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伊玛目布哈里的生命之作《布哈里圣训实录》

圣训是除天经之外的第二法源,它享有与天经一样的权威性,因此它是伊斯兰教的一大原理。通过它,我们可以了解天经中概述性经文的含义,它可称之为天经的权威诠释,因为它全面涉及到人类生活事务的巨细。毫无疑问,圣训是全世界穆斯林公认的权威经典。

正是由于圣训的重要性,使者才以严厉的刑罚警告那些对他捏造谎言者,安拉的使者说:“谁故意对我造谣,就让他准备进火狱坐火椅吧!”――布哈里传述。但是,尽管这一警告是如此之严厉,却仍然有一些居心叵测者杜撰谎言,并妄称圣训,其目的在于使穆斯林大众背离圣教。但圣教自有圣训学者为她挺身而出,这些学者们为复兴圣教,维护圣训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哪怕耗尽生命也在所不惜。圣教的学者们早就意识到了这一叛逆行为的严重性,他们纷纷以笔为旗,收集圣训,编著圣训,以捍卫圣训的纯洁性。于是有圣城领袖伊玛目马力克《穆宛塔圣训集》的最早问世,更有伊玛目罕伯里《艾罕默德圣训集》的随后出炉。除此以外,还有更多的圣训学者编著了更多部圣训。

《布哈里圣训集的诞生》

伊玛目布哈里最早在圣训学、法学大师伊斯哈格・本・伊布拉欣处学习并背记圣训。有一次,布哈里听其老师对学生们说:你们若谁能搜集一部安拉使者的圣训集,那该多好啊!此话深深地印在了布哈里的心里,没过几天他便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就好像站在先知跟前,手里拿着一把扇子,为先知送凉驱蝇。他把这一梦兆告诉给一些圆梦学者,他们对他解析说:此梦预示着你将要为先知去除谎言。另一位名为穆罕默德・本・艾比罕体目的学者说:我梦到了布哈里,他紧跟在先知后面走,每当先知提足向前,布哈里便把自己的脚落在先知的脚印上……

布哈里深知此一梦兆的重要性,并坚信将有一项重任在等待着他去肩负,这一重任即是搜集先知的圣训。此后他下定了决心,坚定了搜集圣训的志向,他坚信他现在所做之事将是受主圣喜爱之事。然而他该怎样做起呢?这是一件多么艰巨的事啊!但‘有志者事竟成’,况且,有什么工作能与搜集先知纯洁的圣训相提并论呢?

从此以后,他开始广泛阅读那些已被编著好的圣训,他注意到,他以前的学者们在编著圣训时,并不注重辨别圣训的健全性。圣训学家只注重记录,而把对圣训传述者本人和对他们可靠程度的研究交给了读者和听众自己去处理。另外,有的学者搜集的圣训,要么只记录麦地那人所传述的圣训,要么仅限于麦加人所传述的圣训。例如:马力克教长他收集的是赫伽兹地区所传的圣训,但又特别注重这一地区内麦地那人所传述的圣训。伊本・朱来哈所收集的是大小赫伽兹地区所传的圣训,但又特别注重这两区内麦加人所传述的圣训。布哈里没有只局限于他们的搜集方式,他打破了这一局限,并为他后来的圣训学者们开拓了一条为寻求圣训而负芨远行的大道。在他听闻并背记了他家乡学者们所知道的圣训后,他又远行到巴拉亥,寻求当地传述的圣训。此后,又继续远行,相继到过麦尔威、尼萨布尔、林伊、巴格达、巴士拉、库法、麦加、麦地那、埃及、大马士革、盖伊萨利亚、尔斯改拉尼、霍姆斯等地。他以此来为自己树立了一个伟大的理想,下定决心去搜尽各大城市的圣训。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远行中,他也渡过了自己生命中的十六个春秋。
布哈里想在自己的圣训著作中专门收集健全可靠的圣训,‘健全可靠的圣训’在圣训学家的术语中是指其传述系统从传述者本人直溯先知,且每一系统的传述者都是秉着公正、严谨的态度传述的圣训。

这一对圣训进行健全与羸弱区分的工作,从始至终都需要超常的毅力和巨大的辛苦,它需要对圣训传述者生平有充足的认识,还需要知道他们出生与归真的日期,以便了解传述者是否见过上一圣训传述者。更需要对所有从布哈里时代到圣门弟子时代的圣训传述者有祥尽的认识,从而了解他们本人的可靠程度;别人对他们的可信程度;他们自己记忆力的强弱程度;他们中谁是诚实可靠者,谁又是情况不明者。
布哈里独自一人肩负起了这一重任,他确是能胜任的,因为安拉赋予了他惊人的记忆力。

《伊玛目布哈里在圣训集中所遵循的方针》

有人传自布哈里,他说:我对先知圣训的编录有别于其他人的编录。当我要从某人上记录圣训时,我必寻问此人的姓名,称号,家谱。如果他自己理解圣训,还要让他告诉我他对圣训的理解。如果他不理解,也不知道自己的家谱。我必让他带我去见他的长辈,并为我拿出他的抄写记录。至于其他搜集圣训者,他们没有像布哈里那样注重自己记录的内容和记录的方式。他说:每次我在这部圣训集中记录一段圣训时,必先沐浴净身,其次再礼上两拜。他又说:十六年来,我从六十万段圣训中整理了自己的这部圣训集,在末日,我希望它能成为我与安拉之间的见证。

 综上所述,我们可知,布哈里在其圣训集中对挑选圣训是何等的重视。他依靠的是他漫长的一生中所搜集到的这一惊人的数量。据伊本・厚哲尔记载,他从六十万段圣训中挑选出了7397段在他看来是传述系统健全的圣训。这一数目中包括了重复的圣训,如果省去重复的,只算系统连贯的,那它有2762段。

我们可以通过伊玛目布哈里自己对书的命名,来确定他所遵循的方针。他把书取名为《简明先知生平传述系统健全圣训汇编》。“汇编”指的是他没有只重视一部分而忽视另一部分,因此,在书中他录入了法律、论理道德、远古的历史、未来的消息等等!・・・・・・“健全”指的是在他的汇编中没有录入任何他自己认为是羸弱的圣训。尽管后来有人在某些地方上有微词,但都统统得到了解答。他所说的:”我只在此圣训集中收录健全的圣训”一言。确已名副其实!

“传述系统”指的是其传述从圣门弟子上直溯先知连贯有序的圣训,无论其性质是言语的,或是行为的,或是默认的。

毫无疑问,伊玛目布哈里为自己制定了严谨的圣训辑录方式,在编著圣训集时即按此方式进行。后来的学者们把它称之为布哈里的条件。  

圣训学家艾布・白克尔・哈子米说:“健全圣训”的条件应是其传述系统连贯有序,传述者真诚无欺。且具备大公无私、中正不偏、记忆力强、思维健全、杜绝邪念、信仰正确的特性。

因为伊玛目布哈里既是圣训学家,又是教法学家,所以他把许多有关法学的律例揉进了自己的圣训集中。他运用自己的聪慧从大量的圣训明文中提取了同一主题的圣训,进行了归类综合处理,他尤其重视律例性古兰经文,他从这些经文中引用了他所欲编排在圣训集中的证据。大学者达哈拉维曾对此说过:布哈里在安拉使者的圣训中极尽全力的发挥了自己的演绎、创制能力。因此,对每段圣训他都演绎出很多的律例,这可是前无古人之举。且他又偏好于把圣训散编入各门各篇中,所以,在各门各篇的导言中,他又寓藏了演绎的机密。

伊本・厚哲尔传自圣训学家艾布・法度里・穆罕默德・塔哈尔麦格代斯说:布哈里教长在他的圣训集中一些不同的地方同时提到过一段圣训,在提到过的每一篇中,他又用另外的传述系统来求证它,并据自己优秀的演绎能力和聪慧取出了他所设篇目需要的圣训,他很少在两个地方用同一个传述系统和同一种字面来录入一段圣训。他如此辑录圣训,乃是因我们刚才所提到的其用意所在。安拉至知他对此事的本意,他从甲圣门弟子上收取圣训,又从乙圣门弟子上录入,其本意乃是让此圣训避免陌生,摆脱单传。

不通此道者多认为是圣训重复了,其实不然,而是它另有益处。

例如:或许传述者们的表达方式不尽相同,某传述者传述的圣训中某词带有某种意思,而另一传述者在传述时却用了另一种带有其它意思的表达方式陈述了某词。如果按布哈里的条件,此段圣训属健全等级,他便以他的方式录入它,并为其的不同含义而另设单独的一门。

再例如:某些圣训,部分传述者在其传述系统中增加了一人,在另外的传述者中又缺少了此人,布哈里便按两种方式录入了他,因为在他看来传述者从为他讲述圣训者处听取了圣训(讲述圣训者又是从另外一个人上传来)。此后,传述者遇见了另外的一人,那人对传述者又讲述了同一圣训,这样的事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布哈里记录了同一圣训的两种传述。总而言之,伊玛目布哈里为伊斯兰稳麦带来了这一正确的圣训巨著。恰似安拉专为这项工作而让这人应运而生一般。他生活在先知曾描述过的最好的三代人之末,此时也是异端开始泛滥,三教九流峰起的时代。

是的,伊玛目布哈里正是那位安拉预定他在前半生赶上最好的三代人末期之人,他在此期间完成了自己对圣教应尽的义务。此后,又把其后半生的全部精力用于面对那一磨难众起的时代,他为自己和家人建起了坚固的圣训堡垒,抵制了所有对圣教的种种不良图谋和阴计。

祈求安拉慈悯伊玛目布哈里这一巨人,他的整个生命中充满了求知、实干和真诚的奋斗,他曾用诗教导我们,一个穆民应怎样利用自己的空暇而不虚度年华。他说:

利用闲暇虏真主恩赐

或许死亡会突然而至

君不见身强体壮之士

朝夕间撒手人寰去矣

这首诗如同在谈论他自己一样,在他准备去萨马尔汗的途中,他大限突至即撒手离开尘世,归于宇宙之主。那是在伊历256年开斋节星期六的晚上。
愿主慈爱伊玛目布哈里,并以他为圣教和穆斯林所付出的贡献来加倍回赐他吧!阿敏。

【原著:阿迪尔・赫法伽教授】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西方社会对先知穆罕默德的认知
  • 如何传递真理?
  • 美国历史教授:我们为何要向穆罕默德学习?
  • 不饥不食,食不过饱
  • 使者(福安之)对非穆斯林的宽容
  • 最新评论