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幸运的黑奴”——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


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画像

在很多西方人看来,伊斯兰属于新兴外来信仰,他们总是带着敌意看待伊斯兰和穆斯林。

如今的穆斯林,就好似一个多世纪之前的犹太人,备受屈辱。当今犹太人在西方所取得的成就和社会地位,往往使人们容易忽视这一问题甚至对此产生疑问。然而,反犹主义思潮在西方历史上确实一直存在,19世纪末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还曾出现过两次反犹主义高潮。

至于伊斯兰,它是否真的属于西方新兴信仰呢?对此,很多人都会给出肯定答案。毕竟,穆斯林在西方社会崭露头角,似乎就是在近几年。

然而,早在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之前,穆斯林就在美洲大陆生活。

据考证,最早抵达美洲大陆的穆斯林,源自大西洋奴隶贸易(又称跨大西洋奴隶贸易)。16世纪至19世纪时期(也有人认为早至15世纪,并持续至20世纪),西方殖民者在环大西洋地区绑架非洲大陆人民,作为廉价劳动力卖给美洲大陆殖民者。奴隶的来源主要是非洲西部和中部,这些地区本就是穆斯林聚居区。然而,提到黑奴历史时,历史学家只承认那是一段黑暗的历史,关于黑奴身份、宗教信仰等信息,我们鲜有耳闻。

2012年,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与伦敦国家肖像艺术馆达成一项重要合作协议,卡塔尔同意将一幅黑人画像借给英国保存五年,用于展览及共同研究。报道称,此画绘于1733年,画中人为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Ayuba Suleiman Diallo),是18世纪英国知名的非裔穆斯林,迪亚罗对英国理解非洲文化、身份和宗教方面起着恒久的影响和作用。这幅画被视为西方社会最早表现奴隶获得自由的画作。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探寻迪亚罗满是坎坷却又无比辉煌的一生,探究一名被贩卖至美国的黑奴缘何会成为英国备受尊敬的学者级人士。

迪亚罗出生于塞内加尔一个宗教学者世家,他智力超群,聪慧无比,少年时期,他就通背古兰经,并逐渐成长为塞内加尔著名的教法学家。

虽然迪亚罗在塞内加尔备受尊敬,但是,如很多非洲人民一样,他也被迫沦为奴隶贸易的受害者。1731年,侵略者绑架他之后剃掉他的胡须,将他卖着马里兰州(Maryland)一家烟草厂。

虽然沦为奴隶,但迪亚罗并未放弃信仰。每一天,他都会偷偷跑到树林独自礼拜。然而,奴隶主家的小孩发现他礼拜,总是用污秽物袭击他,忍无可忍之下,他决定拼死逃离。然而,逃跑不久,迪亚罗就被捕了,随后被扔进监狱。

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在狱中,迪亚罗认识了一名英国律师,他叫托马斯•布鲁特(Thomas Bluett)。迪亚罗的虔敬、坚持、正直与学识令布鲁特对他刮目相看,不知不觉间,二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布鲁特在其回忆录中谈到迪亚罗时说:“迪亚罗有着超群的记忆力,他十五岁就能完整背诵他们宗教的经典(即古兰经),他曾默写三部古兰经。每当我对他说我忘记某事或某物,他都会笑我,因为他几乎过目不忘,他以为每个人都拥有这种能力。”

在狱中,迪亚罗给远在非洲的父亲写了一封信,不知为何,这封信从美国马里兰州抵达了英国,最终落入格鲁吉亚殖民地开创者詹姆斯•奥格尔索普(James Oglethorpe)手中。1733年,奥格尔索普命人翻译将信件从阿拉伯语翻译为英语,随后被信中内容岁感动。他折服于写信人的执着、虔诚与勇敢,随即派人远渡重洋前往美国买下迪亚罗,将他带到了英国。

不仅如此,奥格尔索普还在他的格鲁吉亚殖民地废除了奴隶制。然而,奥格尔索普于1742年离开格鲁吉亚返回英国不久,继任者们就恢复了当地的奴隶制。

 
迪亚罗写给父亲的信件原文

陪伴迪亚罗从马里兰远赴英格兰的,正是他的挚友布鲁特。布鲁特回忆,漫长旅途中,迪亚罗总是在礼拜、祈祷。出于宗教考虑,迪亚罗不愿随意去吃船上的肉食。布鲁特随即出资给他买牲畜活禽,迪亚罗自己以伊斯兰的方式完成屠宰,并自己烹饪。虽然六周的航海时间迪亚罗一直都在晕船,但他还是跟随布鲁特学会了讲英语。

到英国后,迪亚罗便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受邀与基督教牧师及神父交流、辩论。迪亚罗身上好似有魔力一般,每个与他交谈的人都会被他的才学与品德折服。就连英国国王与王后,也对他赞誉有加。很快,迪亚罗就被英国精英社会所接受,他甚至被纳入斯伯丁绅士协会,享受英国上流社会人士的赞赏。

然而,迪亚罗本人并不认为自己有多伟大,他只是感恩自己终于重获自由,重新找到了做人的感觉。

正因如此,英国著名肖像画家威廉•霍尔(William Hoare)才会选择为一位黑人画像。纵观西方艺术史,霍尔画笔下的迪亚罗是整个西方社会首位前黑奴画像。彼时的西方对于黑人的描绘极其负面,西方社会总是以恶魔或懦夫的形象刻画黑人群体,而迪亚罗的画像却和当时西方社会上流精英们的画像一般,端坐微笑,散发着高雅。有学者甚至认为这副画是西方史上第一张黑人穆斯林画像。

在接到画像的请求后,迪亚罗表示同意,但他要求霍尔给他画上传统穆斯林服饰。遗憾的是,当时的英国根本找不到他家乡那种传统服饰,于是,迪亚罗通过口头描述,帮助霍尔画出了一个身着传统服饰的迪亚罗。画像中,迪亚罗脖子上挂着一本红色的书,那就是迪亚罗亲手默写的古兰经。

1734年,迪亚罗返回塞内加尔。彼时,他的父亲早已过世,妻子也已改嫁,他的故居也被夷为平地。然而,迪亚罗并没有因此而气馁,他不断努力奋斗,最终重新获得国人的尊敬。

对现今的我们而言,迪亚罗的事迹属于一种巨大的鼓舞。如今的穆斯林群体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新型考验,每个人似乎都很浮躁。倘若我们能够学习迪亚罗在绝境中对信仰的坚持,若主意欲,我们或许也能逃离低谷、再创辉煌。

生活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生活的穆斯林,请你们记住,你们并非新兴移民,你们在美国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你们见证了美国的诞生与发展,你们是美国社会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简言之,对于黑奴历史,西方社会貌似做了诸多记录,但是,这些记录似乎并没有正面刻画出黑奴的光辉形象。对于黑奴、尤其是穆斯林黑奴对美国社会及文明发展作出的诸多贡献,历史似乎并不愿过多提及。作为后人,我们务必时刻向前人学习,时刻坚守信念、坚守信仰,以坚忍度过难关,时刻期待真主襄助的降临。

-------------- 

编辑:叶哈雅

出处:Why Islam

原文:Ayuba Suleiman Diallo: “The Fortunate Slave”
链接:https://www.whyislam.org/african-americans/ayubadiallo/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幸运的黑奴”——阿尤巴•苏莱曼•迪亚罗
  • 美国中情局秘史:四天推翻伊朗民选政府
  • 伟大的穆斯林旅行家:伊本•白图泰
  • 穆斯林如何对待基督徒?
  • 穆斯林在一战中的牺牲与贡献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