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至仁至慈的主。

Allah U Akbar (500x333).jpg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至仁至慈的主。”

《古兰经·开端章》是这部经典之母,拜功中若没有念诵开端章,则拜功不成立。因此,你可以在礼拜中,在每一拜中诵读不同于前一拜中所诵读的经文,但是假如你在拜功中,没有诵读开端章的话,那么你的整个拜功是不成立的。因此,真主的使者说:“谁没有在拜功中诵读了古兰之母,那他的拜功是有缺陷的,不完美的。”[①]即不能成立的。

开端章是古兰经之母,拜功中没有念诵它,则拜功不成立。真主在古都斯圣训中说:“我将拜功平分在我和仆民之间。仆民祈祷什么就获得什么。当仆民念‘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时,真主说,‘我的仆民赞颂我了,我的仆民可以获得所祈求的’。当仆民念‘至仁至慈的主’时,真主说:‘我的仆民赞美我了,我的仆民可以获得所祈求的’。当仆民念‘报应的主’时,真主说:‘我的仆民尊重我了,这是归于我的。这节经文在和我的仆人之间一分两半’。当仆民念‘我们只崇拜你,我们只求你佑助’时,真主说:‘这是我和仆民共有的,他有所求必有所得’。当仆民念‘求你引导我们走正路,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你所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路者的路’时,真主说:‘这是给予仆民的,他有所求必有所得’。”[②]

当我们读到这段古都斯圣训时,我们应当注意到:真主说,我将拜功平分在我和仆民之间,而没有说我将开端章平分在我和仆民间。这是因为古兰的开端章是拜功的基础,是古兰之母。

我们注意到,这节经文中有三个真主的尊名。这三个尊名——真主、至仁的、至慈的——在“特斯米”中和开端章中都重复出现。我们说,古兰经中没有重复多余一说,即便是字面上有所重复,但是在每次重复的含义上是各不相同的。因为古兰经的降示者是真主。所以,他选择的字词的位置和含义都是恰如其分,没有丝毫的重复与多余。

我们说“特斯米”(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是在我们开始做某事时,祈求真主的佑助的求助词。其中以真主的尊名而开始,意即以真主的全能和完美的属性而求取佑助,以此而佑助我们完成所做之事。但是,如果我们说,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时,则是感赞真主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这是因为我们只有使用这一尊名,才能表达我们对真主的感谢。真主的尊名中包含了一切完美的属性,因为我们赞颂他所有全美的属性;感赞他赐予我们的慈悯,免得我们说,以制服的主宰之名、以赏赐的主宰之名、以惠施的主宰之名、以至仁的主宰之名,而我们只需说“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感赞他所有的完美的属性。这句赞念便包含了真主的所有完美无缺的属性。

在“特斯米”中,我们借以向真主求取佑助,而完成我们无能为力之事。在这个求助词中,真主是世间万事万物的驱遣者。他以此而让万物服务我们。但是在“一切赞颂全归真主”这节经文中,真主的尊名仅是为了让我们感谢他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二者之间是有区别的。仿佛在“特斯米”中的真主,是我们凭借其所有完美的属性而求取真主的佑助。而在开端章中的“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则是以真主所有完美无缺的属性而向真主表示感谢。

“特斯米”中的“至仁至慈的主”的含义不同于开端章中“至仁至慈的主”的含义。在“特斯米”中,这是提醒我们,以真主的仁慈和宽宥而求助,即便是我们过去犯下违逆之罪,我们也不要因为羞愧和畏惧而不以真主的尊名向他求佑助。因为真主意欲我们时常以他的尊名,而在所有工作中求助于他。当我们中有人陷于违逆的泥沼,他说,我还如何以真主的尊名向主求取佑助,我已经违抗了他?我们对他说,那你就以真主的仁慈之门,向真主求佑助吧,因为他会宽宥你的。当你以他求佑助时,他便应答你的祈求。

当你陷于对真主的违逆中,你以真主的仁慈,而不以真主的公正向他求佑助。这是因为真主的公正不会疏忽任何一个是大罪小过,所有的过错都被一一记录在册。

真主说:“功过簿将展现出来,所以你将会看到罪人们畏惧其中的记录。他们说:「啊呀!这个功过簿怎么啦,不论小罪大罪,都毫不遗漏,一切都加以记录。」他们将发现自己所做的事都一一记录在本子上。你的主不亏枉任何人。”(18:49)

假如真主的仁慈不先于他的公正的话,那世人不再有任何恩惠可享,也没有谁可留存在大地上。因为真主说:“如果真主为世人的不义而惩治他们,那末,他不留一个人在大地上,但他让他们延迟到一个定期,当他们的定期来临的时候,他们不得延迟一霎时,(当其未来临的时候),他们不能提前一霎时。”(16:61)

因为,人是被造化为软弱而急躁的。真主的使者说:“你们中没有任何人能够凭借自身的善功而进入乐园,除非是凭着真主所厚赐的他的慈悯。”

圣门弟子问道:“真主的使者啊!连你也不行吗?”

真主的使者答道:“连我也不行。”

01.jpg

人在世间所犯下的罪恶太多了。当他统治时,他或许会犯下诸多不义;当他猜度时,他或许会恶意猜度他人;当他讲话说,他或许会谎话连篇;当他作证时,他或许会远离事实真相;当他谈论时,他或许在背谈他人。

这些罪过,我们每个人都会犯,只不过程度各不相同罢了。我们中没有任何而可以宣称自身是完美的,即便竭尽全力顺从主圣的命令和禁止,我们也达不到完美的境地。因为,完美无缺惟属真主。真主的使者说:“每一个阿丹的后裔都会犯错,最好犯错者便是悔过自新者。”[③]

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你们对主的要求,他对你们都有所赏赐。如果你们计算真主的恩惠,你们不能加以统计。人确是很不义的,确是忘恩负义的。”(14:34)

因此,真主意欲我们,在每件工作中,都不要让过去对真主的违逆,而阻碍我们以他的尊名向他求取佑助。因此,真主才教导我们说:“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以便让我们知道,向真主寻求佑助的大门永远敞开着;不要让我们过去对真主的违逆,而阻碍我们而在每件工作中,不去寻求真主的佑助,因为真主是至仁至慈的。由此,真主消除了你因过去犯下的违逆,而在求取真主佑助时,内心面临的羞愧与难堪。

但是“至仁至慈的主”在开端章中与“全世界的主”相联系。全世界的主,他从无中创造你;以他的数不胜数的恩惠赏赐于你。你为所获致的这些恩赏而感赞于他。这些恩赏是你凭借真主的仁慈,而获致的他对你的养育。这是因为,真主以他所慈悯的份额,而在他给你的养育中,无需你付出丝毫的艰辛。

真主是信士的主宰也是非信士的主宰,他们都是真主造化所致,因此,真主以他的仁慈而赏赐每个人恩惠,而并非依据每个人所做作为而给予给养。因而,太阳照耀在信士与非信士的身上,阳光并不只照在信士身上,而对非信士加以遮蔽。

雨水降给崇拜他的人,也降给崇拜多神者;念诵了万物非主的信士和没有念诵者都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所有的恩惠都是真主给今世的全体众生的养育,这是主的慈悯。因为真主是顺从他和违抗的所有众生的主宰。这是主的慈悯。真主是接受忏悔的,这是主的慈悯。

因此,在开端章里的“至仁至慈”的含义是,真主在养育万物众生中的仁慈。于是,他宽限违逆者,并给每一个回归于他的人打开忏悔的大门。

真主让他的慈悯先于恼怒,这样的慈悯应当受到感谢。在“特斯米”中的“至仁至慈”含义同开端章的“至仁至慈”的含义是互有区别的。

-----------------------------------

[①]《穆斯林圣训实录》,由艾布·胡莱勒传述。

[②]由艾哈迈德、穆斯林、艾布·达乌德、提尔密济、奈萨仪、伊本·马哲、伊本·哈班尼从艾布·胡莱勒处传述。

[③]艾哈迈德在他的《穆斯奈德圣训集》、提尔密济、伊本·马哲、哈克姆通过艾乃斯传述了该段圣训。

侯赛因·李兴鹏译自《沙拉威经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从古兰经看团结
  • 从古兰经看信仰
  • 古兰经中的普世价值观
  • 从古兰经看人类与人性
  • 古兰经山洞章的智慧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