊德迅速引起了官方及狱友们的注意。很多时候,赛伊德都非常安静,有人甚至认为他很神秘,他祈祷的方式很“奇怪”,他在监狱的墙壁上用阿拉伯语书写古兰经文。据监狱日志记载:“赛伊德牢房的墙壁上涂满了奇怪的字符,当地学者无法破解这些字符到底为何意。”

刑满释放后,赛伊德被卖给当地一个政治家。作为政治家,新主人想通过赛伊德制造一个政治事件。在官方记载中,这位政治家奴隶主“鼓励”赛伊德改信基督教,并“说服”他书写自己的信仰历程。

若干年后,该政治家公开宣布赛伊德改信基督教,并在全美电台及报纸宣传这一事件。随后的近三十年间,全美不同媒体都在不断报导这一事件,声称“一名信仰穆罕默德教的穆斯林抛弃了之前的信仰,改信了基督教”。

虽然这位政治家对外宣称赛伊德已经不是奴隶,但是,赛伊德一生都没有获得自由。

纵然如此,赛伊德还是用阿拉伯语留下了他的内心独白。那个时代,当地人依旧对阿拉伯语一无所知,这也给了赛伊德一个书写历史的机会。倘若那些“鼓励”赛伊德改信基督教的“成功人士”能够读懂这篇独白,赛伊德必定会收获更为悲惨的结局。

赛伊德在这篇独白中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是穆斯林,被贩卖至美国沦为奴隶之后,自己虽然被迫诵读基督教“主祷文”,但他从未放弃伊斯兰信仰。他还说,这种剥夺他人自由的暴行,终将带来真主的怒火与刑罚。

赛伊德写道:“美国人啊,北卡罗来纳州的人们啊,难道你们不畏惧真主吗?难道你们坚信真主不会责罚你们吗?”

赛伊德表示,在信仰的支撑之下,他一生都在与奴隶制做斗争。那时的奴隶主喜欢买穆斯林奴隶,然后让他们改信基督教,并以此为荣。

 

乔布•本•所罗门

18至19世纪,不少穆斯林黑奴也曾声名远扬,因为,他们的学识与智慧远远超过了掳取他们为奴的奴隶主。乔布•本•所罗门就是其中一员。

1730年,所罗门被掳到美国马里兰州沦为奴隶,如赛伊德一样,所罗门也曾试图逃离这种奴隶生活,被捕入狱后,他的经历引起了当地一名法官的注意。这位法官非常赏识所罗门的学识,他写道:“无论何时何地,所罗门都坚守信仰,他从来都不会以一种取悦他人或怪异的方式去谈论他的真主。关于造物主以及未来的美国,所罗门都有着远见卓识,他的见解公正且理智。”

或许,美国史上最著名的穆斯林黑奴,就是阿布杜•拉合曼•伊布拉欣。

伊布拉欣来自廷巴克图(现马里)一个显赫的贵族人家,被尊称为“摩尔亲王”。1820年,伊布拉欣受到了媒体的关注,但他一直未能重获自由。二十几年过后,美国时任国务卿亨利•克莱开始关注伊布拉欣,后来,在约翰•昆西•亚当斯总统的干涉下,伊布拉欣重获自由,并最终离开美国,前往利比里亚自由生活。至此,伊布拉欣已经在美国沦为奴隶长达四十年之久。

离开美国前,伊布拉欣发表了一篇关于宗教信仰的评论。外界对这份评论褒奖有加,有媒体表示:“伊布拉欣精心研读了《圣经》,他的不满之处在于,美国的基督教徒并没有遵循《圣经》的教导。”

虽然相关方面一直都在统计黑奴中的穆斯林人口数量,但具体数目依旧无从得知。然而,我们可以确定的是,绝大多数黑人穆斯林沦为黑奴后依旧坚守信仰。1842年,查尔斯•科尔柯克•琼斯发表了《美国黑人宗教信仰探究》一书,琼斯指出,信奉伊斯兰信仰的黑人穆斯林被迫接受基督教信仰,但他们依旧保留了伊斯兰信仰。琼斯在书中写道:“黑人穆斯林告诉我,基督教将造物主称为上帝,他们则认为造物主是安拉,耶稣基督就好似穆罕默德,是一位使者。究其本质,一切都是相似的概念,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欧麦尔•本•赛伊德也曾做了类似论述。赛伊德在其自传中提到了《福音》诗篇23章,他用阿拉伯语对这章内容做了翻译,但是在开头,他写下“太斯米”—— “奉至仁至慈真主之名”。

琼斯这样的传教士坚信,像赛伊德这种沦为奴隶的穆斯林早已放弃了伊斯兰信仰,他们认为,这些黑奴会为了减轻磨难而诚心诚意地改信基督教。事实却恰好相反,他们最终也看清了伊斯兰信仰对这些黑奴的意义,就连杰佛逊总统,也开始研读古兰经。

倘若杰佛逊总统在职期间能与赛伊德、所罗门、伊布拉欣等人会面或详谈,杰佛逊总统想必也不会排斥伊斯兰信仰。杰佛逊总统在自传中如此写道:“所谓宗教自由,就是保护犹太教徒、非犹太教徒、基督教、穆斯林、印度教徒以及一切无宗教信仰者的合法权益。”

然而,杰佛逊总统关于宗教自由的遐想似乎停留在了理论阶段。抛开这些理论研究,我们发现,杰佛逊总统一生中并未主动接触过他口中的“穆罕默德教信徒”,他甚至不知道穆斯林竟然就生活在他的身边。杰佛逊一生中总共拥有600多名黑奴,他也从未问过这些被迫沦为奴隶的黑人兄弟们,是否能够读懂古兰经。

---------------

叶哈雅译自:

http://www.islamicity.org/16209/why-thomas-jefferson-owned-a-quran/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幸运的黑奴”——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
  • 美国中情局秘史:四天推翻伊朗民选政府
  • 伟大的穆斯林旅行家:伊本•白图泰
  • 穆斯林如何对待基督徒?
  • 穆斯林在一战中的牺牲与贡献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